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怀旧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查看: 3285|回复: 209
收起左侧

一个反动学生的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6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获得更好体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这里要说的反动学生就是我。我想说说我成为“反动学生”,被处理与平反的经过。让年轻人了解过去的政治运动以及其他一些,例如“阶级斗争”与“言论自由”等东西吧。

  由于文革前一个人的阶级出身对其本人的社会地位影响极大,因此先大概介绍一下我的家族历史。听一直在家的堂弟讲,曾祖父是从广东赶着牛车从广东来到广西的,外号叫“牛车八”。多年后到了祖父那一辈已经成了地主。伯父一直在桂林等外地做生意。父亲排行第二,从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开始一直在学校教书。三叔在国民党统治时当过村长。老家的人说他是恶霸,声称要搞100个女人。不过还没有达到目标就在土改时被镇压了。四叔在我父亲的鼓动下曾于三十年代末去延安参加革命,但是在1944年从延安又回到家中。原因我一直没有问出来。亲戚中有人说是因为吃不苦跑回来的,也有人说他是在延安审干没有通过跑回来的。这些我都不相信。1944年时延安已经渡过了生活最困难的时期。而根据郝在今在《中国秘密战》一书所述,在1944年审干没有通过的至多是将问题挂起来,也安排工作了(说是让敌人来帮助我们做甄别),至少还没有听说过那时有被遣送回家的。我猜测还有一个原因。当地人称四叔的外号叫“狂宝”(我称呼他为宝叔),其中的“狂”意思是神经有些不太正常,我猜这可能是他被遣送回家的原因吧。

       我上小学时妈妈带我去注册。对于“家庭出身”一栏不懂应该如何填写,问老师。老师问我父亲的家庭出身是什么,妈妈答是“地主”。于是老师让妈妈将我的家庭出身填为“地主”。这一错误的填写,几乎给我们兄弟妹妹数人带来一生的悲剧!

       1957年反右时父亲所在的富钟中学(现在的钟山中学)因为父亲在1956年大鸣大放时加入了“民主同盟”,断定父亲是右派。但是找不到父亲有过任何右派言论。于是又查父亲的历史,发现父亲在解放前曾经于1945年至1946年7月初在广西隆山中学(现在的马山中学)当过中学校长,并且在担任中学校长时兼任了“国民党区分部书记”,因此将父亲定为“历史反革命”并于1958年送到广西来宾县古瓦农场劳动教养。这其实是一个冤案:第一:根据历史反革命的划分标准,担任国民党区分部书记是在1946年6月底,即国民党围攻中原解放区,解放战争暴发后的才定为“历史反革命”,我父亲并非在那个时间当的国民党区分部书记(当时父母不知道这个具体细则);第二,国民党的组织其实十分鸟笼,许多组织只存在于纸面上,这个纸面上的“区分部”并没有实际活动。这也是父亲在填写历史时没有交待这一职务的原因(他已经忘记他曾经担任过这一纸面上的从来没有活动过的职务了);第三,最重要的是,父亲担任这个校长是在中共地下党支持下担任的,为地下党做过许多事。隆山中学当时聚集了许多参加了共产党而由于躲避日本侵略流亡到隆山中学的教师,他们赶跑了原来贪污的校长。县长以为父亲是当时广西教育厅长的亲戚(同为广西贺县人且同姓)而提名父亲当校长。父亲原认为自己没有能力而不想当。但是地下党看到父亲的表现进步并且与地下党同志关系极好而支持他当上了校长。父亲为地下党做了许多事。母亲说地下党曾想发展父亲加入共产党,但是父亲怕死,没有参加。抗日战争胜利后地下党员纷纷回老家。父亲觉得没有他们的支持也无能力当校长,于是辞职去了桂林汉民中学当教师。在定父亲为“历史反革命”时母亲问是不是找当年的地下党证明他不是反革命?父亲为难说他早与当年的地下党员失去了联系,不知道他们现在何方(而组织上却不愿意寻找)。文革结束后当年在隆山中学地下党支部任宣传委员的林静中(那时以厅级干部身分退休,他的简历可以在百度上查到)向广西大学原校党委书记黄传林(他的简历也可以在百度上查到)说到我父亲,称我父亲是他所见过的“最开明的校长,对共产党的一切建议几乎都听从”, 解放后想找他一直找不到。黄书记告诉他我父亲已经于1959死在来宾,他儿子文革后读了研究生,留在南宁工作。我与林伯伯才见了面。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的小学生活是无忧无虑的。我喜欢读书。但是不喜欢读古书。中国的四大名著只读过《西游记》。读的大多是中国的现代小说及苏联现代小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中苏友好,中国常常说“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因此苏联在我们这些青少年眼中几乎像是共产主义天堂一般。1963年我考上广西大学。那时正是中共对苏共进行批判的时候,最著名的就是九评。我当时懵懵懂懂,对九评上说的东西并不理解,除对三年困难时期苏共还在对中国逼债,而且还主要是抗美援朝时期买的军火债确实不满外,对苏联当时并没有什么反感。结果犯了重大错误,成为系里最有名的“反动学生”。最“反动”的事有两件:一是我拿着在图书馆借的《右派言论集》问年级的政治辅导员:1956年龙云等因为说“苏联给中国的东西质量不好,价钱比国际市场上还贵”而划成右派,为什么我们现在的“给苏共中央的公开信”(九评中的某一评)也说苏联卖给我们东西贵并且质量不好?二是1964年10月16日正要睡觉时,听到广播中播放中国成功地爆炸了原子弹。大家在激动欢呼时议论昨天赫鲁晓夫下台是否与此有关,苏联是否知道中国即将爆炸原子弹呢?我说“他们知道,赫鲁晓夫说中国造原子弹苏联给予了帮助,知道中国原子弹研究的进展”。中国爆炸的原子弹苏联提供了帮助?同学们愤怒了。第二天我们年级的政治辅导员也来找我调查我的“反动言论”的出处。我说是前几天在参考消息上看到赫鲁晓夫说的。也许还有一些其他的言论,例如我记得曾经在《航空知识》上看到美国在越南使用的F105雷公式战斗机做工十分精细,机翼后沿薄得像剃须刀,在机场停放时需要用棉被包起来保护。我将其作为一个令人惊奇的事在宿舍里说了。当时没有什么,但到后来批判我的时候上升为“吹嘘美国人的强大”了。系里是如何落实我的反动言论的我至今不知道。当时没有给我看,平反时后只说当年的材料销毁了,也不知道材料中有什么内容。但是二年级时系里向学校打了报告要开除我的学籍。据说学校对出了那么一个反动学生也吃了一惊,但对如何处理还是慎重的。学校让我随全班同学参加农村的四清运动,看我在四清运动的表现再决定给什么处分。我就是在头上悬着这么一把剑去参加广西玉林县四清运动的。同去的除了同学还有老师,其中有一些已经被划作右派的老师。

  四清还没有结束文革就开始了。不久开始了大串连,所有学生都忙着去北京看毛主席。去上海、韶山等地,名为“串连”,实为免费旅游。而我由于头上悬的那把剑,哪里都不敢去。过不多久去串连的火车挤满了学生,中央号召大家徒步串连。我们班有9个同学也准备徒步串连,他们也邀我去。这9个串连同学的组织者是一个团支书,家庭背景是响当当的革命干部(解放前是桂北游击队的指导员)。我就与他们一道从南宁直到云南的开远市,然后坐火车回南宁。我们年级除了一个参加“联指”的女同学及什么组织也不敢参加的我之外,其余同学都参加了422。1968年我看到读书无望,就回家住了几个月。那时我母亲在银行当出纳,单位群众说她是地主婆。母亲让我回老家写一个证明,证明她不是地主。我找了老家所在大队的党支书,他推三推四地没有写。

       1968年,我们年级毕业分配了。毕业的去向是“自报公议”。在讨论到我的时候,大家开始没有表示意见。只有人提出让我到最艰苦的隆林县(听说当时连公路都不通)去。但是掌握会的指同学的拿出一封地方政府(我至今不知道是老家的生产大队还是母亲所在地的银行)写来的信,称我回家“为母亲翻案”(这个“翻案”的罪名十分荒唐,我母亲确实不是地主,而且当时也已经回银行工作了。但是我是没有资格为自己辩护的)后,大家就认为不能让我毕业,需要留校审查了。到了1969年12月得到处理结果是“不予毕业分配,回原籍参加生产劳动,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学校当面对我解释对我的处理从宽,算是人民内部矛盾,连开除都不算。至于为什么是回原籍,是因为我母亲所在的公社不同意接收(我上大学时户口也不在那个公社)。说实在话,如果我知道后来的下场,我当时是应该坚决拒绝的,而且也有理由,我上大学之前就是非农村户口,并不需要到农村去。不过我那时思想十分单纯,认为我一个人干一个人吃,又能胜任艰苦的劳动,到哪儿去都无所谓。学校两个干部送我回老家。我除自己的行李外一无所有,这两个干部临时决定给我买了一副簸箕、一副罗筐,一把镰刀和一把锄头,此外还在粮所给我办了六个月,每月三十斤的粮食供应(买粮的钱还是我母亲出的)。煮饭的锅,是向同在一起住的三叔母(就是解放初期被镇压的三叔的老婆)借的,房子也是她的(只有半边有瓦,另外半边盖茅草)。没有床,记不清从哪里弄来一些稻草铺在地上就是床了。后来我四叔(就是去了延安回来的那位,已经于文革中被杀的叔叔)的儿子,即我的堂兄拿来两张长凳和几块木板才搭了一张床。

  不久我就尝到了当地政府是如何“再教育”的了。水库急需派人维修,而各生产队由于临近农忙都不愿意派人。于是公社下令四类分子及地富子女统统上水库做无偿的义务劳动。我认为不合理,不肯去。驻大队的公社民兵营长脸一黑“敢不去?捆起来!”捆我也不去。下午大队干部不声不响地给我松了绑。我立即到只有几里外的县城找到信访办反映。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听后说“这样做是不对的,你先回去,我们会跟公社打招呼”。后来我们公社也确实没有再出现让地富子女与四类分子一起去义务劳动的事了。我那时才知道作为地富子女在原籍是多么的卑微,参军、招工、升学、入党入团等都是没有他们的份,而一旦运动来了,杀了都没事(我也是自那之后才知道农村发生的大屠杀。1968年,贺县大批地富分子及其子女被绑上石头沉入贺江中。三叔的儿子、四叔及其一个儿子都在那时被沉入贺江)。那时地富子女除换亲外一般男的是娶不到老婆的。文革后期有一个贫农的女儿愿意嫁给我的一个富农出身的远房堂弟。去登记时公社对男的只简单问一分钟就完事了,而女方则问了两个多钟头,一再解释今后子女会如何如何(那时的政策,地富子女的子女仍然是地富子女)。直到最后女方一口咬定要嫁给他,公社最后才不情愿地开出结婚证。此事恐怕轰动了全县。

  经济上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并不是靠勤劳能话下去的(更别说致富了)。我在生产队是能干的活都干,有工就出,而且十分卖力,像到中学挑粪,那是要下到茅厕下面去舀大粪的,连一般青年农民都不想干。第一年工分是全队第三,分到600斤稻谷,50元现金,还有几斤花生油。这就是一年的全部收入了。实际上连吃都不够。我在农村九年,没有买过一两肉。一般是每一两个月步行五六十里回到母亲那里,母亲才上集市去买一些肥肉来给我解馋。母亲看我回家一次来回要步行百多里,心疼得不行。后来省吃俭用给我160元,我和弟弟借用别人的一部红棉牌自行车,两个人天没有亮就出发,走了百多里到湖南一个小集镇买了别人出手的一辆二手“凤凰”牌自行车(在我们那里这样的车还要贵几十元)。我每年的工分都是生产队前几名,但是分配的粮食与钱、油最多刚刚够填饱肚子。一般的农民怎么办呢?他们都有一定超过国家规定数量的自留地,在自留地上获得的收入要比从集体的要多得多。生产队给我分了六厘地,只够种菜吃。我估计我老家那个生产队在广西农村应该是中等偏上的,但一般也只能维持不挨饿。

  我们生产队有一年选上了一个原来在粮所当所长,后因贪污被开除的人当生产队长。他上台后不仅自己大吃大喝,还带他那一帮朋友吃喝。生产上瞎指挥。当年既减产又减收。他为了粉饰成绩将历年结余的公积金拿来分配,显示在其领导下获得了增产增收的成绩,还获得公社干部的表扬。我将真实情况告诉了蹲点的公社干部,就是前面提到过的公社民兵营长(不过此时已经是公社党委书记了)。这个队长就找机会报复我了。一天早上起床时我发现在离我不到十米的堂兄房间里走出一个年轻而陌生的女子。我知道堂兄在干什么,也理解他,因此不作声。不久开大会,记得是“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大会,主持大会的公社书记大喝一声“将嫖娼犯带上来!”两个彪形大汉反剪我的双手,押我到台上。我立即想到是生产队长以为我会耐不住寂寞,因此诬告我也参与了嫖娼(而真正嫖了娼的堂兄没事)。没有的事我当然不能承认,于是大声抗议“我没有嫖娼!”公社书记一看下不来台,就让人将我绑到一棵大树上。绑得非常紧,以至我怀疑可能我的手可能会因血不能流通而残废。好在会议没有开太长时间,大队干部给我松了绑。这次之后我立即回到学校,向他们展示还没有消失的被绳子捆绑的印记,要求重新处理。过了一段时间,学校来了两个人找到我,说“群众说你的表现不错。不过这个地方也确实不适合你。我们给你换一个地方,到钟山县的一个大队去吧”。我兴冲冲地去了。但是那个大队的干部表示需要有县知青办的函件,我于是到钟山找县知青办。知青办对我说你们学校来联系过,我们认为你不符合知青的条件,不能安排。你是学校通过县里的一些人安排到那个地方的,也不能算知青。我一听觉得是学校又骗了我,于是又回到学校。学校接待的工作人员无奈告诉我真实情形:学校联系了许多地方都不肯要。后来是校党委书记(他在解放战争时期是解放军桂东游击纵队司令兼政委)找到他的时任钟山县委书记的部下说明我的情况,希望能通过他安排我的工作。钟山县委书记同意了,安排去的大队是他蹲点的地方。现在我这一搅,事情黄了。他们只能将我的情形反映到自治区,看看上面如何处理了。

  1978年,正当贺县教育局通知我去县师范当民办老师,并承诺一有指标立即转为公办教师的时候,我接到了广西大学的通知,让我到地区教育局报到并分配工作,还补发了在农村那些年的工资。第二年,我再考上广西大学的研究生。不过读研的时候已经34岁,大学只读到二年级的课程,读书最好的年华是在批斗及种田中渡过的。这固然是我的损失,也未免不是国家的损失!

       解放以来,在初期对地富出身的人是很宽容的。我四叔的大儿子,当时正在上初中。上午在看人家斗地主分田地,回到家中一看自己家里也被斗,土地与财产也被没收了。他立即报名参军,被分配去学医。后来复员回来当了医生。我的三姨,是一个地主子弟的童养媳,土改时地主的土地及家财被没收,她在读初中的丈夫也立即报名参军。参军后又去北京读了军事院校,毕业后先留京(他的三子一女一口标准的北京话),后派到西北绝密单位工作。1961年以前出身对上大学及中专等没有影响。但是自从主席在1962年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后情形变了。出身不好的人上大学与中专受到了限制。1963年我的高考成绩不错,但是报的志愿是第四个才被录取,而且录取的原因是当时的系党总支书记一心想将本系办成国内有名的系而专门录取成绩优秀的学生(这其中有许多是因为出身不好其他院系都没有录取)。我一生都感激他。如果没有他这一录取,我在1968年肯定就死在文革中下面的大屠杀了。1964年,出身连富裕中农的学生也都统统不录取了!我那个去了西北绝密单位的姨夫,先是调到了贵州遵义军分区,不久就安排转业回老家。原来是县里要他回农村的老家。好在他们家从前在县城买有一套房,据此他坚持回到县城不回老家。否则命运难料。

       毛主席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对不对?现在看来是对的。连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强大的苏联都变色了,说明主席当年讲要注意阶级斗争是对的。但是阶级斗争针对的应该是谁呢?主席提的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看来也是对的。苏联不就是被“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搞垮的吗?但是具体执行得如何呢?

       在党内,主席将不听他的话的人都看成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还为此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而不听他的话的党内高级干部,包括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陈云邓子恢等,是在他的极左路线失败后醒悟,在行动上尽量避免过左的路线而被他看成走资派。在党外,则将五类分子及其子女看成是阶级敌人。这中间确实有地富子女坚持反革命立场(在我的帖子《小反革命》中有叙述)的。但是我所接触过的所有出身不好的人,有此立场的也仅见过这一例而已!在城市,党的政策执行得还好一些。出身不好,夹起尾巴做人就是了。而在农村,则完完全全是当作地富分子的继承人的。在要求地富子女做这做那时,也要求我们大队的一个坏分子去。我亲眼见到这个坏分子与大队干部争辩,不去。还说老子当年干革命时你们还如何如何。后来堂弟告诉我,那人在解放前曾经参加过共产党的游击队。解放后当过县级干部。因那条鸟(即乱搞男女关系)被开除戴上“坏分子”的帽子送回农村来了。他的子女是不与地富子女一样看待的。我开始不懂为什么四类分子的子女,地富分子子女仍然要继承地富成分,而坏分子子女则仍然继承原来的贫下中农的成分。地富子女犯了错,就是坚持反动立场的问题。而贫下中农及其子女犯了错,一般也只是“思想问题”。后来是理解了,干部们这样做是给自己在政治上上保险!

       至于“言论自由”那更是笑话了。当年我说的那些“反动言论”,事实证明全部是实话。《右派言论集》与九评之间的矛盾,本来是我向政治辅导员请求解答的。结果不仅不回答,而是安了一个为父亲“翻案”(而父亲也并不是右派分子)的罪名。至于中国制造原子弹苏联有没有帮助中国,今天大家都知道是曾经大力帮助过的,是事实。即使这些事实当时绝密,大家不知道,顶多算是信了谣言而已。至于后来为母亲“翻案”那更是荒唐,母亲本来就不是地主,请大队干部开证明应该理所当然。为什么就被定义为翻案且不许申辩?


发表于 2020-5-16 11: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你依然认为时刻不忘阶级斗争是正确的。那些苦你是白吃了
发表于 2020-5-16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mcoo 于 2020-5-16 12:15 编辑

你这篇文章很傻,你不觉得??倾诉,本身就是一种无能得宣泄!心里想什么别说出来,因为没有人和你去讲理,这个时代说真话的都混得很惨,有句名言说得好:咬人得*不漏齿。。。不管你经历过什么,你是切身经历,别人永远无法体会,无法站在你得角度来理解你,反而在阶级和利益得思维下会误会你甚至攻击你,尘封得历史,最好得结局就是继续尘封,送你一句曹操得话:宁让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
 楼主| 发表于 2020-5-16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阶级斗争错了吗?当然没有错。不然如何解释苏联的红旗倒下了?


       错在阶级斗争的对象弄错了。斗争对象“不止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即那些真正鼓吹一切向西方学的领导干部。办是那时在高压下没有哪个干部敢于公开表示这一点。


       我个人是吃够了苦头,但是也没有过分抱怨。连刘少奇彭德怀等功勋卓著的人也被整死,我哪能与他们相比呢?我只是想说明,尽管我仍然崇敬主席的功绩,但是他也不是一个完人。他也给一些普通百姓带来不应该有的灾难。对于主席,同样要一分为二。既要肯定他的功绩,也要看到他的错误。我反对对于主席评价的两个极端:一种人将主席骂得一无是处,而另外一种人则将主席吹捧上天,好像什么错误都没有。
发表于 2020-5-16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毕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你看他经历了啥???现在过得咋样???
发表于 2020-5-16 12: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篇幅啊
发表于 2020-5-16 12: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搞懂!对于好坏都识别不了的,就无话可说了
发表于 2020-5-16 12: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uangMao354 发表于 2020-5-16 12:14

阶级斗争没有错,但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是错的。大搞阶级斗争的后果你是亲历者,引用党的定义是“十年动乱”

沙皇死了,俄罗斯还在,苏联倒了,俄罗斯还在,老蒋倒了,中国还在
一个不能给人民带来好日子的政权,倒了到底有什么叹息的?

你可能认为那些无辜受苦是微不足道的,可是别人不这么认为
发表于 2020-5-16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经历,值得记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愿我百姓,永世安宁。
发表于 2020-5-16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现在都还没明白苏联是为什么崩溃的。
发表于 2020-5-16 12: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20-5-16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之所以不抱怨共产党,是共产党最终给我平反了。我虽然吃了那么多的苦头,但是比起那些立过大功而被整到死的著名人物,是不是又幸运得多呢?当然如果主席不犯错误,我的日子会好过得多。历史已经过去,无法再回头了。只是希望我们国家今后能过得更好。


毛主席不是神仙,他也会犯错误。但是毕竟他的功勋是第一位的。本来我的经历并不突出,比我幸运的人自然有的是,比我惨的人也有的是。我只想表达一个在毛主席的极左路线下吃尽了苦头的人,不是从个人恩怨出发,而是从国家整体利益出发,仍然感谢中国共产党!
 楼主| 发表于 2020-5-16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阶级斗争没有错,“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是”确实是错的。还是习总说得好,要以人民的幸福为最高宗旨。


不要忘记,习总频频去西柏坡、井冈山,也是找回主席当年正确的东西。毛主席在中国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

斯大林建立了一个强大的苏联。尽管他错误比主席更大,但是他对于苏联仍然是攻大于过。全盘否定他,将世界第二的苏联变成了今天远不能与美国相比的俄罗斯。如果不是普京,也许俄罗斯还会四分五裂,最后最大的那个可能是莫斯科公国。
发表于 2020-5-16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说什么,不评论,看前人的经历挺好的

握个爪吧
 楼主| 发表于 2020-5-16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呢?

我认为就是全盘否定斯大林,否定苏联共产党的结果。毛泽东与中共在前进的路上是犯过许多错误的,但是却是将黑暗的中国从帝国主义及光头中解放出来,并且今天建设得这么好!该肯定仍然应该肯定。
发表于 2020-5-16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没有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而且很固执。从此再不回你的帖。另外请你去了解一下,1958年以后,来宾的古瓦农场是安置什么人的。
发表于 2020-5-16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这一句呢————“苏联不就是被“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搞垮的吗?但是具体执行得如何呢?”

发表于 2020-5-16 13: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uangMao354 发表于 2020-5-16 12:54

你没有像某些人把我大骂一通,我已经感激不尽


芬兰丹麦瑞士都是世界上的微小国家,他们的人民过得很幸福,你要去问下他们谁愿意变成苏联,回答可想而知

就不说什么崇高伟大的解放全人类,或者“人民万岁”,就引用千年前的中国古话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出自《孟子》
发表于 2020-5-16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搞政治运动的这辈中国人还没死光呢。有些现在还在当权。估计是上一代教出来的,政治狗。
发表于 2020-5-16 13: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阶级斗争本身没错,指的是什么,比如雇员成立工会和老板谈工资,比如说农民卖农产品和收购商要价格
发表于 2020-5-16 13: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什么剥削阶级被剥削阶级那一套
发表于 2020-5-16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20-5-16 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希望对政治人物的评价要宽容一些。

说共产党迫害了许多自己的同志的人。请他们看看其他的政治人物又如何?老蒋不止杀共产党,对于其他派系的国民党同样也杀!而桂系对于蒋系的国民党也是大开杀戒的。我看过历史帖,在412政变后国民党在杀共产党的同时也在杀同为国民党的其他派系,而且比杀共产党杀得更多!以至一些国民党的基层组织都被杀光了。

英美在相同的年代是比中国杀得少(同时他们还容许共产党存在),这是他们进步的值得肯定的一面(虽然他们,尤其是美国也是迫害共产党人的)。但是也要看到他们不是一切都那么美好。上世纪三十年代三K党人还将黑人像烧猪一样地烧、或者吊死呢!
发表于 2020-5-16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47pjp 于 2020-5-16 17:04 编辑

你可能没有想到,你这种逻辑叫做比烂。

“小明,你太胖了,都75公斤啦。”

“你不能这样说,张三更胖,快80公斤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5-16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中国改革开放时,外出的干部惊奇地发现我们以为生活在水深火热地西方民众比声称要解放全人类的中国人要好得太多。以至许多人向往去资本主义国家生活。这是为什么?

我认为这是发达国家获取财富的方法已经从剥削工农群众及殖民地改成高科技及工业化谋取高额利润上了。注意我并不反对这一点,毕竟我们今天使用的许多高科技都来源于西方。这些高科技确实推动了经济的发展,给全世界人民带来了幸福。而今天中共找对了发展方向,今后要超过西方发展国家是肯定的事!

主席在实现国家工业化上也是赞成的,但是对于高科技及工业化的获得上方法有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20-5-16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对。世界上没有不犯错误的人吧?

主席最大的功勋是什么?是“实事求是”(相比那些只会读马列主义经典的人),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解放后主席自己也忘记了这一点。但是今天从邓小平到习总又重新找回毛主席当年的成功经验来领导中国人民。他们为什么一再强调完整准确地理解与执行毛泽东思想?为什么今天中国能强大到如此地步,我们不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吗?
 楼主| 发表于 2020-5-16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我认为不应该归结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应该归结为人民内部矛盾。也就是人民内部利益分配问题。这与需要打倒那些一心想将中国带向资本主义那一套的当权派的矛盾是不同的。
发表于 2020-5-16 15: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uangMao354 发表于 2020-5-16 13:50

工农兵学商三百六十行,哪一个不是人民?哪一个不是靠自己的劳动生存?中国现在的社会模式,除了“当权派”,有什么和资本主义国家不同的地方?是非对错善恶标准,行为规则,哪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已经2020了,还在彼之蜜糖我之砒霜?
发表于 2020-5-16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都没想明白,还是别再讨论吧。
发表于 2020-5-16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过往经历,经过了体会才深!
发表于 2020-5-16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7351hwbf 于 2020-5-16 17:14 编辑

有关的家庭出身的填写的事情,我老妈也经常给我讲她的故事。 我老妈的家乡是在楼主老家县(那时应该属于平乐专区-梧州专区)邻县昭平的邻县(属于梧州专区),家庭出身也算是地主(外婆的兄弟们都在桂军做军官或城市里面),所以我外婆家里很惨的(被打被杀被没收),不在这里细说。我老妈说,嫁到我家(玉林专区某县)里这边之后,到大队里入户口,当时在登记户口的时候,按照以前的定性是地主,大队长暗示“不要这样填,填写中农就可以了”,旁边负责登记的某某也不出声就填写了中农。这个填写对后来的工作安排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她对此很感恩,一直念念不忘他们的帮助。
发表于 2020-5-16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处都有这种“把枪口抬高了一寸”的好人。
发表于 2020-5-16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发表于 2020-5-16 18: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jo47pjp 发表于 2020-5-16 17:19

问题是:如果枪是在受益人手里,他们会不会抬高一寸?遇罗克会不会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活下来?
不反思,就不会有进步
发表于 2020-5-16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能说无法理解楼主的想法,感觉楼主有点类似曲啸当年的思路。
发表于 2020-5-16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只有一个声音是可怕的
发表于 2020-5-16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47pjp 于 2020-5-16 20:02 编辑

对。他的意思可能是:打击我是错的,打击他们就对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5-17 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与资本主义国家最大的不同,就是有共产党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引进市场经济,引入外资,大批国企转为私企,确实是采用了资本主义的手段。这也是从邓小平开始的领导正确的地方,突破了毛主席的做法。这叫“实事求是”。因为它确实有利于生产的发展及人民生活的提高。请注意资本主义国家也从社会主义国家学习了许多东西,例如给工人的福利。但是中国仍然不同的是:


中央要求的村村通,使得广大的农村,即使在十分偏远的地方也通路、通网、通电,有哪个资本主义国家肯做这种亏本的事?还有在全国范围内扶贫,要求消除全国居民的贫困使之达到小康,这种当权派在“走资本主义”吗?除中国外全世界还有哪个国家在做这样的事?

发表于 2020-5-17 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城堡控诉了,紫紫血圣圣雷。
 楼主| 发表于 2020-5-17 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曲啸当年说的有些是对的,但是当年中国刚刚从混乱的文革中走出来,对于文革造成的巨大损失及主席的错误不能原谅。就像当年发现斯大林居然杀了那么多的无辜的人,苏联人民不能原谅他。


我从我的经历中也对主席的极左路线是痛恨的。但是不代表我要否定主席的一切。请回忆主席过去做过的一些事情:违抗命令到农村建立根据地,建立不发饷的红军,官兵一致等等,哪样不是首创?主席当年不也受过极左路线的打击吗?他复职后,对于博古甚至王明不也仍然给予征用吗?邓小平不也受到过主席的打击吗?但是邓说的“如果没有毛主席,我们今天很可能还在黑暗中摸索”,恰如其分地肯定了主席的地位。为什么你们就要对主席的错误采用否定其一切的做法呢?今天的中共,抛弃了主席错误的做法,回到当年主席正确的路线上。习总去西柏坡、井冈山等地的用意是什么还不能理解吗?
发表于 2020-5-17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文革前一个人的阶级出身对其本人的社会地位影响极大
发表于 2020-5-17 07: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 飘过去了 ……
发表于 2020-5-17 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很好的帖子
发表于 2020-5-17 07: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uangMao354 发表于 2020-5-17 05:48

你这是循环论证
你不能用某个党领导来证明比别人优秀,而应该用比别人优秀来某个党好

朝鲜是劳动党领导,就比别国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句,笑笑也就算了

架桥修路这些国外也在做,而且更有效率。不要误会我的话,接下来详细说明

有个赵丽蓉的小品,有余钱了,考虑怎么投资收益最大,最后献给希望工程,说投资人,投资教育才是最大的收益。你可以对比下中外在教育上的投入比例,不要看那些一眼就能看见,就能夸耀的面子工程

外国在做基建投资时是要反复考虑,但是他们给婴幼儿家庭的补助,给普通民众的养老关护,是中国能相比的?
发表于 2020-5-17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千万不忘记
发表于 2020-5-17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20-5-17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综合树叶大侠的看法,我坚定的支持树叶大侠!一个无良政府就是一堆狗屎!
 楼主| 发表于 2020-5-17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以我个人来说,共产党的过左政策给我及我的全家都带来不应该有的灾难。我公开谈这一灾难,就是表明我不认可现在网络上有一些对毛主席过分吹捧的行为。

但是共产党对我及我的家庭已经平反,并且今天已经过上幸福的生活。而中国建设得如此之好,以至美国现在在发疯了!这不充分地证明了这个党及这个党的领导是多么地伟大吗?

“架桥修路这些国外也在做,而且更有效率”,是哪几个国家呀?为什么最强大的美国却做不到?中国要在这么大的一个国家给所有贫困人口脱贫,又有哪个国家能够相比?至于你说到一些国家在教育领域投入比中国大,一些国家给婴幼儿家庭的补助,给普通民众的养老关护,中国也在做。当然不会比一切国家都好。难道你要苛求中国在一切方面做得比所有国家都要好才能证明中国共产党才算是做得好吗?
发表于 2020-5-17 08: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uangMao354 发表于 2020-5-17 08:19

党领导人民过上了好日子,这当然是伟大的成就,所以是伟大的党

至于平反之类,你是得到了,也原谅了,不代表别人也原谅了。我邻居家暴老婆,他老婆原谅了,我可没原谅,我认为他的品行恶劣

架桥修路的事你非要追字眼,那好,我就继续说。
架桥修路一是方便百姓二是搞活经济。方便百姓,这是百姓的福祉~外国直接把钱投入助老扶幼,建立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也没见得不好。而且有了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人们就不用为未来不可知的因素而拼命储蓄,这样一来,内需自然拉动。投入教育的钱可以培养人才,而人才才是经济的核心,可不是桥和路
你可能要说,高铁都是亏本的,资本家能做到么?这里有两点:一是资源都掌握在政府手里,你让一个世界顶级富豪来中国修个高铁试试?只要一个小小的科长就可以让你推迟半年工期。第二,资本的目的是利益,说不定由资本建造运行了高铁,能高效管理和运作,能盈利也说不准。国企的臃肿低效并不是什么秘密
发表于 2020-5-17 08: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uangMao354 发表于 2020-5-17 08:19

我可没说非要在一切方面都要比别人好,我的话是针对你提出的那几点的回应

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我是要求一切方面都要别人好,才是好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故园怀旧 ( 蜀ICP备10014909号 )

GMT+8, 2020-7-8 02: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