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out
学士
会员 机友
128
文章
2547
回复
0
学术分
2019/06/01注册,20 小时前活动
专栏
那些年……
主要是毛时代的那些事。也可以上下扩展几十年。
那些年的中医,其实不是真正的中医,而只是被改良的中医,或者如某些人所说,是伪中医。中医学院的内科外科都要从人体解剖学起,和西医真的没什么区别。那么,被藏起来的真正的中医是啥样呢?这个说起来话长了。说个简单的吧。说说无论是中医理论还是中医史都绕不过去的大神医:孙思邈。下面是偶然看到的一段内容,copy如下:孙思邈认为,中医治疗有五法:汤药、针灸、咒禁、符印、引导。咒禁就是咒语。孙思邈对禁咒的看法是:...

想起来钱钟书的那句话:科学老了便不值钱。如果认为历史离科学不远,那么历史领域里也是这样。所以如果古史辨真的落后了,那就说明历史学进不了。但起码在中国可能不是这样。而且,古史辨本身也是青史留名的。没有古史辨,历史就还是古代那些人云亦云一锅粥。而且,在史学界,大部分有成就的学者都或多或少是受益于古史辨的。如果不是有政治的干扰,古史辨的继承发展会更好的。

不是这个专业的,所以这个是真是假不做判断。问题是,就算是真的,在科技领域,就像钱钟书在《围城》里说的,老了便不值钱。不知道是不是楼文的逻辑导致了光刻机落后的原因之一。另外,文革中批造不如买买不如租,也是一种不懂科技不懂经济的外行逻辑。基础不好非要上,成本高效率低;基础好了再上,成本低效率高。而且买了租了就可以山寨模仿。其实两弹一星哪个不是山寨模仿的?


问于申叔时,叔时曰:“教之春秋,而为之耸善而抑恶焉,以戒劝其心;教之世,而为之昭明德而废幽昏焉,以休惧其动。司马迁手上有“世”这类材料。夏朝存在是肯定的。要知道,司马迁是太史令。出现现在的情况,主要在于焚书坑儒。而春秋战国时代的士大夫是能够读到真正的史书的。看不太懂。怎么知道司马迁有这类材料?是因为前人提到有,还是因为他是太史令?但从逻辑来说,这两个理由仅仅能否定所谓世不是根本不存在,而不能确定某...

古史辩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超出了历史的范畴,毕竟其方法论还是先进的。比如神话学里很多学者也怀疑中国古代那些散装神话之所以散装就是因为它们都是不同的文人自己编的。起码,没有说唱艺人把真的神话串联起来,这活只能留给文人。而文人编故事的能力其实比艺人强太多了。比如司马迁就是个编故事的高手。

三国演义有点文言。西游记水浒是纯白话。话说中国古代的文言白话就是不同的方言,和现代汉语则是两种语言。

只看过《史记》。小学五年级左右看的。十卷本的,忘了是不是中华书局的了。我是二年级西游记,三年级水浒,四年级三国演义。到了五年级,红楼梦不让看,就只好看《史记》了。记得还做了笔记。当然,肯定没有读完,但好像读了大部分本纪列传。话说,二十四史虽然貌似基本,但通读其实必要性不大,起码不如先读现代人写的靠谱的历史书。比如现在在研究晋国史,有些地方像大家都知道的赵氏孤儿,史记包括不同的注说得都不一样。所以所...

当然是天朝的领导更伟大。因为他们随便花多少钱都行,外国领导花钱多了就有反对党在议会里痛斥。

三笑也是我的最爱之一。陈思思是我心目中的华人第一美女。抢新郎没印象。喜欢的另一部香港电影是三凤求凰,可惜一直找不到。

总结一下,对于民族主义民粹,不理他们就是。人家自愿吃着白菜站在肉食者立场上替肉食者操心,旁人有什么必要提醒他呢?何况人在糊涂的时候一定是不知好歹的。只是,这是一个近距离观察咱们看不到的右派法西斯的机会,不可错过。在日本近距离看右派黑社会不知道是否有危险,但起码日本的物价挺贵的。在这儿一分钱不花就看了,还基本上没啥危险。

北韩是金家几个胖子压榨全体饥寒交迫的老百姓。日本是富裕的民主社会。二者有啥可比的?当然,日本右派和黑社会都是典型的民族主义者。而且,日本的民族主义是中国民族主义的祖师爷。中国的《中国可以说不》就是抄袭日本右派的《日本可以说不》,这是板上钉钉的证据。

民族主义应该如何可能是太开放的问题。就实际而言,民族主义者好像主要有2种,一种是自己或自己同情的弱小民族被欺负而激发的感情,例如肖邦;另一种是流氓打群架的那种感情,他们或者利用团伙欺负别人,或者依仗团伙给自己的阴暗心理仗胆,例如希特勒。所以,民族主义者,要么肖邦,要么希特勒。

非常不理解有些人吃着白菜却替肉食者操心的派头。小米不是更便宜吗?苹果不是品质更好吗?华为是任正非的,你作为粉丝就会有股票吗?当然,股东和利益相关者是天经地义的。

如果是蒙元或北韩统治中国,自由主义者就是民族主义者,就像肖邦。反过来,如果是中国或美国去解放北韩,金三胖召集起来的民族主义者就是反自由主义者甚至反人类,就像希特勒。

所谓八纲辨证,君臣佐使,要我看不过是金庸式的通俗艺术想象,也许可以自圆其说,但也不过是玄学,和实际没啥关系。所以,可能抄药方还真是终南捷径。

应该是文革后期吧,大人腻烦,小孩逆反,这些儿歌才可能存在。另外,很多小孩不喜欢学校,包括我们家小宝宝,所以才有这个: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学校,校长不知道,一拉线快逃跑,轰隆一声学校炸没了!这些儿歌,从某种角度看还真是精炼,是小孩们集体智慧的结晶。

小学二三四年级分别读了西游记水浒三国演义,所以讲故事还是一套一套的。自编的主要是抓特务的。受我影响,周围的小伙伴也自编故事。印象最深的是这个:有个台湾特务,划着小船,先到上海,一看解放军太多,又划到广州,又看不行,又划到天津。虽然可笑,但想想这位的地理其实不错,因为这几个地方还真是沿海城市,毕竟他没说划到沈阳。

好像东方红一号还真的经过了海南。为此还调整了轨道。

嗯,是的,那个小称很有意思。不说还忘了。

多谢关注。聊天而已。当然,能具体指出文字的毛病更欢迎。

抓药似乎是中医专门的说法。这里不讨论中医如何,只聊聊抓药。小时候,大部分人都多少信点中医。因为那年头大家都信报纸上说的,更信伟大领袖说的。报纸上一直支持中医,起码到了文革时期是这样。伟大领袖则说中医是个大宝库。所以家里父母也经常看中医,看中医就要抓药。中医抓药,基本有两种:一种是从医院直接抓,另一种是在药店抓。家里都是公费医疗,连小孩都是统筹,所以自然多是直接在医院抓。去药店的情况很少,回忆起来,...

个案不好说。各种因素,安慰剂心理作用,自愈,都不好说。要说个案,说说我自己的。我因为是当老师,职业病慢性喉炎。我认识一位中医大家,给了我一个梅兰芳用的方子。于是去北京中医医院抓药试试。我也懒得让那些大夫看,直接说就用我自己的方子。大夫怀疑的问,你自己的方子行吗?我说是梅兰芳用的。这下子炸窝了。那么大的中医医院,恨不得整个医院的中医大夫都来抄我的方子,抄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药方才回到我手里。那药方最奇的...

家宴——家里的晚饭而已。鱼嘴唇是比较便宜的食材,起码比三文鱼便宜。

没看过抖音。不过,反对任何封杀和叫嚣。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口口声声说救救孩子的,99%都是企图按自己的想法给孩子洗脑的,真要让他们得逞了孩子就真没救了。

当然,准确来说看的不是卫星。看的是什么最后再说,先姑且还说是卫星东方红一号。好像是1970年吧?也忘了是在哪儿看的了,按年头估计是在一个不大的操场,具体细节更忘了。只记得是通知每家每户都要去看,因为那年头连重要广播也是必须都要收听的。不过,集体去操场也还是罕见的。印象中另一次是全体灭蚊喷药。具体看到了什么也没印象了。其实看没看到也记不清楚了。当时操场上人很多,大家都仰头看天。好像有几次有人说来了来...

有口诀就可以。口诀估计有。不过,珠算肯定是过眼云烟了。现在好像还想利用它骗人赚钱,说什么开发智力,又是收智商税的。回想当年,大概是在小学四年级学的珠算。这东西就是死记硬背和加小心,从小就烦死记硬背,所以学得一般。

中医传承不好是肯定的。门派林立,关起门来传男不传女,等等。没有研究中医史,说不好这是不是中医发展停滞的主要原因。不过,其实所有传统医学都是如此,甚至所有传统学术也都是如此。像儒学几千年来一直是体制内的显学,发展得就好吗?

以前在黑龙江吃过一次,算是当地特色。没什么感觉。以后再没吃过。吃的东西里,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鸽松的菜。松是不是这个字不敢肯定。是在北京的凯莱吃的。吃法有点类似北京烤鸭,只不过不是用饼包肉,而是用生菜。剩下无论什么山珍海味都忘了,只记得昨晚的鱼嘴唇,估计也就记到后天。

社会主义?苏联那种还是北欧那种?总不会是北韩那种吧?要说北欧社会主义,那也是不同人群压力下的妥协,妥协肯定是全社会的最佳选择。但问题是每个人群要有可能表达自己的意见和意志。像北韩只有金家算人,像苏联的领导阶级高高在上,恐怕都不是老百姓的天堂吧?也肯定不是马克思所希望的。

peer pressure没问题,也的确应该考虑。问题是你如何确定本案是peer pressure呢?或者您如何确定peer pressure对本案的影响程度呢?因为肯定不是所有的不承认都是peer pressure或都是很大影响啊。除非您有两个数据,一个是对刘三姐电影的匿名调查,一个是公开调查,二者差距很大。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