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回忆之二
谢谢大家的鼓励,人老了自然会想起过去的时光,有开心喜悦,也有悲欢离合,总之能有现在平平安安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
初到略阳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做出门的准备工作,好在已有二哥到云南去的经过,所以到陕西去的准备工作比较好办,而且我已经在上海工作了一段时间,经济上也可以。特别听说那里吃的方面比较艰苦,父亲特意让我带了卷面、香肠、咸肉等食品,还有奶糖、鱼干等零食,而几条牡丹和大前门香烟就成为我学会抽烟的开始。全部行李装成两个箱子,前期由单位集体托运到陕西,我们的出发日期确定在过完五一以后,上钢一厂和五厂约100人左右先走,我们三厂的晚两天走。
1974年5月6日,我带着一个旅行包随我们上钢三厂在上海冶金局代培的青工共1百多人,乘上了那时从上海到成都的82次列车,我们将在中途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叫略阳的地方下车,据说那钢铁厂就在那里。父亲把我送到了车站,当列车开动时,我看到了他又流泪了。
这是我第一次乘火车,在这之前只有小时候溜到旱桥去看火车才见过它的样子。火车上除了自己车间的几位同事,很快认识了其他车间的一些同事,当时我真的对出门感到某种恐惧,只是处于一个成长中的男人,需要装出一种成熟和老练,而实际我真的从没出过门。两天两夜的长途旅行,虽然时间很长,但因为我们是一大群人出门,还是比较热闹开心的,其实大家这时都有一种强烈的好奇,不知我们将要下车的地方究竟怎么样?
下午列车在江南的大地上奔驰,看窗外从未见过的景色,我觉得外地也很不错。一夜过后,到了河南的地面,看到了不同于江南的农村,感觉这地方怎么那么落后和贫穷。第二天晚上列车进入了秦岭,险峻的山区铁路就感到火车总是在急转弯,这时我们知道了离那个略阳近了。凌晨2点左右,火车到达略阳车站,大家匆匆忙忙的拿好行李下车,随着接待的人出站,在昏暗的路灯下,看到两辆大客车,后来知道这两辆虽然是比较旧的大客,但在当时的汉中地区是独一无二的。钢厂为了迎接我们这些来自大上海的青年工人,特意派出来把我们先接到略阳县第二招待所,让我们先休息两天,适应一下环境。
在车上看外面一片漆黑,就几盏路灯一闪而过,大客车开的时间不长就到了一条河边,我们下车后从河上的一座便桥过去,穿过一个城门洞,又转了几个弯就到了这个简称二旅社的地方,后来知道略阳县有第一和第二两个招待所,而第二招待所是专门接待上面下来的客人,条件是当地最好的。
已经是下半夜了,大家分好房间后都急着想好好睡一觉,不知谁提出来的说恐怕有虱子的,不要脱衣服睡,否则就麻烦了。那时的招待所房间都是比较大的,4人6人8人一间的,洗梳都在外面,我们就决定和衣而睡。早上醒来7点左右,当地时间比上海要晚1个半小时的时差,天才亮,我们几个人就起来了,当来到洗脸的地方,看到窗外那仰头还望不到顶的大山时,我感到了震惊。以前在上海从没见过大山,到长风公元爬爬铁臂山就觉得很了不起,火车上一路也没有近距离看到大山,在豫西都是那黄土一片的山很难看,而这里的山才是真正的大山,略阳在秦岭的南坡,当地海拔约8百米,周边的山峰一般都在2、3千米以上的。
我们要去的钢厂离县城不远,就两公里路,早上厂里通知我们这两天就在县城住,吃饭在招待所。我和几位同事没有在住地吃早饭,怀着一种强烈的好奇走出了招待所,来到了县城的街上。第一见事就是找地方吃早点,很快看到有一个叫十字街食堂的地方,里面有卖馄饨的,大家进去买了几碗一吃,虽然不同于上海的口味,但还可以吃。吃完后就到街上转了一下,转完后知道了这县城的基本概况,我们吃完早饭后点上一支烟开始转,一圈回来又到了十字街,烟还没有抽完,可想而知多大。但用现在的眼光看,当时的县城真的就是在老电影里才能看见的一样,十字街很短,两边有店铺,从那门板的油烟上看都是有年头的,而昨晚穿过的那城门是透出古老的破旧,不过结构倒很完好。
中午在招待所吃饭,看着桌上那清淡无油的素菜和汤,大家发出牢骚,可食堂人员的一番话把我们浇了一头冷水,她们说我们二旅社的条件是属于好的,这菜你们不能吃,到钢厂那才苦呢。下午我们分别一伙一群的顺公路往钢厂走去,也就20多分钟就可以看到厂里的高炉和炼钢的厂房,我们轧钢出来的最关心去看看轧钢车间在那里,经过打听看到了车间,不过正好停产着就没有进去。
县城待了两天后,我们火车托运的行李到了厂里,那天快中午了,钢厂派大客车又来接我们了,先把我们接到了厂里的炼铁食堂,让我们吃午饭。那天为我们供应的是米饭,菜有红烧带鱼和鸡蛋糖,可是我们这些才离开父母,离开上海的小青年很不懂事的抱怨这菜难吃,有人还把菜倒掉,这下激起了钢厂老工人的愤怒。争吵很快升级,围拢的人越来越多,这时厂里的党委书记赶快让我们到办公大楼去不要出来。当时我们中有些比较冲动的青年甚至把带的刀都拿出来了,准备要下去打架,把党委书记急坏了,让办公人员拦住我们。书记又马上通过厂里的广播,要各单位领导到厂部来,把自己部门的人带走,不准在办公大楼停留。那时的领导确实是有执行力,很快就有人把那些愤怒的人群疏散了,一场斗殴就此避免了。事后我们才知道钢厂对我们这批从上海来的青年工人是多么的重视,正因为给我们提供了最好的条件,所以让那些老工人有气。
略阳钢铁厂是陕西省为了改变省内没有钢铁厂而建设的重点企业,在建设过程中几上几下,最后在72年左右投产,但产能一直很低,生产也不正常。厂里的工人主要来自陕西关中和陕北的老三届学生和部分农民,另外有西安和北京等地的知识青年,所有这些工人当时到钢厂时,都是自己背着行李从火车站走到钢厂,而且这天的中午饭是专门为我们做的,他们不可以买的,所以我们的行为激起了民愤。党委书记当时在广播中曾经说:他们这些都才20岁的孩子,从我们国家最好的城市上海离开父母到这里吃苦,大家要谅解他们,他们也很不容易的,大家要团结。说明了当时的社会还是很人性的,年青人确实还不太懂事。
钢厂生活
一场风波平息后,我们被分配去的车间安排人员来帮助我们去提取行李,都是比我们早两天到的一厂五厂的人,大家很快就熟悉了,他们的宿舍暂时安排在厂里的子弟学校,条件比较好,我们就要受苦了,厂里在炼铁那里的一个耐材仓库里,给我们临时用木料搭了上下铺,作为我们那么多人的集体宿舍。在那一个很大的空间里,我们把自己的行李打开,安排自己的床,准备自己的晚饭,这时,真的很想家。那时我们很快形成了自己的圈子,我们一个车间的几个人就在一起生活。
我们一、三、五厂所有轧钢的人全部分在轧钢车间,并安排到班组,每个班组都有5、6名上海人,所以还不是很寂寞。开始进入工作岗位,这时发现这里的劳动条件很差,炉子还是烧煤的,这让分到加热炉的人太不适应了。轧钢机机械化也很差,每一根钢都需要人工用钳子夹送,劳动强度很大还特别危险。由于这些所谓的老师傅也不过仅仅到唐山的轧钢厂培训过一段时间,所以他们的技术水平确实不高,但又看不起我们上海来的人。与他们交流很吃力,但很快,我们上海的日用工业品就发挥了强大的作用,请他们抽上海的好烟,吃上海的水果糖,有的人送女职工一块肥皂,她就帮你洗衣服。
由于我在三厂学到了很多轧钢的技巧,因此在略阳很快脱颖而出,当年的10月份,就让我担任了初轧机组的副班长。悲剧也很快发生了,当了副班长就要干活更卖力,12月快过元旦的那天在作业中由于操作工的失误,我的左脚被钢锭压过,当时从工作鞋里都可以倒出血,几个上海同事背起我送到医务室,可是缺医少药的,虽然那天的医生是一名上海的医科大学生分配在钢厂的,也是上海人,可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简单的包扎,不过欣慰的是,她说骨头问题不大。
晚上回到住的那个大仓库,外面里面一样寒冷,脚又痛彻心肺,想想真苦啊。我们车间主任真是一位好干部,他说我住的地方条件不好,干脆腾出一间办公室让我住,这时我乘机提出还是不要给组织添麻烦了,要不让我回家吧,反正马上过元旦了,我可以享受探亲假的,回上海还可以好好治一下伤。主任一听那当然好,当场决定派一名上海人同事护送我回上海,这位同事也是我一直很要好的朋友。当天晚上我们就乘火车回家了,在上车前,给家里发了一个电报“儿伤,**日接81次”。
那时的火车还没有到过年,上车后我就坐了两个位子,我把一个受伤的脚搁位子上,一直到上海没有人来坐。路上同事把我照顾的很好,火车过了南京长江大桥后,心已经飞到了上海,当列车从苏州开出,我的脸一直看着窗外,急切地想看到离别才半年多的家乡。晚上6点多列车到达北站,二哥在站台上翘首以待,我翘着脚下了车,连跟同事招呼都没有打,就急急地出站,记得我们乘了一辆小乌龟出租车,很快回到了家里,当我看到了分别半年多的父亲时,一份惊讶让我非常痛心。原来就在那年9月,父亲因发生撞船而受到严重伤害,虽然抢救过来了,但还需要进行康复治疗。家里接到我的电报时,可把一家人急坏了。看到二哥把我接回来,看到我的伤还不是很严重,大家的心才放下,赶紧让我吃饭,离开家7个月,我总算又吃到了家里的饭菜。
这时我可以好好的向家里介绍在略阳的生活了,吃饭方面当时确实很艰苦,虽然定量标准是47斤,但细粮只有40%,剩下的是杂粮,基本上就是玉米面。每顿的饭就是一个4两大的馒头,加1毛钱一份的烧土豆或者烧卷心菜,一周中最多食堂卖一次米饭。还好有从家里带去的食品,可以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拿出来做点好吃的菜慰劳自己。休息天我们可以到县城去玩,那么小的地方就是可以看场电影,在饭店吃顿饭。那时县城里一共只有2家还算可以吃饭的地方,铁路上的红旗食堂和电影院旁的大桥饭店,里面的菜有炒粉条,烧豆腐,炒素菜,鸡蛋汤等一共不超过6、7个,我们再到食品店买几个罐头来做为荤菜。吃饭的时候,边上就是要饭的围着你,只要你把碗一推开,几个人就上来抢,这种场面给我们从上海来的人很不适应。
当地的土产还比较多,主要有黑木耳、核桃、杜仲、天麻等,很多我们还不认识,而且价格也便宜。山里的农民会出来赶集,带来自己家的土特产,换点钱买油盐酱醋回去。我们会找农民买鸡,鸡是论只卖,1元钱一只。随着我们这一批上海小青年的到来,给略阳这个平静的小山城带来了冲击,土特产的价格很快上涨,可我们依然觉得很便宜,因为我们钢厂的工人基本工资就是44元18分,每月6元高温津贴,再加上5元左右的中夜班费,收入相比较县城地方上的无论干部还是工人,都只有30多元的收入,差距太大,所以我们上海人开始在城里留下了哄抬物价的坏名声。
到家后的第二天,家里陪我去医院看了一下伤,没什么大问题,骨头有点裂,一个开放伤正在愈合,不需要再缝合了,这下家里也放心了。大约两周左右伤基本痊愈,可以外出活动了,我开始了走亲访友,购买衣物和食品,准备探亲结束后要带的物品。这一年的春节是我们家全家人最齐的一年,父母和我们四个子女欢聚一堂,虽然父亲还在养伤,但看到四个子女都已经工作,可以独立的生活了,父母还是感到了欣慰,唯一的遗憾是我过完节就要回略阳,二哥由父亲单位借用一年时间在上海护理父亲,过后也要回云南。
探亲假加路程假一共是26天,好在我前面是算工伤假,所以在上海待到2月底,这时需要准备的物品基本上都准备好了,由于已经知道了当地的情况,所以要带的食品更加丰富了。记得第一次探亲结束回去时,我准备了四大件行李,那时火车站上车规定只能带20公斤行李,我的已远远超重,好在堂兄在铁路是司机有办法解决。
3月初,我和回来探亲的其他几名同事一起回略阳,记得我和送我的哥哥一起走出家门时,母亲在后面跟着直到弄堂口,看着我的离去,这个习惯在我十几年的探亲生活中她一直是这样做的。
再次坐火车已没有新鲜感了,知道了长途旅行的辛苦,上车后就准备好茶水和食品,一路大家打打牌,聊聊天,两天两夜也就过去了。到了略阳后,有朋友们来接我们,大家回到了宿舍。在我回家探亲以后,厂里新的办公楼建好了,老办公楼就腾出来作为我们的宿舍。朋友们已经帮我把床和其他物品搬到了宿舍,我们以前三厂一个车间的四个人分在一个房间。
再次开始外地的生活和工作,无论是吃饭还是上班,我们都已经适应了。有家里带来的食品做补充,在需要改善生活的时候,可以下点卷面,炒个香肠腊肉什么的。上班还是老样子,厂里的生产水平很低,一个班只要轧完80根钢锭就可以下班,而我们在上海时一个小时就可以轧200多根。劳动强度还是很大,每根钢锭都需要两个人进行翻身,我们的岗位上是4个人,两人一组翻钢,一般是5根就要换人,否则体力吃不消。后来我通过调整钢锭的形状,再和操作辊道的人配合,一个人就可以把钢锭送进轧机,这样我们4个人就可以轮流上去操作,每人5根,休息时间就增加很多。而这种操作方法别的班没有人会,所以我们的办法受到车间领导的表扬。
那时候,我们已经和厂里的工人们特别是工段长和班长互相很熟悉了,我们会送点家里带来的香烟和糖,他们会在我们回家的假期上给予放宽,大家都得点利。75年下半年,我开始担任副工段长兼轧机班的班长,工作上就更辛苦了,那个岗位上出问题就要冲到那里,因为当时的工段长是加热工出身,其它岗位都不会,所以在处理生产问题上全部要靠我。所以,当国家开始25%和3%两次调资时我都加到了,在80年代时,我的工资已经有100多了。
1978年的5月,有了平生第一次出差机会,单位改造小型轧机部分,要安排部分骨干到天津轧钢厂去学习,考虑到我当时虽然不是小型部分,但技术上有特长,所以点名让我也去。十几个人乘火车先到西安再转车北京,途中在郑州站,我们中一位宝鸡市的小伙子在车站看到当时郑州站外一幢新建的18层高楼,让从未见过高层建筑的流连忘返,以至火车开了都不知道,后来成为我们言谈时的笑柄。北京那时要住宿很困难,我们到北京后当晚就在一个浴室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去了天津。在天津轧钢三厂的学习安排了三个星期,天津人对我们的学习也不是很热情,所以每天到厂里主要就是看。休息时间我们就到处游玩,劝业场、解放桥、小白楼等,感觉天津的城市中属于过去租界的地方跟上海的一些地方很象。学习结束后先回到北京住在崇文门旅社,第二天游玩了颐和园、故宫等地方,那时候还没有旅游的说法,所以游人不多,门票也便宜,就是交通不便,需要乘公交车。这次出差时间是1个月左右,出去时我带了300元作为自己的吃饭和游玩的费用,回到略阳身边还剩了5毛钱。
1979年末,厂里将轧钢系统拆分成开坯车间和线材车间,对开坯轧机进行大改造,加热炉要改成喷煤粉,改造工程很大,年底车间都已经停产了。由于77年到79年的春节我都没有回家探亲,80年初,我就请假回了上海。父母已经适应了我每年回来探亲的生活,看到我回来全家都高兴。可是2月底的一个半夜,一份电报把我和家人搞的一惊一喜。本来每次探亲假满要回去的时候,大家总是有点郁闷的,看到单位来电报时,我的第一感觉是单位来催我回去了,父母也以为我马上要回去了。当我看到电报中要我不要回厂,在家待命时,这消息让我和家人高兴了起来,至少我不需要马上离开家了。很快还有两名上海同事与我联系,并一同到苏州轧钢厂联系学习培训的事。原来改造后的车间与苏州轧钢厂的中型车间基本类同,所以厂里要安排人员到苏州学习培训,时间是半年,这就意味着我和还有几名上海人同事可以与家人多待一段时间。
在苏州培训的日子里,我们都是按岗位对口要跟班跟师傅,给我安排的师傅是他们的工段长。记得第一天大家认识后,通过交谈知道我们几个是上海人,他们对我们就有一种亲切感,毕竟上海和苏州相近。第二天我师傅带我到成品堆放处,通过产品想考察一下我的技能情况,当他知道我以前是上钢三厂出来时,把他楞在了一旁,说那你还来学什么?我们都是以前到上钢三厂去培训的。后来他再没有跟我讲解生产技术,而我却主动帮助他们处理了好几次故障,大家相处的很好。
我一般是在休息天回上海,第一个夜班回苏州,有几次邻居看到我这段时间经常在家,特别是晚上7点多出门去上夜班,他们以为我已经调回上海了。在苏州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很开心的一个阶段,切身感到了离家近的好处。
在苏州的日子真是开心,对我来说又不需要再学什么东西,只要看好我工段的几个人不要出事就可以了,其它时间除了回上海,就是几个人找地方喝茶打牌。有天堂之称的苏州,园林好餐饮又好,我们在苏州一直住到7月底。培训结束了,大家要回自己的厂里准备试车投产了,厂里照顾我们几个上海人回上海住一个星期再回略阳,我们抓紧时间购物准备行李,到8月中旬又乘火车返回了略阳,投入到投产前准备工作中。
我想回家
80年从苏州回到略阳后,虽然我依然担任工段长,负责一个工段的生产,但随着两位最要好的朋友调离略阳,一个到了浙江平湖,一个到了安徽广德,都离家近了很多,还有几人看见高考而跳出了略阳,对我们还留在略阳的人心里多少有些失落。我虽然前两年的业余时间也进行了自学准备参加高考,可是最后单位没有批准我,他们希望我能在工作岗位上发挥更大作用。
我觉得担任工段长太辛苦,不值得,正好81年的年初,长期的劳累使我有点高血压症状,我就跟单位要求辞去工段长,单位再三挽留希望我休息养好身体再继续当,但那时我主意已定,以有病为由坚决不当了。单位领导最后决定让我上长日班,负责一个专门维护轧钢设备的小组,不过要求我在车间生产上有重大困难时,我必需要出来帮助的,后来我也确实多次为车间解决了很多生产难题,在厂领导心目中我是后备主任的人选。
这时的我已开始考虑自己的将来应该怎么办的问题?在略阳已经快7年了,自己岁数也不小了,周围不少同事包括陕北的,西安的等地方的人,能调走的都走了,无法调走的开始考虑结婚成家的大事,我的几位好友也都找了女朋友,开始他们的婚恋。
我的兄姐都已在76和77年结婚,二哥也于79年从云南全家回到上海,顶替父亲在立丰船厂工作,唯一在外面工作,又没有成家的我成了家里人的一块心事。虽然进入80年代,略阳的生活条件有了很大变化,食品供应比较丰富,但我单身一人确实有种孤单的感觉。为我介绍女朋友的不少,但一概被我拒绝了,因为从这时起我已经定下了一个目标,此生我一定要回到上海,回到家里,不能在略阳成家,否则会影响到调动问题。
1984年,宝钢一期工程招去了厂里一批已婚且女方在上海的同事,本来我们单身的上海人也是宝钢要招的对象,但厂里不放我们走。这个情况对我触动很大,坚定了我决不在当地成家的信念。为了解除单身的烦闷,我的心思除了用在工作上,还买了一枝汽枪和一辆轻便摩托车,闲时就出去打鸟。
这一年的5月,厂里组织了我们一批骨干到成都乐山和峨嵋山去玩。那时的旅游还没有专门的旅行社来组织,要自行安排出行和住宿。一行十几人乘火车先到成都,第二天先玩乐山,参观了乐山大佛。80年代景点游人真不多,虽然条件远没有现在好,但是那种原汁原味的风景让人流连忘返。
在峨嵋山下我们住在了一个普通的农家旅社,晚上在客堂里与其他游壳聊天喝茶,别有一番情趣。从山脚下报国寺上峨嵋金顶要进百里上山路,当年的我和两位同事,凭着一身好体力,用了8个小时爬晚全程,下午4点多到了金顶,还清晰的看到了佛光,可惜那时照相水平差,金顶上唯一一张照片上只能看到云海。当晚宿在金顶,第二天下山后到成都又玩了两天才返回。
旅游结束了,又继续开始我的单身生活,这年的探亲假回上海,我特意到区劳动局去打听关于单身职工能否调回上海的政策,回答是令人失望的,因为我们不是插队落户青年。后来的生活依然如故,几位好友都已生子生女,休息天有时去看看他们,抱抱他们的小孩,对他们善意的为我介绍女朋友,继续表示拒绝。
时间到了1986年,那一年是我命运将要发生变化的一年。
85年12月,单位派我和另四名同事出差,考察几个地方轧钢厂的设备,我们先到武汉考察汉阳钢铁厂,接着乘江轮到南京看了南京钢铁厂,又坐火车到苏州去了苏州轧钢厂,最后回到上海参观上钢八厂和十厂。这一路走来加游玩就到年底了,两名当地同事急着回去了,剩下我们三个上海人正好在家过了元旦再回去,86年元旦过后一周我们三人回到了略阳。
回到厂里不到一个月就要过春节了,想想已经31岁的我又要一人孤独的在异乡过年,决定还是请探亲假回家。86年的春节家里已经很热闹了,两个侄子和一个外甥女都上学了,就是我还是这样,关于我的将来已经是父母最担心的问题。
假期结束后回到厂里不久,快到4月的时候,一名也是单身的同事跟我说听说现在政策放宽了,外地单身职工家里确有父母需要照顾的,可以商调。我们可以先写报告让单位批,然后把申请交到上海的区劳动局。我在半信半疑的情况下,写了申请交上去,没想到厂里开始不肯批准我的申请,要让我担任车间副主任,还热情的为我介绍女朋友。在我表示了肯定不会在略阳成家并要求调回上海的意愿后,最后厂里批准了。不过这个申请刚通过,厂里劳资科接到了上海市劳动局的内部文件,是可以部分解决大龄单身青年的工作调动问题。厂里这次做的比较好,把我们所有没有婚姻史的大龄单身青年名册和情况,发到了个人家里所属区的劳动局,回家有了希望。函虽然发出去了,实际我们并不知道到底有什么政策,能否调回还是不能确定的,我依然每天做好我的工作。
时间很快到了6月底,那天快中午时候,有人告诉我有上海来的一份电报,好象家里谁不行了。当时在外地工作的人对家里突然来电一般都会紧张的,因为肯定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当时把我紧张的心都揪住了,赶快到车间拿到电报一看:祖母病危,速回,看到不是父母有什么不测,稍平静一下,但知道是祖母快不行了,虽然我探亲时就已卧床不起,还是焦急万分,当场就跟车间请假,晚上就坐火车回上海。
回到家里后,第二天就到浦东看望祖母,此时祖母有所好转,神智也比较清醒,她拉着我的手说,家里所有人中现在就我一个单身在外地,以前是老二最苦,总算现在回来了,有家有儿子了,不知到我这个孙子将来怎么办?我安慰她说,不要紧的,我也可以调回来的。实际上我们对能否调回根本不清楚,我乘回家的时间又去了区劳动局打听,结果还是以前的政策,是家里有父母需要照顾的大龄独生子女可以回来。
在家里我和父母轮流到乡下陪伴祖母,8月4日那天中午,我在上海家里,总感到那里有些不对,我就决定下午到乡下去,傍晚到了乡下,看了看祖母此时已经神智不清。我母亲看我来了,她就当晚回上海了。没想到到了半夜10点多祖母就走了,还好当时我父亲和叔叔,我和大堂兄四人在场。我马上把家里已经就寝的男男女女亲戚们叫起来,大家一听祖母已经走了,哭声一片。在家里长辈们的操办下,祖母的丧事办的风风光光,规模在那个时候是比较大的,各路亲戚和乡邻们来了很多。家里腾出好几间空房,还搭起一大片席棚,借来好几个大冰柜和大批电扇,吃饭要准备50多桌。祖母的丧事一办完,我等不到过五七就回到略阳。
8月底回到厂里,还是继续我的“快乐单身汉”生活,除了上班,业余时间要么被同事叫去打牌叉麻将,要么自己开轻骑出去上山打鸟,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的也很快,很快就过了国庆节。记得是10月中旬的一天,我收到家里的一份来信,父亲说宝钢天津路办事处来电话,要找我去当面谈谈,问我什么想法。我当时就感觉回家的机会来了,这还用考虑吗?马上回上海!又是当即向车间请假,晚上乘上火车回家,这时候从成都到上海的火车不经过略阳改走阳平关了,我们回上海要转一次车。为了快点回家,我决定先到宝鸡,再换乘54次特快,那是一趟从乌鲁木齐到上海的列车,车上很挤,我在车上站了整整一天一夜多时间,直到火车到南京才坐到位子。
回到家的第二天一早,我就急忙找到了宝钢天津路办事处,接待我的是宝钢热轧厂劳资科的几名工作人员,与他们交谈中知道劳动局把我们一些大龄单身青年的材料给他们了,现在宝钢二期需要招一批老工人作为骨干,对我的基本情况他们是比较满意的,让我先去体检后再去面谈。
回家把情况一说,家里觉得宝钢好象太远了,当时宝钢给上海人的印象并不如上钢,收入不高路又远。但是我考虑后还是认为我已经在钢铁行业工作了15年,宝钢是现代化钢铁企业又是新建的,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还是到宝钢去吧,再路远总比略阳要近不知多少了。
体检后我就是有近视眼,其他都很好,一周后按约定我再次去了天津路,这次接待我的是两名领导模样的人,他们跟我聊了单位的一些基本情况,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热轧厂精整车间的主任和副主任,这时他们已经把我作为即将成为车间一员骨干而对待。这次面谈后不久,我收到略阳的朋友来信,告诉我宝钢已经把我档案调走了,这时我想回家的事已经在我面前了。不久天津路就来电话让我去一次,这次去他们就是告诉我马上回略阳去准备办手续了,可以回上海过年了。听到这个消息是喜出望外,回家都没有准备什么东西,因为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嘛。这最后一次离开上海回略阳的经过是全家人最轻松的一次,我买的卧铺票就带了一个滑轮包,大哥把我送到北站都没进候车室就跟我告别了,因为他要急着回家看丰田杯决赛。
心情愉快的坐着火车回到了略阳,很多单身的上海人这时都回上海去面谈过了,有的是到宝钢,有的是另外找的单位,总之都可以回上海了。12月开始就有人陆续收到调令回上海到宝钢报到了,其中有我两个朋友,为了他走我们还特意拍了照,聚餐为他送行,我想反正不久我也会走的,所以心情也比较好,倒是几位成家在略阳的朋友心情是有点郁闷的。
时间很快到了87年,不断听到单身上海人走了谁谁谁,我们轧钢车间单身的上海人最后就剩下我和当年和我一起写申请的那位朋友了。领导不断给我讲,看来宝钢不要你了,还是留下成个家吧。1月份过去了,2月份过年了,春节是凄惨的,还好一位朋友把我叫到他家渡过的。这时我在也沉不住气了,赶快写了一封信给家里,让家里到天津路去问问什么情况。事后二哥告诉了我,他马上就到天津路问了,没想到他们反问我二哥,说为什么我还没有去报到,应该是在86年12月31日前就要报到的。二哥把我来信情况一说,他们就写了一张条子,让二哥到区劳动局区查一下调令的下落。到劳动局一问,那经办人才找到了那份被他们遗忘在一边的我的调令,还好那时的人还算不错,连声打招呼并说明天马上就发出去,这时已经是2月28日了。
3月8日是我人生轨迹转变的一天,早上到车间一看,夜班连续发生生产事故,把我的备件全部用完,我们必须马上把换下的损坏件修复。当时我一个人就忙开了,连续焊了一个多小时,这时来了一位朋友叫我,说调令给我从厂部拿来了。我接过那一张看似平常的信函,不禁心潮起伏,想到了我将从此告别这个大山沟,回到我的故乡上海,又有点不舍这个留下我13年青春足迹的地方。
我用平静的语气告诉组里的人,请他们继续把我没有干完的活干下去,并告诉他们现在开始我将不在这里干活了。接下来就是开着轻骑到各有关部门办理调动手续,最重要的是户口迁移证、粮油关系、工资基金转移。手续全部办好后,开始准备自己的行李,把需要处理的全部送人,当初到略阳的两个箱子依然还是它们把需要带回去的衣物装箱打包,连同那辆轻骑送火车站托运到上海,并在县城留下了我在略阳唯一的一张照片
行李都托走后我就借用宿舍一位朋友的生活用品又住了几天,主要是几位成家的朋友都要请我吃饭送我。我的车间领导是四川灌县人,他特意安排了一次旅行,请我又去了成都,陪我游玩了都江堰、青城山,新都宝光寺等名胜。
时间到了3月21日,我知道离开的日子总要到的,我不能再留恋这个铭记着我从19岁成长到32岁的山沟,我将要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熟悉新的环境和工作。下午2点多的火车,几位朋友送我到火车站,看着那熟悉的站台和周边的群山,我暗暗思念,这次一别不知何时我会再次看到这熟悉的地方。
人生坐火车不计其数,这次乘车是最值得纪念的一次,关键是一个好心情。略阳上车依然没有座位,补卧铺也没有,碰到了好心的列车员,让我坐在她的工作席上,总算有一个落脚处。到蚌埠换乘合肥直达上海的火车,3月23日早上终于回到了上海——我的故乡。

来自:怀旧生活 / 天南地北
2015-10-13 10:35:56
1楼
写的很生动啊。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0-13 12:08:45
2楼
很喜欢看普通人的故事,尤其是亲身经历,比一些卫视上那些明星生活好看,那些离我们太远,倡导有钱就是爹的价值观,值得唾弃!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楼
写的很详细。作者肯定有写日记的习惯,否则你的人生经历不会记得这么清晰。期待后续。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楼
好!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楼
朴素的回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楼
我也是这样想的,楼主记忆力好或者有写日记习惯,写的很详细,我也看的很细,不觉得长。。。。。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0-13 17:13:29
7楼
欣赏  回味  难忘经历的青春生活 !感悟  珍惜今天  !🙂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楼
因为真实,所以感人;因为怀念,所以共鸣;所有流逝的岁月因为亲历都值得回味。。。
相聚故园,祝愿劳动的人们永远青春不老。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9楼
😁😁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0-14 00:41:30
10楼
我是普通人,喜欢了解普通人的真实生活。您的叙述虽然琐碎,但更贴近我的生活,期待您继续叙述以后的生活。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0-25 13:10:08
11楼
往事难忘,有些记忆挥之不去!🙂🙂🙂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2-18 08:59:59
12楼
老兄的回忆文章写的挺自然朴实!!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04-18 17:50:32
13楼
谢谢楼主的分享。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04-19 13:26:28
14楼
文笔很细腻、流畅,是一篇好文!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5楼
是一篇值得细读的好文章。一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20-02-18 12:25:43
16楼
精神财富。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7楼
原创真不错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8楼
谢谢楼主分享!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20-02-19 09:53:26
19楼
抗击疫情,人人有责。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20-08-28 08:54:53
20楼

写得好!楼主是回去了,但是,无数的上海人为了建设祖国,留在了边疆。我所住单元2楼,以及我的对门,都是1958年支边来的,老的已经逝去,第二代已经变成地地道道的,每天要上茶楼叹茶的当地人。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1楼

略阳跟我们家乡接壤,这一代位处大西北,算是比较落后的地方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wyz5506
会员 机友
文章
42
回复
284
学术分
0
2012/08/07注册,10 小时前活动
暂无简介
%7B%22isDisplay%22%3Atrue%7D

仅供学术交流鉴赏使用,请先下载到本地。本内容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故园怀旧观点,如有侵权,请通过举报/报告问题功能发送通知。

插入资源
全部
图片
视频
音频
附件
全部
未使用
已使用
正在上传
空空如也~
上传中..{{f.progress}}%
处理中..
上传失败,点击重试
等待中...
{{f.name}}
空空如也~
(视频){{r.oname}}
{{selectedResourcesId.indexOf(r.rid) + 1}}
处理中..
处理失败
插入表情
我的表情
共享表情
Emoji
上传
注意事项
表情图片的宽高最大值均为100px,若图片的宽或高超过100px,则图片会被等比例缩小。为保证图片的显示效果,建议上传前自行处理。
点击重试等待上传{{s.progress}}%处理中...已上传
空空如也~
草稿箱
加载中...
此处只插入正文,如果要使用草稿中的其余内容,请点击继续创作。
{{fromNow(d.toc)}}
{{getDraftInfo(d)}}
标题:{{d.t}}
内容:{{d.c}}
继续创作
删除插入插入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学术分隐藏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
插入公式
下载资料
{{fileName}}
大小:{{size}}
下载当前附件将花费 {{costMessage}}
你当前剩余 {{holdMessage}}
{{fileName}}
大小:{{size}}
{{settingNoNeed? '':'你已下载过此附件,'}}下载当前附件不需要花费积分
加载中...
{{errorInfo}}
当前账号的附件下载数量限制如下:
时段 个数
{{f.startingTime}}点 - {{f.endTime}}点 {{f.file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