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蠹
高中
会员 机友 笔友
52
文章
100
回复
0
学术分

生逢原子爆炸际,幸遇改革开放时。 不意风云变幻剧,冷观酒醉与金迷。 莫道遍地繁华任我行,行尸走肉亦娉婷。 看他建高楼, 笑他楼塌了。 世间大事谁参透,东邪西毒皆臭肉。 花甲一轮转将近,坐观众生大宇宙。

2019/10/30注册,3 小时前活动
专栏
过眼烟云
是对过去碎片似的记录, 或是伤痕,或是梦魇,或是戏谑,力求有趣、入心。
突然有一天,你跟我说再见。寒秋天气凉,树上响鸣蝉。你离我那么近,却觉得那样远。花前月下影,山盟海誓言。一旦生别离,千万不复全。突然有一天,你跟我说再见。就如秋风至,更像月儿残。紧握你的手,欲语却无言。热泪如串珠,一串接一串。一去云水遥,相隔几重天。突然有一天,你跟我说再见。相见已不易,离别更是难。自古伤别离,临秋情何堪。今宵君何在,扁舟掩云烟。形影两相吊,孤灯伴无眠。

常忆儿时树,未明喧鸟音。嘈杂入吾耳,催我辨晨昏。抬眼观群鸟,翻飞舞缤纷。大鸟入云去,小鸟紧随跟。林幽鸟语壮,喳喳乱吾心。又闻老鸟语,更见雏鸟身。噙食归飞早,举家共温馨。观罢生感慨,人鸟孰与亲?

到处是人流和车流霓虹灯在闪烁空气里震荡着不是音乐的音乐我看到每一张面孔都陌生而狰狞我不由地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城市里没有完整的故事只有一些毫无联系的片段我的歌吟也常被无理由地打断到处都矗立着方形的巨盒人们就在这相似的空间里呆着没有风景连阴影也显得很不规则夜里两点钟,这城市一片死寂我坐在楼顶,用望远镜打量这夜里的一切我希望能寻找到一个生动的故事城市告诉我如何将空间切割却同时也切割了我所有的生活于是我看到...


母亲外出时,我总是紧紧地抓住她的衣角随她走街串巷,踉踉跄跄地跟着小跑大千世界仿佛是万花筒有很多新鲜事让我观瞧总要走很长时间,才能到达镇上的集市来往的路上,母亲不停地与人说笑偶尔还与男人们打情骂俏那时我非常非常的矮小在人的海洋中,只看到挤来挤去的腿和挪来挪去的脚那时我紧紧地牵着母亲的衣角就像一只小船在汪洋中飘摇也有抓得不紧的时候找不到母亲,我于是大声哭嚎顺着声音 母亲来到我的身边紧紧地把我抱起,对着...

积聚着积聚着火山终于爆发烧掉了城市的红砖碧瓦毁灭了人间的如烟繁华正义在烈火中自焚邪恶在燃烧中升华历经百年的静寂万物重新开始萌芽原野开满了百花鸟儿们嘁嘁喳喳生命如此繁华死亡却如此肃杀月亮依旧升起太阳依旧落下善恶相生相伴生死咫尺天涯

天气预报陡然增加了暴雨到来的悬念也无端地增加了我对暴雨到来的期盼可它又一次次地让人失望齐国这片土地仿佛被施了魔咒赤地千里总与暴雨无缘暴雨到来的预言最终变成了谎言天气预报陡然减少了暴雨到来的悬念它明确地告诉了你未来是晴天还是阴天大自然从此变得不再神秘就像美女入怀就不再感觉其新鲜昨天我晚上我又呆呆地坐在电视机旁木木地看着那张早已看厌了的女预报员的脸天气预报如今已经让我们变得更加简单让我们不再为将来的莫...

亲爱的/我想走过去/那边并不遥远只是有些冷/不知从哪里吹来的严寒听说那边没有云朵/也没九月的秋蝉但是我想走过去/我现在什么都不管已经厌倦了身边的世界/再也受不了熬煎鸟儿蝴蝶不再生动/花儿也不再鲜艳那天我独自一人上了山/暂时离开了人间黑夜里我忍受着恐惧的啮噬/坐在山巅遥远的地方有灯光摇曳/天上星光点点忽然我想走过去/亲爱的/那边并不遥远已经有多少人守候在那边/仿佛就在眼前那个夜里/离得最近/我听到了...

萧萧冷雨斜敲窗,飒飒秋声奏清商。促织一夜声声紧,薄被一袭阵阵凉。

耶稣的诞生万千孩子却遭了殃希律王患了失心狂天下的父母好不恓惶世界虽大竟然无处匿藏东方的晋国也上演了同样的电影千万个婴孩来做赵氏孤儿的背景没有天日的的苍茫干瘪的荒原上的风我听到了羔羊的叫声两千年的时间长河无法穿越的长夜我依旧看到父母在寒风中抖瑟相同的故事还在不停地重播希律们的权杖还在狂挥不歇违拗王命的必须阉割已经孕育的必被夭折冥河中的水已经凝滞不流狂风也吹不起一丁点血波

消逝了的井台一种绝迹了的生态只有在梦中我偶尔还能在井边徘徊犹记夜里斑驳的树影随着轻风在月下摇摆风儿送来虫吟与蝉鸣一同谱写夜的精彩湿泥在脚丫间跳跃泥巴掷向那边的小孩我们都是肮脏的人儿心中却没有一点尘埃请脱下你文明的鞋子也不要任何丝缕的遮盖只需深深地呼吸那童真的气息幸福的感觉就会奔涌而来

面对着渐渐沉入地下的落日我不由地缓缓地舒了一口长气就在刚才它还将我烤炙地几乎窒息就是这轮西坠的落日当年夸父曾追得它无处逃匿英雄终于没有追得上时间他咽如焦釜轰然倒地扔出的手杖变成了一片桃林壮烈的悲剧带给我们无穷的启示就是这一轮落日他曾经肆无忌惮地把天下苍生烤炙无数的人们不停地为它加柴直到爆发那场灭绝人性的瘟疫行过中天的这轮落日如今正在落向西边的天际星辰已经缀满那边的夜空月亮也正在目送海上的白帆远去你...

穿越你的身体我站在了黎明的前面清晨的冷气让我想重回黑暗那微微的白光已将过去抹煞我怀疑昨天夜里发生的荒诞心中却有一种难舍的依恋酽酽的茶饮醇醇的酒香还有你青春的粉面觥筹交错中的狂狼的的笑靥也仿佛正在走远你的身体正在燃烧起熊熊的烈焰衣饰丢在了一边这时候的歌声就像做爱时的叫喊释放发泄得非常自然青春在这一刻走向高点到处是晃动的影子身体与身体在不断地纠缠无限的能量要借助那神秘的药丸来完成不受任何约束的狂欢不分...

申请分享64yongheng64@163.com

一只有稀朗几颗星,有风趴在树上鸣。转过胡同走小巷,忽闻公鸡打鸣声。二原上小村寂又静,麦香阵阵伴佳梦。哪家小儿夜不眠,哭声将娘心牵动。三月儿穿云夜色白,云影树影共徘徊。邻家姑娘晚归家,敲门声声入耳来。四村边河水清泠泠,浣衣语喧赛银铃。一日劳作烦心事,化作轻风逐流莺。五夜静无人语,抚儿入睡已。隆隆滚碾声,母亲劳作时。六夜雪阒无声,天地苍茫中。游子归无地,昏黄一盏灯。

石头划出的弧线击中了咆哮而来的猛兽削尖了的木椎刺入了入侵者的肚腹熊熊的烈火成为一场狂欢的盛宴被蚕食的月亮留下了恐惧的记忆怀疑争辩最后演变成了禁忌月食就这样被赋予了特定的意义如今科学已侵入了神学的领地许许多多的禁忌已失去了依据可生命中蕴藏着巨大的贪欲它们兴风作浪无所顾忌上帝已被请下了神坛哪里还有它不敢为的事世间也还存在着许多禁忌只是这些都已经变成毫无内容的面具却有一种禁忌与此不同它的内部包裹着巨大的...

昨天空中飞过一群乌鸦大地销匿了所有的声音这个窒息的世界让人感到了可怕山还是那山 水还是那水乌云依旧在天上翻上滚下那天我正倚靠于一棵擎天的白桦它们的的叫声渐渐远去黑色的身影消逝于天际西方的苍穹一片通红仿佛是法国大革命曾经燃起的烈火熊熊昨天空中飞过一群乌鸦至今还在我耳边回响着那种叫声“嘎嘎 嘎嘎”仿佛是穿越时空而来把一种神秘的消息传达它们从黑暗的东方飞来在这阒寂的黄昏时君临天下可这世界已经没有了生气只...

那一年,家里的那棵枣树疯了叶子变得细小枝条胡乱地伸向空中偌大的树冠不见几个枣子发红可是那些毛毛虫依旧将人刺得生疼颓圮的老西屋长出了莠草人死了屋空了房子也折了寿命入夜后,月光惨白得如同女鬼的脸寂静里能听到老鼠和黄鼬的活动庭院的几棵树在屋里印成不规则的阴影风一起树影动伴着凄厉的啸声幼年的我常做梦梦中天旋地转仿佛就陷在巨大的漩涡之中四十年前的梦断后未再重续那萧条的庭院给孤独的我留下了恐怖的记忆那一年树疯...

夜枭的叫声不祥的未来月光洒落在地上野村在沉沉睡去那凄厉的声音从何而来惊醒了梦中的孩子那月光如此惨白午夜黄鼠狼活跃起来了这种作祟的动物又找到了它们的猎物饲养院里的驴叫了响亮而拖沓听到了人的声音于是一切皆归于平淡

很美很深邃!

你离开时只剩一具骨架说实在的,看上去有些可怕我真想重寻你青春的影像那狭小的摆满照片的相框却在你发病时被毁得光光是不是在病中你连自己都恨那青春的躯体中炫目的芬芳有两个男人曾跟我说起你年轻时拥有可怕的美丽那绿色田野中的回眸足可令人窒息作为儿子听到这些赞语,心情有些复杂但青春之魅,在异性那里才能激起更为美丽的浪花作为儿子从未一睹你青春的芳华只好从你同代的人那里从你曾经的快乐的回忆里连缀成那最美的图画我不...

墙上的白色总是不那么纯洁时间的刻刀不停的在上面雕琢老屋总有蛛网暗结蜗牛走过也会留下道道车辙小时我理发总要长时间等待等待时我就专注于墙上的水印斑驳中我演绎着想象的故事一点也不在乎大人们的世界我看到一个长发的女人匍匐在地一条长蛇在她身边蜿蜒屈曲一棵没有枝叶的树上挂着手雷一只睁大的眼睛在跟我空洞地对视那面墙上有一张小画落满了灰尘已变得暗黄画中那团火焰已由红变黑邱少云的面目有些夸张我发现理发匠的剃刀锋利无...

什么时候红色成了中国的主流狂飙似的突进已经刮过了多少个春秋黑暗仿佛是旧时代的底色在这黑暗的底色里包蕴着多少丑陋与腐朽红色的中国到底由多少鲜血染红前仆后继到处是燃起的烈火熊熊烧掉了腐朽也烧掉了美丽的坚守多少幽灵在神州的大地上飘游革命的巨轮碾碎了所有的落伍者鲜红的旗帜重新定义了正邪没有孑遗,所有的物件都被裹挟曾经的华夏已经变成了一曲无尽的挽歌红色燃成的巨火终于将黑暗照彻狂风从天宇吹来使夜更红让火更烈吹...

是什么颜色总有那么一点暧昧高贵中总有卑贱伴随五行中它是土的颜色花蕊中她点缀玫瑰和腊梅皇帝尊崇她黄袍加身金子通过它来彰显富贵最纯粹的黄色来自梵高燃烧的向日葵令人陶醉最不堪此色变化无常经不住其他颜色的去眼来眉落日余辉下她分外绮媚夜里面阐释着暴力淫秽我曾经为理解它而通宵不寐血脉喷张后却感到极其疲惫漫漫长夜里灯光昏黄天地阴阳在这里激烈交会别说脱缺了衣冠的束缚就模糊了所谓的贱贵天上人间里的小姐真美却掩盖不了...

白色被认为是无色却并非虚无她常以干净的形象被人推崇我幼小的印象中黑色这样可恶以致母亲每天都要把我身上的黑色清除可是我遗传了她黝黑的肤色从此我成了她蹂躏的对象因为黑色代表着肮脏而肮脏是对尊严的最大挫伤她不愿意别人以鄙夷的口吻对她的儿子说三道四黑色因此成了她最大的禁忌把儿子漂白仿佛就能达到这一目的黑色成了我青春期的一块心病我曾为此在无人时裸身照镜黑色的忧伤让我极度自卑从此我嫉妒白更忌恨黑与生俱来的黑色...

我所爱的人已经不存在荒原的野草永远开不败什么地方好什么地方坏什么地方呀把爱来记载犹记朗月夜我俩共徘徊趟过浅浅河荡过寂寂街微风轻轻吹心花悄悄开就在那一刻我把爱表白我牵你的手拥你入我怀你的芳香气幽然散开来沁我心脾肺恍若入仙界但愿那一刻长驻永不改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命运无情手却将鸳鸯拆卷你入青云堕我入深海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徘徊呀徘徊独自在徘徊依然朗月悬只是人不再独饮花间酒双泪洒两腮我所爱的人已经不存在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感觉自由被囚在了体内无端的凄惶悲伤哪里能有有这样一个地方让我像燕子一般飞翔我曾登上过高山感觉自己像皇帝一样万山俯伏在脚下从未有过的舒畅这是征服者们都有的心肠那天发生了日食月亮遮住了阳光我登上高高的楼顶在高处把奇观欣赏风从远处吹来感觉无比的凉爽忽然我欲飞翔站在那高楼的外墙儿子冷冷地地看我告诫我不要张狂他不愿再看我的傻样我不由得悲伤看着自己不断发胖内心在生长着慌张肉体已经成为负担跟猪圈...

忘了将门关,匆匆离村庄。一去几十年,故乡变梦乡。故乡杳无际,天上无月光。一夜飘秋雨,无眠起彷徨。梦里有双亲,醒来双亲亡。有心结佳句,无语愁断肠。忽忆童年事,娘亲做新装。一针又一线,为儿御寒凉。又忆门前树,上面爬螳螂。知了声如醉,寒秋落叶黄。故乡浴冬雪,夜里映寒窗。屋内炉火暖,家父品酒香。春雨燕子斜,初暖感花芳。谁家宁馨儿,对镜贴花黄。我想回故乡,去把门关上。无奈衰无力,念此实堪伤。

1997年 鼠年的尾巴正拖着严寒在缓缓地离去雪花翻卷 寒风凛冽 白色充满了天地那年 我在暖炉的烘烤下读着《三国演义》说来惭愧 那时我才第一次地读它 但感觉十分惬意历史的风云总在不经意间把许多机缘凑合穿越时空 那些故事在不断地发酵着它丰富的意义除夕的那天特别忙碌 洒扫庭除 还要把祖宗祭祀我合上了书的最后一页 高兴地看着儿子留在雪上的足迹牛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如期而至 赵本山的小品仍是压轴大戏那时范伟还刚...

到底还能不能拾取 那已经远去的的日子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是不是已被时间压在了心底 我祈祷上苍发挥神力帮我恢复那靠不住的记忆可是仿佛没有什么效果直到我嗅到一个少女的香气那种香气是如此清幽 这般馥郁以致我短时间忘掉了自己脑海里忽然闪现了碧天里的云朵你的笑靥竟也如此的清晰四月的芳菲已伴随溪水流去流去的恐怕还有你的美丽直到今天我还是不懂你为什么不明白我目光里的含义那年树上的夏蝉叫得格外响亮 繁密滚滚热浪褪去了...

子胥愤抉双目悬城头 直视浩荡越军入苏州从此后 吴宫花草埋幽径 千古诗文伤吴都从此后 兴衰相继无穷已 绵延不绝两千秋东南形胜 长江东流 最爱看的是《吴越春秋》无忌无耻 平王下流 娶了自己的儿媳还嫌不够定要斩草除根 让伍家从此断子绝孙 不再留后可叹一门忠良 有怨难诉 父兄二人被昏君枭首冤深似海 大恨深仇 子胥从此浪迹天涯 四处漂流敌人追得急呀 无路可投 被困昭关 一夜愁白了头寄人篱下 隐忍等候 收得专...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