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长风
在这里,往事并不如烟,有风雨如磐,也有丽日高悬。走进来,带你去昨天看看。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98 神医的徒弟们
098 神医的徒弟们当年有位王官屯的青年人名叫王俊昭,被本村刘氏家族请来做塾师。王俊昭聪明好学,早听说邵国权的大名,便趁着在这里当塾师的机会去拜邵国权作了师父。经过几年的苦学苦练,王俊昭在医术上突飞猛进,掌握了师父的大部分技艺,可以独立行医了。第一个接受他治疗的要算是本村的胡寿华,那时人们种瓜总要在...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97 从中药铺到卫生所
097 从中药铺到卫生所民国以前的医药,完全局限于中医药的范围内。直到解放前,李广洲首次使用西药青霉素(时称大油)、链霉素、磺胺类药物为村民治病,算是开了吕官屯人使用西药的先河。李广洲曾师从神针李,经过多年的勤奋学习和不断在实践中摸索经验,最终也掌握了一手针灸绝技;后来又在天津巧遇一位西医大夫杨先生...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96 神医传奇
096 神医传奇邵国权生活在清朝同治年间,他为什么学医?又是师从于何方高人?今天已经没有一点可资考证的线索了,人们能够说出的,只有他在医道上那些神乎其技的表现,因为这些东西一直被人们当作故事,口口相传到现在。邵国权生活的那个时代,西方医学还没有流传到中国。当西方的医生们早就敢于拿刀动斧地给病人开膛破...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95 早期那些医生
095 早期那些医生从医历来都是读书人做的事情。不过在古代,读书人为的是出仕,所以很少有人专门学医;但在科举不利,或者苦读四书五经之余,为自己,为家人,为亲朋乡邻之所需,偶尔涉猎医术者有之,不中举人即成医者也有之。吕官屯就曾有不少颇懂医道的读书人。例如生活在清朝乾隆年间的王尔庸,据王氏族谱记载,他能...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94 60万卖掉校名
094 60万卖掉校名中学并入王官屯后,吕官屯小学于1995年由北庙搬迁到原中学校址。同年,由吕官屯村独立投资,在校园内增建三个教室(共九间房)。北庙改作学校后,几经翻修扩建,已很难寻出旧时的痕迹,只是地址未变,几间教室的屋檩上还留有百年前绘制的云纹。小学这次搬迁,也彻底结束了北庙作为学校而存在的历...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93 从高中萎缩到小学
093 从高中萎缩到小学本着“初中不出村,高中不出片”的办学目标,经县局批准,1976年吕官屯学校又增设了高中班。在不增加校舍,不增加师资力量,不增加教学设备的前提下,学校大胆地承担了高中办学。教高中的老师有朱桂华、王处印、冯庆锦、董瑞才等。老师们最高的学历就是高中,现在让他们来教高中班,不能不吃力...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92 增设初中
092 增设初中由于教育教学形势的需要,经县文教局批准,1968年吕官屯学校增设了初中班。为适应教学的需要,又招本村农民冯庆锦以民办教师身份进入学校,担任农业基础知识课教师。冯作云因为妻子有病,儿子又因小时得脑膜炎留下后遗症,家中需要人手,上级照顾,不久也把他调回吕官屯担任校长。此后又从外校调来公办...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91 壮大
091 壮大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吕官屯学校虽然也难免受到影响,但因这里仅有小学,又地处农村,所以学生们除了跟着喊喊口号,也偶尔参加几次批判会外,师生都没有过激的行为,也没有发生过严重的冲突。学校教学秩序虽也一度被打乱,但社会因素基本未向学校渗透,学校内未形成帮派系统,师生也未走出校门参与社会上...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90 兼学别样
090 兼学别样    新中国的教育方针是“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个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也正是改变共和国一穷二白的面貌最关键的时代,各条战线都在大会战,急需人力的支援。一向注重实践的毛泽东主席号召学生们“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89 盲流学生
089 盲流学生饥饿的人们最关心的就是吃饭,在当年的学校里同样流传着许多关于吃饭的故事,其中最多的是东北的话题。据说只要踏上东北的土地,随便一个什么人都可以找到工作,而工作所得的报酬,就是可以敞开了肚皮去吃饱饭。初中生正是初生牛犊的脾气,面对这么大的诱惑,谁不想去亲自去试试?胡寿生当年十四、五岁,因...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88 困境中的坚挺
088 困境中的坚挺饥饿的阴影笼罩着中国大地,陈官屯镇的数万人民都在这阴影中挣扎着。饥饿的学生没有了走进学校的力气,更失去了走进学校的理想;多少个同样饥饿的教师无力的坐在讲桌旁,呆望着空荡荡的教室,潸然垂泪。有的学校无奈地关闭了校门,老师们汇入饥饿的人流,为觅到一口食物而四处奔波;有的学校改成半日制...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87 饥饿中的学生
087 饥饿中的学生1958年陈官屯完成小社并大社的公社化过程,在人民公社“一大二公”的指导思想下,一切都朝着大的集体化发展,原先各村都有的学校也开始向相对较大的村子里合并,胡辛庄学校就近并入纪庄子学校,胡辛庄村内第一次中断学校教育。当时合并学校的原因还不单单是为了追求一个“大”,重点的还是要体现一...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86 不死的信念
086 不死的信念一个夜晚,紧张学习了一天的同学们刚刚躺下休息,班主任张云茂老师正在细心地检查着每个学生的被子是否盖好,随着一声痛苦的喊叫,一个人突然从炕里面爬起来,很快又倒下去,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看得出,有一种巨大的疼痛在折磨着他,这个人是来自高官屯的四年级学生吴万才。张老师问他情况,他只说是...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85 学校大跃进
085 学校大跃进1959年,大跃进、公社化的形势也直接影响到教学一线。根据上级指令,将高官屯、王官屯、张官屯、刘上道、刘下道的所有师生全部并入吕官屯一校,将吕官屯十字街东西道以北辟为文化区,要求所有涉及民户一日内搬迁完毕,腾出房间作教室。通知一经下达,村民们毫不犹豫,只一天的时间,路北民房全部搬空...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84 正规教育与扫盲
084 正规教育与扫盲1952年夏,吕官屯学校的首届高小学生迎来了毕业的时刻,吕官屯人从二十年前就盼望着这一刻的到来,经历了战火硝烟,经历了政局动荡,终于迎来了收获的季节。可当时吕官屯学校没有县政府任命的校长,也不具备核发毕业证的资格,最后通过申请,经县政府批准,由唐官屯完小校长边树仁代理签章,学生...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83 建国后的新生
083 建国后的新生平津战役结束,人民政府正式接管地方的一切事物,学校也逐步走入正轨。1949年春,上级合理调配教师,第一位女教师张素珍调入,吕官屯学校开始招收女生。不过当时人们的头脑中依然残存着封建意识,将男生女生分隔在前后院学习,一个学期后,才实行男女合班。在全县范围内,吕官屯是较早实行男女平等...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82 战火中的乡村教育
082 战火中的乡村教育       战争年代,政府几乎无暇顾及教育,尤其农村的教育,差不多完全是在村民的配合下,教师自发完成的行为。学生上学的目的就是为了多识几个字,多长一些见识,没有人指望着靠读书去挣什么前程。教学的验收就是提问、背诵之类,根本没有考试的环节,更没有升级考学之说。学生读书只说读了...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81 兴办新学的国军志士
081 兴办新学的国军志士吕官屯学校最初并无固定的作息时间,依然沿用着私塾时的授课习惯,何时上课,何时下课,全由老师随时随意决定;而且学校不开设体育、音乐。李发泉决心使学校走上正规,他先在村民中做了广泛的动员和说服工作,规定出统一的作息时间,并找了王之椿老人到学校打铃供水;接着又在其大队中,物色到擅...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80 共产党人创办的学校
080 共产党人创办的学校稍晚与吕官屯,1938年,运河西面的胡辛庄也创办了第一所小学。这是由马俊华带头出资,并发动村民捐款出力,在村东靠近运河处(今通往运河桥的公路以南)建起的。这位马俊华就是大名鼎鼎的“马三号”中的二号马世昌之子,他出生在胡辛庄,幼年在这里读过私塾,对家乡尤其是家乡的教育有着深深...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79 最早的学校
079 最早的学校此时绝大部分的教育,还都集中在富户豪门的私塾里。整个静海县范围内,与吕官屯学校同时起步的,只有县城里的瀛海学校(但瀛海学校文革前期停止了办学,后来重建的瀛海学校从校址到体制都完全改变了,仅仅是借用了过去的一个名称而已,算不上老瀛海学校的延续),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吕官屯学校的历史...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78 最早的私立学校
078 最早的私立学校    1927年,在部队上当过文书的刘俊煜回到家乡,这位人称“竹六爷”的老先生捐村里许多普通百姓的孩子上不起学,便自己办起了塾馆,凡有报名的,不分贫富贵贱,一律收留,真正体现了孔子“有教无类”的全民教育思想。    刘俊煜也是不收学费,只是收一些粮食作为施教的报酬。而且他没有...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77 从私塾到学堂
077 从私塾到学堂便利的水陆交通不仅给吕官屯带来了繁荣的经济,也给吕官屯人带来了开阔的视野。人们不但从南来北往的客人那里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更有很多人亲自走出去,亲眼见到诸如天津北京这类大都市的繁华。精彩的世界,使人们不再满足于传统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枯燥生活,当人们开始追求新生活的时候...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76 大老板是怎样练成的
076 大老板是怎样练成的    静海商业圈里有一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语:“好又多,静海人都知道。”虽说是个广告,可这话还真不算夸张,作为静海境内出现的最早的综合超市,“好又多”的名字在静海真的是尽人皆知。出现最早自然是它吸人眼球的原因之一,不过,物美价廉、服务周到才是它引人关注的主要原因。这家静海人都...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75 牙行能人
075 牙行能人在农村有一项古老的交易行当,人们通常称之为“牙行”,说白话,就是贩卖牲口。在普通人眼里,这是个比较神秘的行业,其神秘之处,主要表现在交易过程中。大凡交易,总有个讨价还价的环节,在这个环节上自然是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而牙行则不然,他们在这个环节上是靠手势完成的,而且这手势是任何人看不到...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74 打白条坐火车
074 打白条坐火车随着交通的日益发达和人们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农村和城市的交流也变得越来越频繁、越密切。解放后,以胡庆酬、张绍兴为代表,胡辛庄出现了一支往来于天津,专门从事倒买倒卖的队伍。当时,为了活跃城乡经济,缩小城乡差别,政府支持这样的活动,还为此提出一个宣传口号:“富裕农民,方便城市”,而且...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73 路边交易
073 路边交易吕官屯的商贸繁荣也吸引了大量的外来客商,他们均以货郎车挑的形式出现,穿梭于吕官屯的大街小巷,叫卖之声不绝于耳。这些客商多来自于附近;也有少部分来自胜芳、白沟、黄骅、德州等几百里外遥远的地方,不论推车还是挑担,他们完全要靠步行,一路叫卖,一路走来,少则一两天,多则十余天,其艰辛可想而知...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72 鸡蛋换米面
072 鸡蛋换米面同样从事过估衣贩卖的,还有杨瑞起的母亲和胡子清的祖母。资金有限,又只靠着一个包袱往家里背,所以每次进货都不多,而且她们始终也没有做大,一直都是一个包袱的限量。生意不大,收放灵活,好做的时候多跑几趟,不好做的时候少跑几趟,反正只是个副业,做不做两可,这倒少了胡寿山祖父那样的烦恼。也正...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71 盐劳队
071 盐劳队    抗战时期,在胡辛庄南街的土地庙前曾出现过一个盐市。说起来这个盐市的出现也与八路军有关,由于日本鬼子的封锁,食盐作为主要的禁运物资之一,在解放区是奇缺的。胡辛庄人看出了这个商机,开始有人去岐口南排河一带弄盐回来贩卖。虽然只有一河之隔,驻王官屯车站的日伪军,却难以将势力渗透进胡辛庄...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70 油坊与集市
070 油坊与集市早在清末民初之时吕官屯就出现了两家油坊,一是专门生产豆油的王家油坊,一是专门生产蓖麻油的朱家油坊。王家油坊的豆油只供民用,规模大、历史久,直到今天人们依然把油坊旧址所在的居民区称为“油坊”,那里的住户自然也就是“油坊人”了。朱家油坊由朱兆雄、朱兆臻等人联合开办,生产的蓖麻油主要用于...
《北方农村的历史趣话》069 布头与估衣
069 布头与估衣   以货郎挑形式经营的更多是单一商品的专卖。其中以胡恩奎的估衣挑、侯绍清布挑、苗凤桐布挑等名声较大。   胡恩奎估衣挑专卖旧衣,以赶集贩卖为主,偶尔也在村里巡街叫卖。他每五天要徒步挑担到天津估衣街进货,然后又同样徒步挑担去唐官屯集市贩卖;年节或庙会时,绢花成了妇女的抢手货,他便即...
 内容统计
2020年10月
54 篇
2020年09月
60 篇
2020年08月
508 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