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桥微澜
有趣的文史掌故,迷人的地方风情。
秋日看云:你看云时很近,你看我时很远
秋天的天空是纯净的,南移的太阳带走了它那灼耀眼神的威力,留给人们心驰神往的无穷洁净。这时候,淡淡的云便是上天的精灵。在秋天看云,是看一道风景。秋天的天空再高,再蓝,没有云,那就只是空茫的单调。有了云,天空就有了生机,有了灵性。让视线飞离低矮的地平线,让天空充满视野,去感受秋云。看它在阳光下缓缓地舒展...
元末明初战乱,扬州仅余十八家
扬州老城区徐凝门附近,有条名为“十八家”的巷子,它的得名源于元末扬州历史上的战乱。元顺帝至正年间,各地先后爆发了人民反元大起义,元廷一方面派遣官兵镇压起义,另一方面利用汉族地主豪绅建立地方地主武装“毛葫芦军”,并设置“毛葫芦义兵万户府”作为残害人民的工具。当时淮西有个叫张明鉴的人,聚集了一批游民,以...
春来荠菜香
早春的郊外,虽然还有些寒意,但向阳的河堤上、麦田旁,已经就密密地挤满了鲜香嫩绿的荠菜。农历三月三,民间有踏青挑荠的习俗,有“三月三,荠菜花赛牡丹”之说。踏青挑荠,在和煦的春风里亲近自然,感受着乡野之趣,而那混杂着泥土气息的俏生生的荠菜,更是散发出乡村野性的诱惑,让我们品尝到春天的清香和鲜美。荠菜虽然...
不明飞行物与“扬州明珠”
本帖最后由 后窗看客 于 2020-4-25 19:17 编辑 不明飞行物(UFO)是现代世界的一个谜。那些不明飞行物究竟是什么,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飞碟,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 其实,不明飞行物并不是现代才出现,在中国古代浩瀚的文献中,也曾有过许多不明飞行物的记载。这些飞行物光亮四射,来去神速。从...
飞马传书,古代的驿站什么样?
[backcolor=rgb(255,255,255)] 驿站是古代官办飞报军情,递送仪客、运输军需的机构。所有信息从政治中心国都传出后,总是通过大大小小、成百上千的驿站向全国各地辐射,接力传递,环环相扣,故称之“国之血脉”。历代王朝都十分重视邮驿,建立的驿站、递铺数以万计,但绝大多数已经荡然无...
《柳堡的故事》:红色浪漫爱情的幕后故事
“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河边,东风呀吹得那个风车儿转哪,蚕豆花儿香啊麦苗儿鲜……”每当人们看到这段歌词,优美动听的《九九艳阳天》的旋律一定在你口中哼出。是的,这是1957年上映的军事爱情题材影片《柳堡的故事》中的插曲《九九艳阳天》。 《柳堡的故事》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
昂刺鱼:汪曾祺口中堪称至味的水乡美味
[backcolor=rgb(255,255,255)] 我一直觉得昂刺鱼是很好吃的一种鱼。且不说此鱼味道如何鲜美,就是那滑爽细嫩的口感,就高过一般鱼许多。从书中得知,汪曾祺老先生也是喜欢这水乡美味的,住在北京城里,还想着家乡的这道菜。却称之昂嗤鱼,在他的《虎头鲨、昂嗤鱼、砗螯、螺蛳、蚬子》里,他...
咄咄怪事:法海寺和尚烧出扬州名菜扒猪头
扒烧整猪头的美味在扬州是家喻户晓的。扬州民间有一笑话:两个人某日傍晚同买了一个烧猪头,不巧无火点灯,甲让乙去借火来点灯。乙担心甲偷吃,甲便与其约定,在乙借火期间,甲须不停地拍手,以示没有偷吃。等乙借了炎回来点亮灯一看,烧猪头已去了大半。正纳闷时,忽见甲一边脸红肿起来,方才明白,甲是用一只手打嘴巴,用...
青蚕豆:清香的童年味道
本帖最后由 后窗看客 于 2020-5-4 14:39 编辑 立夏前后正是新蚕豆上市的季节。那软糯香鲜的青绿的蚕豆,总能钩起我旺盛的食欲,并让我回忆起童年的点滴往事。小时读鲁迅的《故乡》,忘了鲁迅怎么描绘社戏的,却记住了青蚕豆的香味。汪曾祺也写过青蚕豆,嫩蚕豆炒红苋菜,炒咸菜,香油炒作蚕豆泥送粥,...
石狮子:你所不知的古建筑的秘密
[backcolor=rgb(255,255,255)]不知从何时起,石狮子就成为中国古建筑中不可缺少的一种装饰物。无论是宫殿,寺庙,佛塔,桥梁,府邸,园林,陵墓都会看到它。在漫长的岁月中,石狮子目睹了朝代的兴衰更替,见证了历史的沧桑巨变。[backcolor=rgb(255,255,255)]中国...
花窗:扬州园林蒙太奇
[backcolor=rgb(255,255,255)]花窗的奇妙之处就在于“隐隐可见”。花窗大多设置在园林内部的分隔墙面上,以长廊和半通透的庭院为多。它就像是一个天然的取景框,透过花窗,景区似隔非隔,窗外景色或隐约可见,或明朗入目,似一幅活动的画面,虚虚实实,变化无穷,似隐还现,迷离斑驳,可望而不...
扬州波斯庄:波斯后裔聚居的秘密
在扬州东郊江都昌松乡境内,有个远近闻名的波斯庄。这里的居民独特的客貌与习俗引起不少来访者浓厚的兴趣。波斯庄的居民,多为古代波斯(今伊朗)人的后裔。他们的祖先,自唐代以来,在中国各地经商,由于当时扬州是中国东部著名的商业重镇,对外开放的重要口岸,因而不少被称为“胡商”的波斯商人,便聚集到了扬州,在此繁...
追寻远去的背影
虽然和朱自清先生故居同处一个城市,但一直以来,我都没有造访过那个寂静的院落,直到因着文友的一次聚会,我才和朋友一起,在一条曲折狭窄的胡同里,踏响了那一方覆地的青砖。新年的古城,天空刚刚飘过雨丝,从喧嚣的大街走进这座已有百余年历史的院落,有一种突然沉静下来的感觉。院子里的空气有些潮湿,似乎氤氲着一代大...
淮扬名菜“狮子头”:为何只能用勺不能用筷
本帖最后由 后窗看客 于 2020-6-23 09:26 编辑 [p=30, null, left][backcolor=rgb(255,255,255)]淮扬菜肴中知名度最高的莫过于“狮子头”。所谓“狮子头”是用猪肉制作的肉圆,相传已有近千年历史。因形态饱满,犹如雄狮之头而得名。“狮子头”自隋代...
画船听雨江南莲
[p=30, null, left][backcolor=rgb(255,255,255)]在一个画船听雨眠的季节里,闲梦江南,我想到了莲。[/p][p=30, null, left][backcolor=rgb(255,255,255)]莲在江南,犹如菊开东篱,是一种诗的意象。“江南可采莲,莲叶何...
老街
本帖最后由 后窗看客 于 2020-7-2 12:31 编辑 [p=28, null, left][backcolor=rgb(255,255,255)]大凡是称得上古城的,总有几条老街。老街是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无声流淌着的一段历史。[/p][p=28, null, left][backcolo...
山水富春江
[backcolor=rgb(255,255,255)]第一次知道富春江还是上中学的时候,一本叫《富春江画报》的杂志,让我对浙西的这片山水心生向往,有着这样一个美丽名字的江水该是怎样的胜境? [backcolor=rgb(255,255,255)]真正踏上浙西已是很多年以后,当我行进在前往富春江七里...
虎跑品茗
[backcolor=rgb(255,255,255)]“饮之舌根尽留芳,香磬整日回九肠。”到杭州,游西湖,喝杯虎跑泉水冲泡的龙井茶,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backcolor=rgb(255,255,255)]虎跑在玉泉山西麓,白鹤峰下。杭人说:龙井茶、虎跑水,龙井茶名动天下,虎跑水自然也不同凡响。...
老宅子:追忆往日旧时光
    初夏的一个早晨,因为寻访一位久违的朋友,我走进了扬城小巷深处的一处老宅子。     老宅静谧着,似乎毫无声响,大门却是敞开的,一副不设防的样子。但是这样的老宅却是有着无形的震慑力,让你有些望而却步,只有壮起胆往前走。沿着老宅狭长的巷子往里走,    在印象里,这里曾经是某个名门望族的大宅门,...
天柱山印象
本帖最后由 后窗看客 于 2020-7-19 14:19 编辑 偶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一篇《寂寞天柱山》,突然让我有了一种冲动,想着如果在某一个时刻,站在这样的山顶,俯瞰这样的风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于是,经过漫长的颠簸,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终于站在潜河边。 当年,诗人李白只是在江上...
昔日重来:穿行在岁月的歌声里
[backcolor=rgb(255,255,255)]与朋友在咖啡厅休闲,无意中听到了熟悉的老歌《昔日重来》,卡伦·卡彭特那浑厚的略带忧伤的声线如流水般在耳边轻轻回荡,怀旧的歌蕴仿佛一下子凝固了时空,我似乎又回到了从前。[backcolor=rgb(255,255,255)]这是一首八十年代校园里...
留下满满回忆的长春电影制片厂
本帖最后由 后窗看客 于 2020-7-26 19:48 编辑 长春电影制片厂是新中国第一家电影制片厂,堪称新中国电影的摇篮,创造了新中国电影史上的七个第一。先后拍摄故事影片900多部,译制各国影片1000多部。《五朵金花》、《上甘岭》、《英雄儿女》、《刘三姐》,《白毛女》《董存瑞》等一大批优...
大俗大雅猪头肉
也许是大鱼大肉吃得太多的缘故,一些原本不上大雅之堂的边边角角的玩意,开始崭露头角了,比如猪头肉。     小时候也吃猪头肉,不过总感觉这玩意上不了台盘,比不上蹄膀、里脊之类来得正宗,好在价格比较便宜,于是便常常见到拉板车的和蹬三轮车的就着猪头肉,弄点“扬州白”自得其乐,这猪头肉好象也就和平民阶层来的...
扬州饺面:当北方的主食和南方的小吃相遇
[backcolor=rgb(255,255,255)]许多外地人来江苏扬州,都喜欢尝尝扬州的饺面。[backcolor=rgb(255,255,255)]所谓饺面实际上就是馄饨条合二为一的“馄饨面”,但扬州人却历来称之为饺面。不过据说从前,扬州开面馆的是不卖饺面的。馄饨和面条分开卖,当时,有在扬州...
高邮麻鸭双黄蛋之谜
说起地处苏北里下河地区的高邮,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久负盛名的高邮鸭和双黄鸭蛋。 高邮鸭因雌性羽毛类似麻雀而又称麻鸭,是我国著名的三大鸭种之一。麻鸭虽然其貌不扬,不如北京鸭洁白高雅,又不象绍兴鸭绿头金盔,是身披麻雀毛的“丑小鸭”,但却以肉质鲜嫩,产蛋多,蛋头大,蛋黄比例大,善产双黄蛋而驰名中外。 高邮鸭...
胡商与扬州宝物
本帖最后由 后窗看客 于 2020-8-6 15:30 编辑 [backcolor=rgb(255,255,255)]唐朝作为一个开放的朝代,政治的稳定,经济的繁荣,文化的发达,吸引着无数国家和地区的商人,来到大唐进行经济贸易。来自波斯、大食以及天竺、罗马等国家和地区的商人被统称为“胡商”。[ba...
油炸臭干:愈堕落就愈快乐
有人说,愈堕落就愈快乐,扬州的油炸臭干就将这种境界发挥到了极致。臭干,依臭卖臭,第一次品尝的人总是抱着牺牲的心情,试探着咬下第一口,殊不知在油炸臭干不羁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一次水火交融的味觉之旅,轻轻的咬上一口,在嘴里细细咀嚼,下咽的那一瞬间便会情不自禁的就爱上了这种游离于香与臭之间的奇妙的感觉。 ...
“洪武赶散”与扬州的民间习俗
[backcolor=rgb(255,255,255)] [backcolor=rgb(255,255,255)]在扬州以及苏北盐城、淮安、泰州等地,许多人都会说他们的先人来自苏州。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人异口同声地说自己的根在苏州,这就得从明代初期的一个历史事件——“洪武赶散”说起。[backcol...
扬州盐商为何多徽商
清代的盐商,大多来自古徽州,从明嘉靖至乾隆年间扬州的80名大盐商中,徽商就占60名。可见徽商在盐商中的地位和影响。盐商缘何多为徽商呢?这要从徽商的起源说起。古徽州群峦阻隔,地少人多,自然资源匮乏,出产难以自给,故有“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之说。出于谋生的需要,徽州人不得不从小背井...
 文章分类
 内容统计
2020年09月
29 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