故园怀旧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查看: 417|回复: 15
收起左侧

毛泽东重庆谈判趣事(转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5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获得更好体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毛泽东1945年在赴重庆谈判的43天里,除了忙于谈判事宜,接受采访,还频频访问国民党诸多政要、各党派民主人士等。其间,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轶事。

  两次巧遇蒋介石

  1945年8月28日下午毛泽东抵渝后,当晚蒋介石在林园官邸设晚宴。翌日,当晨光熹微时,毛泽东便起床散步了。透过繁技密叶,毛泽东依稀看见一人低头背手向他走来。行至跟前,毛泽东叫了声“蒋委员长”,蒋介石一愣,继而笑着说:“哦。润之先生,你怎么不多睡会儿,听说你有夜晚工作,白天睡眠的习惯?”毛泽东莞尔一笑:“有道是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啊!委员长是否有同感?”“有的,有的。”蒋介石一边应付着,一边说:“好吧,润之先生,坐下聊聊。’此乃毛泽东首次邂逅蒋介石。

  9月3日,毛泽东又行出访。本拟造访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但又闻蒋介石在于处,于是决定先行拜访居于左近的考试院院长戴季陶。从戴宅出来后,毛泽东再到于处,突然见前面有人来,走近一看又是蒋介石,他客气的问毛泽东:“先生何往?”毛泽东坦然告之,蒋介石不乏怔忡,旋即佯笑道:“好,见见好……”此乃毛泽东第二次邂逅蒋介石。

  “客随主便”

  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的政治秘书王炳南,把王昆仑、屈武、侯外庐等介绍给毛泽东,毛泽东高兴地请客人们落座。“红学”名家王昆仑说:“此次谈判,恐怕收效甚微。”毛泽东诙谐幽默地说:“国共和谈,宛似两个人谈恋爱,总要论及婚娶。现在吾党有诚意,事情先成功一半,大家再推一把,拉一把。国共两党准会结婚。”侯外庐教授担忧地说:“国民党犹如病入膏育、风烛残年的老人,共产党又好比是一位青春正茂的妙龄女郎。这样两人结婚自会希望渺茫。”毛泽东打趣说;“老头子刮刮胡子净净面,不就行了吗?”众人轰堂大笑。

  王昆仑沉吟慨叹:“即使结了婚也是悲剧哟!”毛泽东悠然正色道:“当前蒋介石正玩弄着发动内战与和平谈判的两面手法,牛魔王、白骨精忽而变作正人君子。我们也要变的,要学孙悟空闹龙宫,闯地府,七十二变,外加十万八千里筋斗云……我们的目标是四个字‘和平民生’,这与蒋介石打算正相反。不过,他愿意谈,我就谈;他愿意打,我就打;他愿意边谈边打,我就边打边谈,反正我是延安来的客人,客随主便嘛!”

  小纸条

  重庆谈判期间,桂园警戒森严。一天,负责警卫的宪兵一团团长蔡隆仁值完夜岗,突遇同乡钱剑夫(当时在行政院供职)。钱剑夫关切的问:“是否见到毛先生了,”蔡隆仁回答:“见是见到了,却正为他提心吊胆呢?毛先生常常走出来散步。他走出院子,走出围墙,走出大门,竟至走到大马路上去了。保卫工作太难做呀!”

  “那你想了什么办法?”钱剑夫又问。蔡隆仁说:“有啥法子呢?上前劝阻,不敢;托周恩来先生传话,不便;向上报告吧,显得我无能。”钱剑夫即刻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下16个字:“晨风加厉,向露为霜;伏莽葚虞,为国珍重。”然后叮嘱蔡把纸条夹在送给毛泽东看的报纸中间。翌日,毛泽东在翻阅报纸时,果然发现这张小纸条,问:“这是什么?”蔡隆仁说:“这是我的一个同乡写来给您看的……”毛泽东当下领悟对蔡隆仁说:“请对你这位同乡转达我的谢忱,承他的好意,我不会再单独走出桂园了。”

  “补张收条吧”

  1945年9月12日,毛泽东在重庆见到了阔别20多年的老朋友、“九三学社”的创建人许德珩及其夫人劳君展。叙谈中,毛泽东谈起9年前他初到延安时,曾获得北平的进步文化教育界朋友的关怀与支持,送来了十分珍贵的布鞋、怀表与火腿等物品。许德珩笑着指着劳君展说:“这都是她的功劳哟!”原来,那是1936年深秋的一天,中共地下工作者徐冰夫妇来访,谈及延安物资供应十分困难,领导人连只怀表都没有。劳君展当即决定拿出积蓄300元钱,买了12块怀表、30多双布鞋,包装妥后便交给徐冰夫妇带去延安。

  毛泽东知晓原由后深受感动,随即风趣地对作陪的周恩来说:“现在补张收条吧!”顿时席间一阵欢笑。

发表于 2019-3-15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趣闻笑谈,饭后谈资,莫论有无,一笑了之。
发表于 2019-3-15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人感觉就一个字:大气
发表于 2019-3-15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文章 网速一点也不卡 看图片就不行啦
发表于 2019-3-15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3-15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发表于 2019-3-15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来看二党的领导人,高下立判。不用等100年后了。
发表于 2019-3-15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chaelord 于 2019-3-15 15:54 编辑

毛泽东的“弥天大勇”
1945年重庆谈判的一些细节


  毛泽东的“弥天大勇”
  1945年重庆谈判的一些细节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在美国援助下,准备发动内战。1945年8月14日、20日、23日,蒋介石三次电邀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到重庆“共商国家大计”。蒋介石错误地估计毛泽东不会去重庆,这样他就可以大造舆论,说共产党不要和平,妄图把打内战的罪责强加给共产党。
  8月28日,毛泽东率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从延安飞抵重庆。这一消息震撼重庆全城,柳亚子写诗称赞毛泽东是“弥天大勇”。
  直到1945年8月28日当天中午,毛泽东是不是真的会来,依然众说纷纭。驻扎在重庆的几十名外国记者全体出动,在九龙坡机场蹲守,反复打听延安专机的情况。国民党方面进行新闻封锁,中国记者寥寥无几,只有《新华日报》临时得到消息,约了《大公报》《新民报》等几家报馆记者赶来。下午3点37分,草绿色的三引擎巨型机降落,机门才开,就响起一片掌声,记者们打仗般拼抢有利机位。终于,毛泽东从机舱口走出,镁光灯闪成一片。
他有着扭转乾坤的力量
  “‘很感谢’,他几乎是用陕北口音说这三个字,当记者与他握手时,他仍在重复这三个字,他的手指被香烟烧得焦黄。当他大踏步走下扶梯的时候,我看到他的鞋底还是新的,这无疑是他的新装。”
  “记者们追进了张公馆。郭沫若夫妇也到了。毛先生宽了外衣,又露出里面的簇新白绸衬衫。他打碎了一只盖碗茶杯,广漆地板的客厅里的一切,显然对他很生疏。他完全像一位来自乡野的书生。”
  毛泽东在机场与各界人士见面,发表讲话,然后到张治中公馆休息。《大公报》著名记者、中共地下党员彭子冈以白描笔法,客观而传神地再现了毛泽东的初次亮相,让读者看到,共产党领导人并不像国民党宣传中那样凶神恶煞粗野无知,他是一个接地气的读书人。
  在《新华日报》记者笔下,毛泽东呈现截然不同的气场:“他朝周围的群山打量了一眼,似乎要在这一瞥中熟悉重庆的山山水水。然后他取下头上戴着的考克礼帽,朝机场上欢迎的人群使劲地挥动着。那有力的挥动,使每一个在场的人都相信,他有着扭转乾坤的力量。”
  毛泽东向来不讲究穿戴,何况在延安条件艰苦,他一直穿打补丁的棉布衣服和布鞋,戴灰布八角帽。为了重庆谈判,叶剑英给他买了皮鞋,在北京定做一套灰色中山装,江青在苏联医生阿拉夫那里借了一顶帽子。临行前,周恩来发现毛泽东头上的帽子有点小,摘下自己头上的考克礼帽给他,毛泽东试了一下正合适,欣然戴着去登机。
  走下舷梯,十八集团军驻重庆办事处(原称八路军办事处)安排乔冠华在毛泽东身边为他一一介绍到场人士。美髯垂胸的张澜形象辨识度很高,不等乔冠华开口,毛泽东就主动和他打招呼握手,两人寒暄停不下来,蒋介石派来的接机代表周至柔和国民党要人被冷落在一旁,为缓和局面,周恩来从毛泽东身旁绕过来握住张澜的手互道阔别,安排他们合影。记者一拥而上密不透风,黄炎培、章伯钧、左舜生都被挡在人墙之外,急得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沈钧儒年纪大身体小,被挤在人缝里无法动弹,不停喊:“我是沈钧儒!我是沈钧儒!”
  8月28日当晚8点多,在林园,蒋介石为毛泽东一行举行欢迎晚宴,菜品“别有用心”地安排了西餐。满桌面包黄油牛排,毛泽东吃得很少。第二天早上,又是西餐,毛泽东吃了几口把警卫员齐吉树叫过来说:“国民党吃饭也学美国人,中国人不吃中国饭,一天到晚是面包面包。我不习惯,你去跟他们商量一下,换成中餐。”餐厅负责人说:“毛先生的饮食是上面安排的,我们不能擅自改。”齐吉树反复要求下才终于改成中餐。

一虎二龙三鼠

  周恩来不放心毛泽东住在蒋介石官邸,吩咐警卫人员仔细检查卧室各个角落,看有没有爆炸品和燃烧品等。他又亲自检查床上床下和枕头下,在椅子坐一坐,才让毛泽东进去,并要求警卫人员保证房内不能离人,也不要让外人进来。
  出发前,周恩来、康生、李克农等反复研究,选定久经考验的老战士龙飞虎、颜太龙、陈龙,警卫员舒光才、戚继恕等人,随从保卫;毛泽东警卫班选派齐吉树赴重庆照料生活。这个“护驾”阵容号称“一虎二龙三鼠”(舒、恕、树谐音鼠)。
  重庆谈判世界瞩目,毛泽东的安全是美方做担保的,蒋介石非但无意加害,相反还要千方百计保证毛泽东毫发无伤,万一受到反共分子袭击,国民政府交代不过去。蒋介石指派宪兵司令张镇派一个警卫班负责毛泽东在重庆期间的安全,戴笠当时正在前线布置接收工作,蒋介石专门把他召回,再加一道安保防线。戴笠在毛泽东下榻之处设机枪阵地、瞭望台和无数明卡暗哨。有个手下嘀咕: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把毛泽东干掉,坐上几年牢,便可立大功。戴笠知道后把他叫来大骂一顿,缴了他的枪。

拜客,什么人那里我都去

  全国各界精英荟萃大后方,统战良机不可错失,周恩来领导的中共南方局为毛泽东安排了紧锣密鼓的时间表。从《新华日报》当年的报道可以看到,毛泽东在重庆43天,几乎每天都有一至两场宴会聚餐,吃饭之余也排满茶会、演讲和会见活动。周恩来把谈判的具体问题都拉到自己这边,缩短毛泽东在渝时间,并且让他有充分档期奔走交际。国民党军政要员,中间党派代表人物,新闻界、实业界、戏剧界、科学文化界、教育界等人士,驻重庆外国使节,国际救济团体,毛泽东皆亲自登门拜访或约谈,用他自己的话说:“拜客,什么人那里我都去。”
  8月30日中午,在林园住了两夜的毛泽东进入市区,拜访的第一个人是宋庆龄。抗战期间,宋庆龄冲破封锁多次给延安运送物资药品,解中共燃眉之急。在重庆期间,宋庆龄与毛泽东多次见面,她感到毛泽东“不但是一党的领袖,还是全国人民的导师。他思想敏锐,识见远大,令人钦佩。”
  1945年9月4日至21日,是国共双方针对实质问题进行谈判的关键阶段,也是最艰难的阶段,尤其是触及中共军队整编问题,谈判陷入僵局。毛泽东指出应展开政治攻势,争取中间派的同情。国民党官方媒体对外宣传谈判十分融洽,毛泽东则向各界报告谈判遇到的胶着状况,强调中共有耐心和信心。
  10月8日晚,张治中举行盛大宴会为毛泽东送行,毛泽东发表了演讲。据彭子冈回忆,因为他的湖南口音重,现场很少有人全部听懂他的发言,人们印象深刻的是“和为贵”三个字。
  10月11日在林园用过早餐后,毛泽东与蒋介石又做了一次会谈。蒋表示政府决不会再作出任何让步。上午9点,毛泽东与蒋介石此生最后一次握手,即赴机场。

  据国家人文历史微信公众号
发表于 2019-3-15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为贵”
发表于 2019-3-15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镇是国民党军中一位比较正派的人,他在担任宪兵司令时,军统特务参与走私十分猖獗。为打击军统特务走私,张镇命令宪兵部队各哨卡对军统的运输车辆严格检查,不久,果然抓住几辆军统走私毒品的车。他逼着戴笠枪毙这几个走私的军统特务,戴笠无奈,只好执行。


国民党宪兵,实际上就是管军队的警察。换句话说,它就是负责执行军法的军内警察。宪兵的地位很高,一个宪兵的待遇与一位普通兵的连长相当。宪兵司令张镇,湖南省常德人,黄埔军校一期毕业,曾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侍从副官,追随蒋介石参加了徐州、武汉、陇海等历次新军阀混战,忠实为蒋服务。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率中共代表团抵达重庆。蒋介石要张镇立刻布置,组成以宪兵为主的警卫班,负责中共中央代表团的警卫工作。当时,重庆市社会秩序混乱,特务活动猖獗,国民党特务中竟有人扬言,愿以自身性命去换毛泽东一死。张镇感到责任重大,一点也不敢疏忽。凡有毛泽东的重大活动,都由他亲自布置警戒,还常常亲自将毛泽东护送到寓所。

他命宪兵九团团长(常德人,与他私人关系密切的)蔡隆仁具体负责,对毛泽东进行特别保卫。有一次晚会,周恩来要求张镇绝对保证毛泽东的安全,张镇立即表示:“请周主任放心,晚会结束后,我陪毛先生乘坐我的车,不论哪方特务,恐怕都还没胆向宪兵司令的汽车开枪。”10月10日下午,国共和谈协定在梅园签字,张镇得知毛泽东第二天要飞回延安,便赶紧布置警戒,并亲自护送毛泽东去机场。

对张镇在重庆谈判时期的这一功劳,周恩来始终牢记在心,临终前还特别提到两个姓张的朋友,一个是发动西安事变的张学良将军;另一位就是重庆谈判时担任国民党宪兵司令的张镇将军。他曾交待中央统战部门负责人:将来台湾解放了,不要忘记张镇将军在重庆谈判时做过的好事。

1949年,在国民党政权即将垮台前夕,张镇回到湖南老家,准备带家眷逃往台湾。湖南省主席程潜见到张镇后,要他将宪兵部队拉到湖南,并暗示要他参加湖南和平解放。张镇说:“你的意思我明白,老实说,你们的情况我也知道一点,你们怎么打算我不管,蒋总裁对我个人是有恩的,你也知道,戴笠和陈诚过去多次想把我打下来,都是老头子保了我。现在,我只有跟着老头子跳海了。”

不久,张镇率宪兵部队撤至重庆。重庆解放前夕,他乘飞机逃往台湾,1950年病逝于台湾,终年51岁。死后被追赠陆军二级上将。在大西南的宪兵部队在宪兵副司令吴天鹤、李楚藩率领下,分别在成都和昆明起义,加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至此,国民党宪兵部队在大陆彻底消失。
张镇01.jpg
bf6c814d18.jpg
发表于 2019-3-15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chaelord 于 2019-3-15 16:10 编辑

张镇(1900年-1950年)生平简介

张镇字申甫,号真夫,中国湖南常德人,追赠国民革命军二级上将。



抗战前

湖南省常德县(今常德市鼎城区)人,1899年出生于常德县丁家港乡五里冲。青年时就读湖南省立第二中学。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毕业后分配到校政治部任干事。1925年,赴莫斯科入孙逸仙大学(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赞同托洛斯基观点被遣送回国。

抗战

1928年初去徐州,以黄埔一期学生身份谒见蒋介石,授予中校军衔,安排到总司令部工作。1932年任委员长侍从室上校侍从副官。1933年任特务团少将团长,后任宪兵一团团长。1936年任陆军第八师少将副师长,驻军天水。西安事变发生后,奉命率部向西安进发,获悉事变和平解决后,留驻宝鸡。1937年调驻江苏。卢沟桥事变后,移防上海。淞沪抗战中,率部与日军浴血奋战10昼夜,挡住日军。部队换防时,日军乘机猛扑。他见接防友军仓促应战,防线有攻破之险,又身先士卒,激励将士上战场,经过激烈战斗,终将日军击退。10月,由上海调至南京,任宪兵副司令。12月,南京危急,率宪兵司令部撤至长沙驻防。1938年10月,武汉三镇失守,日军向湘境逼近。11月12日下午,率宪兵司令部向湘西芷江转移。长沙大火后,接蒋介石电令,带5万元现金和宪兵一团,星夜驰赴长沙救灾。抵长后,参与主持救灾委员会工作,办理赈灾事务,负责警戒和恢复长沙社会治安。1940年底,宪兵司令部由芷江迁往重庆。1941年晋升为中将宪兵司令。

抗战结束

抗战胜利以后,毛泽东飞赴重庆谈判期间,曾发生八路军干部李少石被枪杀事件。为了保护毛泽东的安全,周恩来把他找来,提出安全保卫毛泽东主席的要求。他遵周恩来所嘱,亲自护送毛泽东到下榻的寓所,并命宪兵九团团长(与他私人关系密切的常德人)蔡隆仁具体负责,对毛泽东进行特别保卫。毛泽东离渝返延安时,他亲自护送到机场。曾家岩纪念馆还陈列着在机场毛泽东与他握手的照片。周恩来曾交待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罗青长,不要忘记在台湾的张镇将军做过的这件好事。

1946年6月,宪兵司令部由重庆迁回南京,他任宪兵司令,还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三青团中央监察委员。后兼任过首都卫戍司令。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前夕,他率宪兵随国民党政府由南京撤至黔阳、广州,又撤至重庆,后与空军司令周至柔同机飞往海南岛,旋即转往台湾。1950年2月在台北病逝,终年51岁。后葬于台北五指山国军公墓特勋区2区。
发表于 2019-3-15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谈判,给了毛泽东大展身手的舞台
发表于 2019-3-15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绝对!
发表于 2019-3-15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谈判 历史性的 转折点
发表于 2019-3-16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真正的表演艺术家。
发表于 2019-3-16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是个很幽默的人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故园怀旧 ( 蜀ICP备10014909号 )

GMT+8, 2019-3-21 10:1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