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yzeal
高中
会员 机友
16
文章
9
回复
0
学术分
2019/05/17注册,4 天前活动
是的,打谷场都是压实的土地面,用铁器具很容易破坏地面平整

五黄六月正是收麦季节,天气热,还经常有猛雨,运到打谷场里的麦子要积个麦垛才能防止被雨淋,还要抓紧时间打麦脱粒运回家才算放心。豫西丘陵地带田地不多,所以普通小户人家麦垛也不大。麦子收完了,要赶紧用打麦机脱粒,老爸在麦子运到场里后,就赶紧找队长协商着啥时候能轮到用打麦机。打麦机像个大肚的河马,前面一张大嘴,可以把成捆的麦子擩(ru,插、塞)进去;肚子里面是个锥形的轮子,通过高速旋转把麦子打的碎碎的,从...

七零后张三,长于黄河南。祖居义马地,千秋是我乡。两京故道边,历史渊源长。自小家境苦,三间砖瓦房。兄妹两相依,父母持家忙。村办幼儿园,名唤育红班。饲养圈一角,桌凳家里搬。村西邻家女,授课在学堂。村东二狗子,一起把学上。同学名相似,学锋或国强。从无补习班,作业趁日光。饭后无所事,前后村乱闯。荧荧油灯下,慈母纳鞋帮。冬日炉火边,街坊闲话长。夏日晌午后,涧河戏水场。下午教室前,男孩排排站。手臂轻轻划,谁是...


老一辈人逐渐远去,没有人侍弄烟叶了。都是直接买烟抽。

老家地处豫西山地,每年小满至芒种期间,是麦收季节。80年代初分田到户之后,每年夏天都要参与收麦、打麦、点播玉米等各项农事劳动,从最开始帮忙提壶水,到逐渐的开始手持镰刀、麦叉参与劳动,也持续了10多年。80年代的农村学校,每年是放4个假期,在寒暑假之外,额外增加了麦收、秋收两个假期,每个假期持续两周。即是因为很多老师本身就是农民,属于农民中的知识分子,民办教师;也是因为农忙季节父母实在没有精力、时间...

大概是80年,大伯家开始养蜂。那时候我们家和大伯家在同一个院子里,大伯家住北面的上房,我们家在南面。蜂箱就放在大伯家屋檐下面,一左一右两个蜂箱,春暖花开的时候总看到蜜蜂当空飞舞,而我总是离得远远的,我怕被蜂蛰。听我妈说,有些人服毒(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个字),被蜜蜂蛰了和蚂蚁叮一口没区别;有些人就不行,会肿起来很大很大的包。我可能就是不服毒的体质,有一次我脸上被蜜蜂蛰了,一边的脸马上肿起来,眼睛只剩下...

好像是:打铁、撑船、磨豆腐。我们豫西山区没有撑船,说的是:打铁、放羊、磨豆腐打铁自不必说,全靠人两膀子力气;放羊式无论寒暑、刮风下雨都要到野地里去磨豆腐以前是人推石磨,真实累断了腰,后来都用机器了,没有那么辛苦。

小时候,我们家是开过豆腐作坊的。大概是80年代初,刚刚实行承包到户,农村释放了劳动力,我们家在计划做豆腐生意。不知道是谁提议的,也许是爷爷、也许是大伯,我们家劳力够多,大伯、老爸、三叔三个壮劳力,爷爷技术指导。就在那段时间先是在我家和大伯家共用的院子里修缮了一间屋子,里面盘了一个大灶,坐上一口大锅,然后去买了一台二手的一风吹(一种脱皮、粉碎粮食的机器,不知道学名叫啥,农村人都这样称呼,现在已经看不...

中央台的天气预报只报省会城市。在偏远的农村,大家都看不懂卫星云图啥的,中学生能够在地图上面找到家乡的大概位置,凭这个看天气预报也不准确。

家乡人的宗教信仰比较杂,绝大多数人信仰基督教,但也有很多其他信仰,村南山上的佛爷殿,宜阳县城的灵山寺庙都有不少信徒。也有一些小众化的信仰,比如信龙王爷的。大概是93年,家乡大旱,连续多月无雨,乡土公路上尘土有三寸厚,一脚踩下去深陷其中,行动间烟气缭绕,颇为壮观。当年的麦子几乎绝收,不说种一葫芦收两瓢,每亩收成不到往年的一半。我们从小接受党唯物主义教育的小伙子趁机和村子里信耶稣的婶婶大娘们说笑:你们...

儿时很少去亲戚家住,除了卅铺和史家沟,一个是舅家,一个是姑家。我们几个兄弟几乎都在史家沟住过,大姑家就在那里。北方缺水,而史家沟偏偏有两座水库和一条小河,无论是夏日玩水还是冬日溜冰,对于我们农村孩子来说,这里不啻是一个乐园。经常在夏日里,或者坐在大姑的自行车尾,或者和二哥一起步行,去到史家沟。大姑家大表哥大我们几岁,但他一直是我们几个兄弟的榜样:80年代中期,就考上了中专,那是脱离农门的最快捷路径...

家乡的村边,流淌着的是涧河,一条不出名的河。一路向东奔流到洛阳,注入洛河,再注入黄河。涧河的水流量不大,但也从没有干涸过,即使是非常干旱的年节,仍然保留着一定的流量,灌溉着河两岸的庄稼、菜园。涧河自西而东,到了村南的山脚下,拐了个弯,打着旋儿,沿着山势流淌。而在拐弯的地方,因为年常日久的对着山石冲刷,形成了一个口大而光滑的深沟,村邻们都称他为蒜臼底儿。过了蒜臼底向东水面开阔,河床底部以砂石为主,南...

我老家在河南豫西一个小县城,农村。 我父亲口中的三年自然灾害:所谓的自然灾害不存在,59年前后风调雨顺,只是人们忙着参加各种运动,没有时间去田里收获粮食,庄稼都烂在地里。 我们国家东西、南北都5000多公里,旱灾也好、水涝也好那一年都有,但都是局部影响,绝不可能全国上下各个省份都自然灾害,这一点自己动脑子想。 我们村子饿死人的事情,我父亲讲是有,但是多不多不好说。第一,我们农村信息闭塞,只知道本村...

[backcolor=rgb(255, 255, 255)] 有种说法,男孩子抽烟都是跟爸爸学的。我不记得我啥时候抽第一口烟的,但是绝对是学大人才有了第一口烟。 [backcolor=rgb(255, 255, 255)]我们村子烟叶不是主要经济作物,只有一些老年人收拾一些零碎地块儿,种些烟叶自己抽。老人们把烟叶一片片绑在门前的架子上,把烟叶晒得干脆干脆的,然后揉碎了装在自己的旱烟袋里。老人们在抽...

[backcolor=rgb(255, 255, 255)]四年级分到了四3班,班主任是李青云老师,她带了我两年,把我送进了初中。 [backcolor=rgb(255, 255, 255)]四年级的春天,我们三个班的老师要组织我们去春游,每年的春游其实都差不多,都是爬村子南面的山。这次三个班主任老师做了一次创新,她们自费凑钱买了不少糖果、文具之类的预先藏在我们要爬的山坡上,可能是石块下,也可能是...

[backcolor=rgb(255, 255, 255)]顶着一个竞赛获奖的光环,升入了三年级,这次班主任换成了张俊英老师。张老师是村东的,很巧的是要嫁到我们家西边的一户陈姓人家,并且很快就要结婚了。张老师眼睛很大,瞪起来很有威严,所以我们平时还是比较害怕的,但是我们几个小伙伴儿都暗暗下劲儿:等你结婚时我们一定要去闹洞房,看你出丑。 [backcolor=rgb(255, 255, 255)]我...

[backcolor=rgb(255, 255, 255)]小学一年级懵懵懂懂就过去了,迈入了二年级。我们学校每年都重新分班的,这次我进入了二1班,班主任是邵喜梅,同村的老师,嫁到了邻村下么村,但仍然每天回到我们村子学校教学。 [backcolor=rgb(255, 255, 255)]夏日有一天,邵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教育局组织了智力竞赛,给你报了名,明天去裴村学校参加考试。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

是的,每次考试前,校门两边同时处理的黑板报都会替换成这样一行标语

[backcolor=rgb(255, 255, 255)]前面说了很多没有逻辑的记忆,这次说说一年级的两件趣事。 [backcolor=rgb(255, 255, 255)]一年级的孩子都很小,农村的孩子又天性腼腆,上课的时候都是不敢作声,安静的听老师讲课。有个同学张XX(不说名字了,虽然我记得),个头不高坐在第一排,有一次可能下课玩的太开心,没有及时上厕所,上课后腹中难耐,又不敢举手请假,就在...

1、现阶段绝对实现不了共产主义。这个似乎没有什么争议。 2、现阶段集体劳动绝对创造不了大量财富。 不要拿个别现象当做普遍真理。比如南街村还在实行集体劳动、集体生产,但是作为一名河南人,不少同乡同学都说了一些内幕,为避免不和谐就不说了,有兴趣自行百度。 3、自私是天性,妄图通过教育就能人人公而忘私,是反人性的

[backcolor=rgb(255, 255, 255)]我们村子的学校以前是个庙,很大的一个院子,南北向三排房子,东西院墙也起了一些房子给老师们做办公室,宿舍。整个院子就是一个大大的“曰”字。我以插班生的身份开始了小学生涯。 [backcolor=rgb(255, 255, 255)]因为村子太大,所以很多同学以前也是不认识的。只有两个人住的离我家不远,一个是本队的张红民,一个是马远法。马远法...

[backcolor=rgb(255, 255, 255)]二月二,龙抬头,在中国的习俗里面这一天是要剃龙头的,当然各地还有其他习俗,比如吃烙饼(揭龙鳞),比如我们豫西山区吃盐水煮黄豆(扳龙牙),不过现在留下来的只有剃龙头了。村里有个理发店,但小孩子比较少去,因为农民赚钱不易,每次花几毛钱去理发也是一笔开支。小孩子头常常是自己的父辈找个理发器来搞定的。 [backcolor=rgb(255, 2...

[backcolor=rgb(255, 255, 255)]1981年,我8岁,是虚岁。本村学校招收年满8岁的儿童入学,但要求必须是上半年出生的,否则要等到下一年,我恰恰是下半年生日。去学校报名的时候,老妈再三交代:如果问你多大了,就说9岁…… [backcolor=rgb(255, 255, 255)]报名是在村东头的学校里面,学校的大门口摆了一排桌子,老师坐在后面,村里适龄的儿童都由家长带着...

不客观 完全是先列举显现,再主观分析的模式。

收管理费是一种有经济效益的行为,并且不会被拍砖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