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out
学士
会员 机友
129
文章
2565
回复
0
学术分
2019/06/01注册,1 天前活动
专栏
那些年……
主要是毛时代的那些事。也可以上下扩展几十年。
特殊的时代,特殊的地方,安全第一,尽量远离政治和其它敏感内容。

回来了。知道了。太危险了。太不容易了。也许,可以用别的方式,在别的地方,找到一个稳定一点的故园。

从吕氏春秋的8节气到淮南子的24节气,其实反应了农业在中国体制内地位的发展是有过程。8节气基本与农业无关,后增的节气则大多与农业有关。说明大一统后,政治重心的转移。


很多问题,只要跳出自己习惯的思维,站在对方立场设身处地,就特简单特明白。川普是美国的民选总统。他想连任,就要争取美国选民的支持。他的一切行为,都是以此为出发点的。如果他不这样,不仅要落选,而且他所在的政党首先就会反对他。所以,简单说,就是华为在市场上以及其它方面的强势让美国老百姓不满,所以川普必须干华为。当然,这个模型有点简单,因为牵扯方方面面的政治经济关系。比如美国工会历来反对中国企业,因为美国...

差评对消费者来说的确很重要。另一方面,差评对平台则有利有弊。差评会吓跑一部分消费者,也会吸引一部分消费者,就看哪部分消费者的消费金额更高带给平台的利润更高了。以中国消费者的逆来顺受看,我估计马云家真可能取消差评,而他家的买卖也会因此提升。

长的像我小姨。不算特别漂亮,但是挺有特点。

体制内官官相护,体制外草菅人命,这就是看完以后的基本印象。而且,这是制度性的,具体办事的换谁都差不太多。

这种不明不白的标准也罢。从实践看,基本就是乱打一气。其实,有一个更简单而且可操作的标准,就是测一下智商。那些可以去台湾就留下来的,那些在海外并不是混不下去而巴巴赶回来的,那些响应伟大领袖号召被引蛇出洞的,明明就是因为智商不足而被打成右派。所以这个标准简单可操作。

好吧,不谈政治,就谈文学。《艳阳天》的文学价值如何?按照20世纪的主流观点,文学价值首先体现在文字艺术的价值,其次是文学史上的价值,最后是认识价值。在这三方面,《艳阳天》显然都不太行,即使在解放后的作品里。按照两结合的观点,《艳阳天》的独创性也是有限的,例如不如《暴风骤雨》,不如《李双双》,甚至不如《创业史》。

看来,标题要改成:那些年的点穴。

说到与外人拼房的不安全,就想到那个在旅社挨个用斧子砍的杀人犯。现在想还真后怕,因为那时免不了的。可惜当时不知道,那时有什么危险都是掩盖。

对于天下乌鸦一般黑论,我总是对之以煤球元宵理论:煤球上也有白点,元宵上也有黑点,但是煤球元宵毕竟不同,其中的重点是要量化。

细皮嫩肉。豌豆公主。其实我觉得是基本的动手能力。我小学开始用搓衣板,那时候手应该更嫩,但是我不记得洗搓衣板手破过。

嗯,有这个可能。另外,气功肯定是催眠。

这些天做了很多家务活,倒垃圾、剪树枝、mow草坪.......倒垃圾用的是从商场买的专用纸袋,剪树枝用的是专用剪子,mow草坪用的当然是mower。这些和当年的家务活都很不一样。那些年干的家务活,从小时候说吧,最早应该是洗衣服和做饭。洗衣服是用搓衣板,妈妈给规定了次数:用肥皂或洗衣粉的时候是20次,用清水时是30次,还有抖水时是20次,等等。小孩一般不愿意干这种纯粹重复的事儿,所以规定次数肯定是必...

根据发展心理学,幼儿园还处于pre-operation阶段,和小学初中有本质区别,因为差了一个阶段。一万小时定律,针对的是formal operation阶段。对pre-operation阶段的大部分项目不适用,对concrete阶段适用于没有研究,不敢乱说。贵公子10岁,是在concrete阶段,乒乓球超过业余大人是没问题的。事实上球类运动都是这样。犬子小几岁,天天在家和我打乒乓球,目前看要超过...

肯定有好的。任何领域里,相对来说都是有好有坏。比如,幼儿园小朋友里也有画画好的。只不过,小朋友画得再好,估计也不如大人里面的业余水平。

推拿可以治愈新冠?我尽量往好里想,我想这可能是满不懂的附会,我不想说这是骗子借机行骗。

呵呵。真的假的都不敢。顶多就是了解一些中医内幕,系统的理论很少,实践则等于零。

那些年的中医,其实不是真正的中医,而只是被改良的中医,或者如某些人所说,是伪中医。中医学院的内科外科都要从人体解剖学起,和西医真的没什么区别。那么,被藏起来的真正的中医是啥样呢?这个说起来话长了。说个简单的吧。说说无论是中医理论还是中医史都绕不过去的大神医:孙思邈。下面是偶然看到的一段内容,copy如下:孙思邈认为,中医治疗有五法:汤药、针灸、咒禁、符印、引导。咒禁就是咒语。孙思邈对禁咒的看法是:...

想起来钱钟书的那句话:科学老了便不值钱。如果认为历史离科学不远,那么历史领域里也是这样。所以如果古史辨真的落后了,那就说明历史学进不了。但起码在中国可能不是这样。而且,古史辨本身也是青史留名的。没有古史辨,历史就还是古代那些人云亦云一锅粥。而且,在史学界,大部分有成就的学者都或多或少是受益于古史辨的。如果不是有政治的干扰,古史辨的继承发展会更好的。

不是这个专业的,所以这个是真是假不做判断。问题是,就算是真的,在科技领域,就像钱钟书在《围城》里说的,老了便不值钱。不知道是不是楼文的逻辑导致了光刻机落后的原因之一。另外,文革中批造不如买买不如租,也是一种不懂科技不懂经济的外行逻辑。基础不好非要上,成本高效率低;基础好了再上,成本低效率高。而且买了租了就可以山寨模仿。其实两弹一星哪个不是山寨模仿的?

问于申叔时,叔时曰:“教之春秋,而为之耸善而抑恶焉,以戒劝其心;教之世,而为之昭明德而废幽昏焉,以休惧其动。司马迁手上有“世”这类材料。夏朝存在是肯定的。要知道,司马迁是太史令。出现现在的情况,主要在于焚书坑儒。而春秋战国时代的士大夫是能够读到真正的史书的。看不太懂。怎么知道司马迁有这类材料?是因为前人提到有,还是因为他是太史令?但从逻辑来说,这两个理由仅仅能否定所谓世不是根本不存在,而不能确定某...

古史辩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超出了历史的范畴,毕竟其方法论还是先进的。比如神话学里很多学者也怀疑中国古代那些散装神话之所以散装就是因为它们都是不同的文人自己编的。起码,没有说唱艺人把真的神话串联起来,这活只能留给文人。而文人编故事的能力其实比艺人强太多了。比如司马迁就是个编故事的高手。

三国演义有点文言。西游记水浒是纯白话。话说中国古代的文言白话就是不同的方言,和现代汉语则是两种语言。

只看过《史记》。小学五年级左右看的。十卷本的,忘了是不是中华书局的了。我是二年级西游记,三年级水浒,四年级三国演义。到了五年级,红楼梦不让看,就只好看《史记》了。记得还做了笔记。当然,肯定没有读完,但好像读了大部分本纪列传。话说,二十四史虽然貌似基本,但通读其实必要性不大,起码不如先读现代人写的靠谱的历史书。比如现在在研究晋国史,有些地方像大家都知道的赵氏孤儿,史记包括不同的注说得都不一样。所以所...

当然是天朝的领导更伟大。因为他们随便花多少钱都行,外国领导花钱多了就有反对党在议会里痛斥。

三笑也是我的最爱之一。陈思思是我心目中的华人第一美女。抢新郎没印象。喜欢的另一部香港电影是三凤求凰,可惜一直找不到。

总结一下,对于民族主义民粹,不理他们就是。人家自愿吃着白菜站在肉食者立场上替肉食者操心,旁人有什么必要提醒他呢?何况人在糊涂的时候一定是不知好歹的。只是,这是一个近距离观察咱们看不到的右派法西斯的机会,不可错过。在日本近距离看右派黑社会不知道是否有危险,但起码日本的物价挺贵的。在这儿一分钱不花就看了,还基本上没啥危险。

北韩是金家几个胖子压榨全体饥寒交迫的老百姓。日本是富裕的民主社会。二者有啥可比的?当然,日本右派和黑社会都是典型的民族主义者。而且,日本的民族主义是中国民族主义的祖师爷。中国的《中国可以说不》就是抄袭日本右派的《日本可以说不》,这是板上钉钉的证据。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或举报"}}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