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蠹
高中
会员 机友 笔友
68
文章
101
回复
0
学术分

生逢原子爆炸际,幸遇改革开放时。 不意风云变幻剧,冷观酒醉与金迷。 莫道遍地繁华任我行,行尸走肉亦娉婷。 看他建高楼, 笑他楼塌了。 世间大事谁参透,东邪西毒皆臭肉。 花甲一轮转将近,坐观众生大宇宙。

2019/10/30注册,1 小时前活动
专栏
过眼烟云
是对过去碎片似的记录, 或是伤痕,或是梦魇,或是戏谑,力求有趣、入心。
    那年(2010年)儿子去烟台读中医了,8月19日与他去过一次烟台,之前已经从网上查了好久,但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山东中医药原先在烟台的莱阳,但从上年起学校开始陆续搬往新校.新校坐落在烟台牟平区养马岛附近.那天天气并不好,有些阴阴的,我拿了一本《李商隐评传》以便路上打发时间。一路的详情不再赘述,那天到了牟平后,公交车很少有到高等医专的,15点半以后才到达学校。学校周围有些荒凉,新修的柏油路少...

    那年(2010年)儿子去烟台读中医了,8月19日与他去过一次烟台,之前已经从网上查了好久,但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山东中医药原先在烟台的莱阳,但从上年起学校开始陆续搬往新校.新校坐落在烟台牟平区养马岛附近.那天天气并不好,有些阴阴的,我拿了一本《李商隐评传》以便路上打发时间。一路的详情不再赘述,那天到了牟平后,公交车很少有到高等医专的,15点半以后才到达学校。学校周围有些荒凉,新修的柏油路少...

    那年儿子去烟台读中医了,8月19日与他去过一次烟台,之前已经从网上查了好久,但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山东中医药原先在烟台的莱阳,但从去年起学校开始陆续搬往新校.新校坐落在烟台牟平区养马岛附近.那天天气并不好,有些阴阴的,我拿了一本《李商隐评传》以便路上打发时间。一路的详情不再赘述,那天到了牟平后,公交车很少有到高等医专的,15点半以后才到达学校。学校周围有些荒凉,新修的柏油路少有车走,学校就...


    北欧的大地上覆盖着雪   寒冷       马车上载着  会讲童话的安徒生    他的童话   小时我读过几篇     《皇帝的新衣》我最喜欢          故事中的人物都很可爱     我常常为那皇帝感到悲哀     满朝的大臣怕自己愚蠢     皇帝也不甘心被臣下说成傻呆          只有骗子们得意洋洋     煞有介事的前忙后忙     纺布机子昼夜不停     急着要为皇...

的见,感激不尽。

我就站在十字街头看一辆辆汽车驰过和平时一样,有时想,它们要去哪个地方什么时候他们会相撞我知道速度是一种能量每个人都想最快的到达远方从那里再创造一个新的故事让爱情为自己增加新的活力快快地来,快快地去在有限的时间里为人生增密今夜北京,明朝巴黎亚洲面孔,西方身体速度催生激情让我们感觉自己很了不起人间才一日,仙界已百年把千年的生活在一年里过完然后呢,去学佛陀吧创造一种宗教让自己永生或者,学学本•拉登让世界...

捡拾几片落叶让死亡随水漂泊一直飘到我几十年前的故村梦里邻居老张忽然来访他神秘挤开了庭院的大门悄悄地告诉了我一个可怕的消息政府要组织象棋比赛输掉的要去柬埔寨谁也不能耍赖苍穹没有一点星光只有深深浅浅的黑影在晃动在黑暗里我听到了母亲长长的叹息看到了父亲默默吸烟的火星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锣的声音有人正在喊着我的的名字可我真的不会下棋只像热锅上的蚂蚁狗在看不见的地方吠叫远处郑二奶奶正迤逦地走来我忽然想起她已经死...

从明天起,为每一个人祝福许愿、祈祷、背负十字从明天起,关心身边的人与事我有一笔财富,愿与你分享,不计嫌隙从明天起,倾听每一个人的抱怨分享他们的故事那故事告诉我的我将告诉你给所有的迷路者一杯醍醐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将心魔祛除愿你有一颗智慧的头颅愿你找到光明的前途从明天起,我愿为每一个人祝福

半夜,传来醉酒者痛苦而粗砺的的呕吐声呕------------也!呕-------------也!从街巷的深处传来,挣扎着,沉重而难过寂静的世界,没有任何喧嚣这是孤独的醉酒者的歌唱呕-----------------也!来自内蒙的上尉告诉我他的老婆把他母亲砌到山洞里了他把她推到山崖下面了“我快要死了”他告诉我公安局的警车正驶过山坡这是暮春的一个深夜这是一个噩梦,可比现实还真实只是那个醉酒者的声音已...

今天是高考日,天气出奇的好,早晨甚至凉爽到有点冷。今年的高考监考,我成了打酱油的,做着所谓的“保卫”工作,也没什么事,自由而散漫。我于是裤兜里揣了孙犁的《芸斋小说》来打发时间。从这里我读到了真正的孙犁,读到了红色中国的黑色的历史,读到了人性的堕落。每篇小说篇幅虽小,其深刻处却远超《聊斋志异》,这才是具有中国风味的大作呀。我不禁有睥睨诽那些所谓魔幻、先锋之类的作品了。11点半学生考完后,在回家的路上...

信仰无端变屠刀,刀光闪处灵肉消。无辜尸体处处是,暴虐狂徒竞喧嚣。不忍闻听悲惨语,更伤冷酷良心抛。极端祸害千万年,正义何时把魂招!

曾经也是新一辈,二十年后何须会。世间冷暖已尝得,岁月蹉跎几多味。今日再听新一辈,怦然心动竟盈泪。已知往事难回首,却闻牧歌图一醉。

夜来雪纷纷,预报终成真。本惧新冠厉,更忧寒气森。忽闻傅聪殁,顿忆家书温。何处是归宿,飘蓬叹无根。

咏鲁迅狂人日记开纪元,矛头直指欺与瞒。檄文刺世如匕首,风雨如晦心如磐。只恨铁屋坚且固,横眉留下决绝言。游魂若知身后事,当幸短寿披光环。咏郭沫若横空出世惊群伦,女神狂飙卷残云。走笔猖狂吞日月,拓荒甲骨青史存。才子流氓一时评,得风得月风流人。惜无傲骨唯趋附,跳梁小丑一弄臣。咏茅盾执掌月报做中坚,小说细流汇巨川。曾逐红潮红潮退,无意创作却开山。子夜漫漫何由彻,大作频频不終篇。进退失据終矛盾,留有余泽仍不...

屈原屈子抱石沉汨罗,清波微漾没高洁。天问声声穷宇宙,却为文人开先河。司马迁奇气穿云太史公,蚕房含垢恨无声。吐纳风云天变色,无韵离骚万世惊。陶渊明混迹官场总难成,折腰侍人更不能。五棵柳前得悠哉,田园从此有诗情。李白仗剑走笔写华篇,豪气充溢山水间。天马行空谁比得,空前绝后唯诗仙。杜甫半生飘零一衰翁,巨笔写尽民间声。家国多少辛酸事,都在笔底风云中。韩愈凡物不平则有鸣,敢为人师逆俗行。批鳞直指佞佛骨,千载...

蛛网暗结尘何多,老屋长睡手推车。母去父老无人顾,睹尔顿觉泪婆娑。轻轻拂掉车上网,悄悄私语对卿说。独轮双辕母驾起,兄妹随娘走坎坷。泥泞陷轮车难进,挺腰弓背不敢歇。年年爬山忙稼穑,岁岁收获运下坡。毒日炙田咽如釜,倾盆大雨任滂沱。茫茫天地何所在,一老两小一推车。横过小桥水流疾,回头只见河泛波。手推车呀手推车,思尔念尔泪何多。思尔推麦磨成面,念尔坐车吃窝窝。夜深母推儿看病,岁寒随父推煤坷。漫漫白雪风凛冽,...

背部恶痈长且久,寿过十载犹存留。夏日暑蒸汗涔涔,浓浓臭味和身走。心中苦楚无处诉,从此烦恼伴春秋。犹记当年六月天,赤膊挥锹干得欢。不知何日背隆起,摸去生硬赛卵圆。忧心忡忡日连日,更惧癌肿命不存。老母屡催快就医,讳疾忌医装不闻。按摸肿块暗祈祷,只求上帝把命保。又有八年缠绵久,痈破脓流背上跑。无奈就医心忐忑,原是粉瘤顿释怀。村医嫌臭不给治,老母出手将毒排。用力挤压血淋漓,恶囊包裹白稻米。奇臭无比母不顾,...

突然有一天,你跟我说再见。寒秋天气凉,树上响鸣蝉。你离我那么近,却觉得那样远。花前月下影,山盟海誓言。一旦生别离,千万不复全。突然有一天,你跟我说再见。就如秋风至,更像月儿残。紧握你的手,欲语却无言。热泪如串珠,一串接一串。一去云水遥,相隔几重天。突然有一天,你跟我说再见。相见已不易,离别更是难。自古伤别离,临秋情何堪。今宵君何在,扁舟掩云烟。形影两相吊,孤灯伴无眠。

常忆儿时树,未明喧鸟音。嘈杂入吾耳,催我辨晨昏。抬眼观群鸟,翻飞舞缤纷。大鸟入云去,小鸟紧随跟。林幽鸟语壮,喳喳乱吾心。又闻老鸟语,更见雏鸟身。噙食归飞早,举家共温馨。观罢生感慨,人鸟孰与亲?

到处是人流和车流霓虹灯在闪烁空气里震荡着不是音乐的音乐我看到每一张面孔都陌生而狰狞我不由地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城市里没有完整的故事只有一些毫无联系的片段我的歌吟也常被无理由地打断到处都矗立着方形的巨盒人们就在这相似的空间里呆着没有风景连阴影也显得很不规则夜里两点钟,这城市一片死寂我坐在楼顶,用望远镜打量这夜里的一切我希望能寻找到一个生动的故事城市告诉我如何将空间切割却同时也切割了我所有的生活于是我看到...

母亲外出时,我总是紧紧地抓住她的衣角随她走街串巷,踉踉跄跄地跟着小跑大千世界仿佛是万花筒有很多新鲜事让我观瞧总要走很长时间,才能到达镇上的集市来往的路上,母亲不停地与人说笑偶尔还与男人们打情骂俏那时我非常非常的矮小在人的海洋中,只看到挤来挤去的腿和挪来挪去的脚那时我紧紧地牵着母亲的衣角就像一只小船在汪洋中飘摇也有抓得不紧的时候找不到母亲,我于是大声哭嚎顺着声音 母亲来到我的身边紧紧地把我抱起,对着...

积聚着积聚着火山终于爆发烧掉了城市的红砖碧瓦毁灭了人间的如烟繁华正义在烈火中自焚邪恶在燃烧中升华历经百年的静寂万物重新开始萌芽原野开满了百花鸟儿们嘁嘁喳喳生命如此繁华死亡却如此肃杀月亮依旧升起太阳依旧落下善恶相生相伴生死咫尺天涯

天气预报陡然增加了暴雨到来的悬念也无端地增加了我对暴雨到来的期盼可它又一次次地让人失望齐国这片土地仿佛被施了魔咒赤地千里总与暴雨无缘暴雨到来的预言最终变成了谎言天气预报陡然减少了暴雨到来的悬念它明确地告诉了你未来是晴天还是阴天大自然从此变得不再神秘就像美女入怀就不再感觉其新鲜昨天我晚上我又呆呆地坐在电视机旁木木地看着那张早已看厌了的女预报员的脸天气预报如今已经让我们变得更加简单让我们不再为将来的莫...

亲爱的/我想走过去/那边并不遥远只是有些冷/不知从哪里吹来的严寒听说那边没有云朵/也没九月的秋蝉但是我想走过去/我现在什么都不管已经厌倦了身边的世界/再也受不了熬煎鸟儿蝴蝶不再生动/花儿也不再鲜艳那天我独自一人上了山/暂时离开了人间黑夜里我忍受着恐惧的啮噬/坐在山巅遥远的地方有灯光摇曳/天上星光点点忽然我想走过去/亲爱的/那边并不遥远已经有多少人守候在那边/仿佛就在眼前那个夜里/离得最近/我听到了...

萧萧冷雨斜敲窗,飒飒秋声奏清商。促织一夜声声紧,薄被一袭阵阵凉。

耶稣的诞生万千孩子却遭了殃希律王患了失心狂天下的父母好不恓惶世界虽大竟然无处匿藏东方的晋国也上演了同样的电影千万个婴孩来做赵氏孤儿的背景没有天日的的苍茫干瘪的荒原上的风我听到了羔羊的叫声两千年的时间长河无法穿越的长夜我依旧看到父母在寒风中抖瑟相同的故事还在不停地重播希律们的权杖还在狂挥不歇违拗王命的必须阉割已经孕育的必被夭折冥河中的水已经凝滞不流狂风也吹不起一丁点血波

消逝了的井台一种绝迹了的生态只有在梦中我偶尔还能在井边徘徊犹记夜里斑驳的树影随着轻风在月下摇摆风儿送来虫吟与蝉鸣一同谱写夜的精彩湿泥在脚丫间跳跃泥巴掷向那边的小孩我们都是肮脏的人儿心中却没有一点尘埃请脱下你文明的鞋子也不要任何丝缕的遮盖只需深深地呼吸那童真的气息幸福的感觉就会奔涌而来

面对着渐渐沉入地下的落日我不由地缓缓地舒了一口长气就在刚才它还将我烤炙地几乎窒息就是这轮西坠的落日当年夸父曾追得它无处逃匿英雄终于没有追得上时间他咽如焦釜轰然倒地扔出的手杖变成了一片桃林壮烈的悲剧带给我们无穷的启示就是这一轮落日他曾经肆无忌惮地把天下苍生烤炙无数的人们不停地为它加柴直到爆发那场灭绝人性的瘟疫行过中天的这轮落日如今正在落向西边的天际星辰已经缀满那边的夜空月亮也正在目送海上的白帆远去你...

穿越你的身体我站在了黎明的前面清晨的冷气让我想重回黑暗那微微的白光已将过去抹煞我怀疑昨天夜里发生的荒诞心中却有一种难舍的依恋酽酽的茶饮醇醇的酒香还有你青春的粉面觥筹交错中的狂狼的的笑靥也仿佛正在走远你的身体正在燃烧起熊熊的烈焰衣饰丢在了一边这时候的歌声就像做爱时的叫喊释放发泄得非常自然青春在这一刻走向高点到处是晃动的影子身体与身体在不断地纠缠无限的能量要借助那神秘的药丸来完成不受任何约束的狂欢不分...

申请分享64yongheng64@163.com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