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怀旧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查看: 267|回复: 20
收起左侧

[待分类] 支持两岸统一的陈立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获得更好体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支持两岸统一的陈立夫
640.webp.jpg
[url=]特色文萃4[/url] 今天

陈立夫先生在世百年,经历了晚清、民国和新中国建立后的3个历史时期,见证了中华民族一个世纪以来的巨大变化,晚年能认清大势,毅然改弦易辙,为祖国的统一大业作出重要贡献,可谓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
   “蒋家天下陈家党”    中国国民党元老陈立夫(1899-2001),字祖燕,浙江吴兴人。其父陈其业,兄陈果夫。陈立夫7岁入塾,先后读《幼学琼林》、四书五经等儒学经典。少赴美国求学,进修采矿专业,于美国匹兹堡大学获硕士学位。在政治上他追随孙中山先生,并于美国旧金山加入中国国民党。
陈立夫自民国14年(1925)回国,先后出任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的机要秘书、国民党中央党部调查科长、秘书长、教育部长、社会部长、《中央日报》首任董事长、中央评议委员会主席等职。并与其兄陈果夫同为CC派及中统特务组织的创始人。同时,蒋、宋、孔、陈“四大家族”还利用手中的特权和官僚资本,分别把持了中国、交通、中央、农民四大银行,实行垄断经营,搜刮全国人民的财富。陈氏家族则把持了中国农民银行。然而,二陈更看重的却是几经奋斗,终于夺取的党务大权,陈果夫和陈立夫兄弟先后出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的组织部长,形成“蒋家天下陈家党”的政治局面。
综观之,陈立夫前半生在大陆期间,他追随蒋氏,成为“四大家族”最高层的一员,20多年间,他与代表全国人民利益的中国共产党为敌,违背了孙中山先生关于“联共”的遗训,也有负于国人。因而在1948年底新华社受权发表的中国内战首要战犯名单里,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均名列其中。

得罪老蒋遭“流放”    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军民夺取了中国革命的胜利,新中国诞生。国民党兵败大陆,率其残兵败将逃台后,蒋介石等人在惊魂稍定之后,深感身处孤岛,风雨飘摇,前途未卜;同时又不甘心于偏安一隅,总妄图“反攻大陆”,东山再起。为此,蒋介石检讨在大陆垮台的原因,他归结为军事、政治、经济、外交、教育5个方面的问题,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党的建设的失败,负责党务的二陈难辞其咎。蒋介石决定必须对国民党进行彻底的改造,随即令陈立夫负责研究实施方案。
1950年初,陈在台北主持会议,讨论国民党的改造以及停止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工作的有关问题。此时,由于以陈立夫为首的CC分子在国民党第六届中委中占有很大比例,陈及其亲信担心CC派在台湾失势,因而反对蒋介石停止六届中委职权的主张,也不赞成由总裁一人遴选改造委员会的成员。这使蒋介石大为恼怒,1950年7月公布了包括陈诚、张其昀、蒋经国等16人为改造委员会委员的名单,陈立夫却不在其中。蒋还决定分三步惩处陈立夫:首先,不准陈立夫参加“总统府”举行的任何会议,削掉他在政务方面的权力;第二步,利用改造国民党之机,将他在党务方面的职务全部解除;第三步,将他驱逐到美国。
陈立夫得到消息后,两次托人向蒋介石求情并写信道歉。蒋不理睬,随即令侍从室给陈立夫5万美元的生活费,通知他到美国去住一个时期。陈立夫接到通知后十分惊讶,他夫人孙禄卿气得直哭,其兄陈果夫也气得拍桌子(不久,即于1951年病故台北)。当时,陈立夫还曾托CC大将张道藩去见蒋介石,请求在去美国之前与蒋会一次面,也遭拒绝。无奈,陈立夫只好服从蒋总裁的命令。陈立夫曾感叹其一生最大的遗憾是多年追随蒋介石,结果以失败告终。此事过后,蒋家王朝的四辆马车,少了二陈这一辆。    自1950年秋,陈立夫被蒋逼迫偕其夫人孙禄卿去了美国闲居。有史学界人士称之为被“流放”。其实,此乃蒋家王朝没落时期对其高层另类采用的一种新形式“流放”――还给被流放者发安家费,但你必须遵令离台去美。从此,当年在国统区曾叱咤风云、权倾天下的CC派大人物,从高山之巅跌入低谷,以平民身份旅美19年。下野之后,陈立夫在美国新泽西州办一小农场,养鸡兼做小生意,以自食其力。陈氏夫妇自己割草、打扫鸡舍等等,过着宁静的田园生活。1964年10月,农场附近森林起火,将他们的养鸡场也烧毁了。之后,除尽力恢复养鸡场,陈氏夫妇还在家里做些家乡小吃,如豆腐乳、咸蛋、粽子等食品,卖给华人开的餐馆挣些收入。曾有位朋友到陈家拜访,见陈立夫和夫人正在包粽子,因劳作两人的手都变得很粗糙了。 陈的夫人孙禄卿,是一位贤惠的知识女性,丈夫遭难,她心甘情愿地陪他一同跑到异国他乡参加体力劳动。她毕业于上海美专,在美国还偶尔画几幅国画卖钱,以贴补家里生活开支。逐渐地陈氏夫妇适应了新环境。
自幼读诗书的陈立夫,在美国还有些小故事。比如,已中年的陈立夫即使在落魄时也很注意仪表,为的是接见来访者时不失礼。据其三儿媳林颖曾谈:“公公注重礼仪,经常打着领带干农活,因常有人去农场拜访他,包括四大家族的孔祥熙、宋子文等很多人都曾去看望过他。”他觉得打起领带接待客人比较礼貌。陈氏夫妇有三子一女(泽安、泽宁、泽容、泽宠),后来皆受高等教育,学有专长。陈立夫1950年赴美时,只带上9岁的小儿子陈泽宠,此幼子在美国半工半读,直到在普度大学毕业获硕士学位。
旅美期间,陈立夫只在1961年为其父陈其业奔丧、1966年应邀为蒋祝80岁之寿,两次回台短暂小住。直到1969年陈立夫古稀之时,经蒋允许始偕夫人在居美19年后回台定居,结束了漂泊异国的生活。总之,陈立夫前半生的大起大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蒋家王朝的消亡过程,这也正是他后来改弦易辙之因由。

提出“以中国文化统一中国”的主张    世界充满变数,陈立夫返台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随着国内和世界政治、经济局势的不断发展,陈立夫开始反省自己的过去,为了祖国的和平统一,开始在台湾上层呼吁重开“国共和谈”,同时在民间开展文化交流活动。
陈立夫审时度势决定推动台湾当局改弦易辙,放弃实质上仍属于“反攻大陆”、重掌天下范畴的“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论调,而提出较接近中共立场的“以中国文化统一中国”的理念。此乃陈立夫统一观的一大进步。他回台定居之后,当年的权势早已消失,但还挂名“中央评议委员”等虚衔,用大陆的话说,可以“参政议政”。
越数载之后,1975年4月5日蒋介石归西;到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也病故,地方主义代表人物李登辉登上“总统”之位,随之“台独”势力悄然崛起。此时,陈立夫等国民党元老均为两岸关系的发展忧心忡忡,感到是应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于是,在1988年7月14日,陈立夫参加国民党第十三届中央评议委员会第一次全会时,联合蒋纬国、赵耀东等33名“中央评议委员”,向国民党中常会提出:“以中国文化统一中国,建立共信”的提案。指出“中华文化为建立共信的最佳条件,是实现祖国统一的思想基础”,并提议“合作发展大陆经济”,拿出50亿至100亿美元向大陆提供长期低息贷款等主张。
陈立夫等人的提案公布后,台湾朝野震动,“立夫案”一时间成了热门话题。特别是中国共产党表示赞赏,《人民日报》1988年9月7日发表评论员文章,认为陈立夫等提出的“中国文化统一论”,“顺应了两岸人民强烈要求和平统一、振兴中华的历史潮流”,“是谋求祖国统一的积极态度,令人感佩”。之后,陈立夫还当选为“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名誉会长。1988年8月,陈立夫曾向台湾《中国时报》记者表示: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中国的统一。遗憾的是,当时的台湾当局否决了他们的提案。
台湾国民党第十三届中央评议委员会第一次全会在会议通过的“现阶段大陆政策案”中,虽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但仍继续标榜“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口号,顽固地坚持“三不政策”,拒绝“一国两制”。    据陈立夫的三儿媳林颖曾回忆:“90年代初,公公陈立夫最早发现李登辉是不爱中国的。他曾给老友‘总统府资政’陶百川写过一张便条,内容是:最不愿见到中国统一的就是‘李总统’。”    倡导国共和谈以结束两岸敌对状态    陈立夫先生自美国返台近30年间,以其时刻关注祖国统一的情怀和在社会上独特的人际关系、活动能力,在两岸高层,在舆论界和民间,发表文章,奔走呼号,倡导国共和谈,做了大量工作。
1973年,陈立夫化名辜尹明(意即姑隐其名)写了篇呼吁祖国统一的文章,在香港《中华月刊》发表。他认为两岸统一是中国人自己的事,反对外国政府干涉中国内政,同时坚决反对“台独”分裂活动。他在文中指出:“没有一个帝国主义愿中国统一,要统一只能靠中国人自己的觉悟。”“要使中国成为文化大国,为人类所景仰,帝国主义无从破坏,两岸必须统一。”陈立夫对祖国的统一充满信心和希望,他在文章的结尾写道,实现和平统一,“中国人无论在大陆或台湾以及海外各地,势必额手称颂,化干戈为玉帛”。
1975年初,他又著文在香港报纸上发表,再次提议中共领导人访问台湾与蒋氏重开谈判,“效仿北伐和抗日时期国共合作的先例,开创再次合作的新局面”。这一年的4月5日蒋介石病故,当政者蒋经国多次找陈立夫商谈之后,陈即以“总统府资政”的名义,通过秘密渠道,向中共方面发出邀请,欢迎毛泽东主席访问台湾。但因当时大陆正进行“文化大革命”,陈立夫的举动未能奏效,海峡两岸的联系暂时中断,失掉一次国共和谈结束两岸敌对状态的契机。
1988年李登辉上台,鼓吹“台独”,对要求统一的台湾爱国人士进行打击,不仅否定陈立夫等人有关两岸和平统一的建议,连陈立夫的“总统府资政”的头衔也给罢免了。对此,陈立夫表示愤懑。但他一直关心大陆的发展,他说:“我是中国人,我关心台湾,也关心大陆。”他充分肯定大陆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他说:“大陆从文革结束到现在20多年,谁也无法否认其国力的日益强盛。”邓小平曾托程思远转达邀请陈立夫回大陆看看,但最终没能成行。陈立夫无奈地对媒体说:“是(台湾当局)‘三不政策’不让我出去。”使他深感遗憾。
2000年6月16日,在台湾国民党第十五届中央评议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年已百岁的陈立夫与原国民党籍立法院长梁肃戎联署提交《国共第三次合作,共议和平统一案》,提出由连战率团访问大陆,与中共总书记进行高峰会议,发表声明,共同反对“台独”,朝向统一道路前进;以及在两岸互设办事处,进行政治、经济、文化、体育等各项交流活动;“在最短时间内积极推动‘三通’,增进两岸人民感情,减少敌意,为两岸和平统一奠定基础”。但当时组团访问大陆的条件尚未具备,陈、梁的提案没能立即实现。
历史没有走远,在陈立夫辞世后的2005年4月26日,时任中国国民党主席的连战先生,应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邀请,率国民党访问团一行60人,从台北登机,经香港飞抵大陆访问。26日一早,数千民众高举“和平之旅一路顺风”的横幅,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也亲到机场,共同为连战等送行。同一时刻,岛内“台独”组织也纠集了一小撮“台独”分子到机场捣乱,但未能阻止连战一行。26日中午,访问团乘坐的客机在香港降落,受到香港特区政府领导人和群众的热烈欢迎。连战夫人,中国国民党副主席吴伯雄、林澄枝、江丙坤,秘书长林丰正等同机抵达。4月27日,连战率访问团赴南京敬谒中山陵。4月2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亲切会见了连战和访问团成员。会见时,双方对实现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祖国的完全统一交换了意见,达成广泛共识。
陈立夫、梁肃戎当年的提案,终于开始付诸行动。
多年来,陈立夫为化解国共两党由于历史形成的深刻矛盾,沟通国共和谈,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达成和平协议,做了许多工作。    著书立说,宣传中华文化以凝聚人心
陈立夫先生为祖国和平统一所做的努力,还表现在利用他在社会上的名望,在两岸爱国人士尤其是知识界中大力宣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以达成共识。他力求不断拓展文化交流的领域和深化其意义,来促进祖国的和平统一。返台前后,当过教育部长的陈立夫,除勤奋学习,从事编著外,还以新的观点热情关心祖国莘莘学子的成长,许多中青年学者、各方文化人士,也乐于接近这位不摆架子平易近人的“陈公”。

陈立夫平生博学,涉猎颇广,又受母亲孔孟之道的教诲,是一位饱学之士。他在教育、医药等领域均有成就,而尤其喜爱儒家学说。陈立夫在美国时,除经营农场、养鸡场之外,幽幽书香伴随着他的平民生活,心情逐渐宽松下来。此后,他一年到头忙劳作,忙生活,又腾出时间忙写作,虽自知韶光不再,仍存老骥伏枥之志,时常想到为社会做点有益之事。于是,在其先前积累的书稿之基础上,重新修改整理,将儒家经典“四书”剪贴成几千条语录,然后分类,逐条注释,最后撰写成《四书道贯》鸿篇出版。此书引起海内外重视。据台湾学者朱鸿林谈,他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留学时,读了《四书道贯》,感到此书的分析和架构,同自己正在研究的“四书”中的课题,是一脉相通的,因而对他写作博士论文很有帮助。
陈立夫回台后,无官一身轻,得以发挥自己的优势,便以学者的身份,继续学习和研究儒家思想、老庄哲学、中华道统、易学等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学之深刻涵义,以期古为今用,指导国家的统一和发展。这期间,他用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撰写文章,编辑史料,翻译外文名著。“天道酬勤”,他取得了丰硕成果。如其所著《儒家思想之时代精神》、《孟子之政治思想》、《易经应用之研究》、《真理不灭孔孟之道永存》、《中国文化概论》等等。据《陈立夫先生行状》(叙述其生平事迹的内容,由连战题写封面)介绍:“与国内学者专家合作,主编中华科学技艺史二十三种,二十五册。先生平生著述约三十种。”他自称一生写了30本书,编了70本书,翻译15本书。由于他在中国传统文化领域作出的优异成绩,1981年曾获得“中山文化奖章”。自古稀之年算起,他写文章30年不停笔,直到99岁还在出版呼吁祖国统一的专著,堪称传奇。
陈立夫在其1993年出版的《儒家思想之时代精神》一书中,论述了儒家思想奠定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基础。他写道:“儒家思想重视人生的责任与意义,所以吾人须光大一己的生命,以求仁道的发扬;贡献一己的智能,以增进全民的福利。”“为人类作更大更多的贡献,这是人生的责任,人生的意义亦即在此。……希望发挥儒家思想的时代精神。中华民族幸甚,全世界人类幸甚。”
陈立夫也爱好书法,挥翰墨。他赠送友人墨迹时,也常联系祖国统一的内容。如他在当选为“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名誉会长之后,于1994年,向大陆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原上海市长)赠送一幅墨宝,书云:“求统一不谈小节,为和平先天至诚。”表达了他渴求祖国统一的心情。    与两岸学者广泛联系,促进文化交流,增进友谊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陈立夫先生返台后,还被推选为民间学术团体台湾中华孔孟学会的理事长。他十分尽职尽责,在国学诸方面尤其是儒学领域,同两岸学者深入沟通与交流,与大陆新朋故友间飞鸿不断。一些学者完成的著作,请立夫先生题写书名,他总是热情回应。同时,他也时常得到两岸同胞及海外华人对其言行的肯定和支持,使他深受鼓舞而增强信心。此外,他有着礼贤下士之风,跟许多中青年学者结成忘年之交,从而不断增进相互之间的友谊。现试举有一定代表性的数例诠释,叠记如下:    同大陆学者李民申的书信往来。自1992年以来,陈立夫与大陆学者李民申经常书信联系。李在其《老骥伏枥,志在统一》一文中写道:“祖国的传统文化是我和陈老联系的纽带,是我俩交往的主体部分。”于1992年夏和1995年初,李民申先后将他刚完稿的《解先天八卦之我见》和《八卦哲学》寄给立夫老人请教。立夫十分认真地审读并作文字修改,复信给以鼓励,还在信中讲解有关《易经》的道理,寄赠他的新作《儒家思想之时代精神》一书。多年的书信联系,使李民申感到对他的帮助很大。
接见大陆学者陈秀惠。陈立夫坚决反对“台独”。他在接见大陆学者陈秀惠访问时坦诚地说:“在自己漫长一生中,从小时候起,就知道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如果台湾有人宣布世界上有两个中国,事情一定会变得相当严重,一定会国无宁日。”他还认为,“台湾岛被殖民统治的历史太长,尤其在日本占据时期,祖国文化几被摧残殆尽,数十年来虽然吾辈辛勤耕耘稍有进步,然当今主事者甚至连国家民族的认同都发生问题,我还能指望这些人热心于文化认同吗?故以为中国文化之伟大复兴全赖大陆。国民党必须与大陆商谈两岸一切问题,两岸统一了,国家强大了,中国文化才能再发展。”陈立夫还与来访者特别强调:“台湾的根在大陆。”
同时接见两岸来访者。1998年12月26日,陈立夫先生在其台北寓所同时接待了大陆学者蔡方鹿和台湾中央研究院史语所访问学者朱鸿林二人访谈。蔡首先对3年前陈老为其所著《中华道统思想发展史》一书题写书名表示感谢,然后提出儒学研习中的几个问题请教。当时陈立夫先生已99岁高龄,在交谈中,多以他在是年出版的《中华文化何以将会广受世人之崇敬》一书中的观点阐明其见解。说明此著作是应孔孟学会之邀而写,经学会通过后,已用中、英、法、德、日、韩、印度、西班牙等9国文字出版发行,并已将此书寄赠给了中共领导人一阅。书中,他把多年研究孔孟经典“四书”之心得,联系中国国情,论述了孔孟学说的要义和特点。书的最后部分,是陈立夫对何为中华文化所作的简要结论。他写道:“中华文化,以天下(世界)为着眼点,而以‘大公’为基础。”“中华文化,崇尚王道,反对霸道。”“中华文化,认为德是本,财是末;人是本,物是末,本末不可倒置。”“中华文化,重视伦理,尤尚孝悌,故民族绵延数千年而不断。……”最后则是他一贯倡导的:“中华文化是今日中国和平统一的基础,加强两岸人士之孔孟学术交流,可以实现中国的和平统一。”这本书,是他离世前最后的名著。那天,陈立夫老先生很兴奋,从下午到傍晚,访谈进行了两个小时,一直谈到医院的护士小姐前来催他按时吃药,才同两位来访者合影后告别,并表示歉意。
陈立夫与多位江阴人的友谊。陈立夫与江苏江阴人的交往情有独钟。据史料记载,陈立夫有一位江阴老友爱国将领张葆琛(解放后曾任贵州省黄埔军校同学会顾问),抗战前在江苏、上海任教时,即与时任教育部长的陈立夫相识,抗战爆发后失去联系。相隔半个世纪之后,于1996年又恢复通信,两位老友时常传书明志,互赠诗书墨宝,讨论孔孟之道、传统文化和孙中山学说;进而引申到“一国两制”、“祖国和平统一”的话题。张葆琛勉励陈立夫说:“我们都是光绪年间出生,天降我以寿,人生价值相应在继续。”“我们都是炎黄赤子,宜为祖国立于世界之林献一粟之力。”“说中国人该说的话,做中国人该做的事。”陈复信表示:“弘扬民族精神,齐心协力为祖国统一而努力,(当)义不容辞。”
还有多位江阴人同陈立夫翰墨结缘,频频鸿雁传书。1995年春,陈立夫在台湾看到江阴画家曹枫的画梅作品,即设法与曹枫建立通信关系,表达对其作品的喜爱。半年后,曹枫将一幅精心绘制的墨梅寄赠陈立夫。1997年,曹举办“百梅画展”,陈获悉后即刻挥毫写下“曹枫书梅百幅展览”题词回赠。2000年5月,曹枫画展在美国华盛顿举行,当时101岁的陈立夫也在美国,就在亲友陪同下坐着轮椅前往观看画展。5年的联系,二人终于相见,十分高兴。通过翰墨,与陈立夫结缘相交的江阴人,还有江阴市文化局长薛仲良和文化界人士马瑞军、周湘云、李国光、江培麟、李春才等。多年来,陈立夫同江阴人的交往,总是围绕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并充满对祖国和平统一前景的期盼,结下了深厚友谊。
从1992年同陈立夫先生联系,并4次应邀赴台湾出席儒学、经学研讨会,与陈立夫结成忘年交的蔡方鹿,于2001年3月,忽然收到从台北陈府寄来的立夫先生谢世的“讣告”和“行状”,甚为悲痛,立即回电向这位世纪老人的离世敬致哀悼。
“识时务者为俊杰”,陈立夫先生返台后,引领海峡两岸的文化交流,增进共识,倡导国共和谈,以促进祖国的和平统一,为此努力奋斗了几十个春秋,直到百岁还在工作,堪称楷模。他晚年的故事,给两岸同胞以启迪;他为祖国统一所作的贡献,历史会对其表示敬意。
“台湾的根在大陆”,“重人兼重德,中国文化之内涵”――乃陈立夫流传于世有深刻涵义的名言。
“大德者得其寿”,至2001年2月8日,陈立夫先生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终年102岁。


发表于 2020-8-2 01: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算善始善终
发表于 2020-8-2 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蒋介石财政的基础。
发表于 2020-8-2 01: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長壽之人。
发表于 2020-8-2 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那代人都这样。
发表于 2020-8-2 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发表于 2020-8-2 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上学时历史课本上的四大家族之一。
发表于 2020-8-2 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走越远了。
发表于 2020-8-2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民党元老陈立夫
发表于 2020-8-2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那些人骨子里就是中国人。要是没有美国的话根本就不会有台独。
发表于 2020-8-2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陆去的国民党都认同一个中国。
发表于 2020-8-2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知道是四大家族之一,罪行累累。
现在看到这些,有些惊讶。
发表于 2020-8-2 11: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力支持!统一是必然的!
发表于 2020-8-2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岁以上,得以善终。
发表于 2020-8-2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把两岸统一看的很复杂!开放党禁,实现民主选举,实现宪政体制!不仅台湾,包括香港人民也会支持统一!
发表于 2020-8-2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不存在的四大家族,听那些说法都是扯淡!台湾人大部分都赞成是中国人!只是不赞成某些集团的领导!你听到香港闹事,又有多少是港独?说的都是乱港份子。说直白点,就是不赞成gcd领导。。。。。
发表于 2020-8-2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信息公开,你就会知道谁的罪恶更大!
发表于 2020-8-2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穷到最后开养鸡场,这四大家族之一真是白混了。
发表于 2020-8-3 00: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陳立夫寫過一本書——《我怎麼活到一百歲》,建議老同志們都看看。
发表于 2020-8-3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蒋介石财政的基础。

----CC管党务,孔管钱。
发表于 2020-8-3 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务头子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故园怀旧 ( 蜀ICP备10014909号 )

GMT+8, 2020-8-9 15: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