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长风
硕士
会员 机友
619
文章
3368
回复
0
学术分
2019/12/21注册,8 小时前活动
专栏
欧阳长风
在这里,往事并不如烟,有风雨如磐,也有丽日高悬。走进来,带你去昨天看看。
70 会活动的神像一座占地5亩的庙宇,从规模上来看并不算大,它所以在当地很有名声,完全在于那座木雕的元帝像。前面已经交代过,整尊神像的用料都出于同一棵大柳树,这就保证了它色调和纹理的统一,使整尊神像看上去如混元天成的一般。在人们的想象中,这座木质的神像因为要求主要关节处可以活动,像腿和胳膊这样的部位就是由简单的木条构成,那样才容易做出活动的消息,反正是要给神像穿上衣服的,外人根本看不出。然而侯慎舆...

69 打赌  说到侯慎舆的目测功夫,这里还有个小插曲。木匠、瓦匠都是吕官屯人,虽说做的不是一个工种,大家休息的时候还是都凑到一起,抽袋烟,聊聊天,有时还插科打诨地说几句笑话,逗逗乐子。有次休息,泥瓦工们的偏殿已经垒起了一半,有人对侯慎舆说:“我说侯师傅,还差三兴(‘兴’读‘xìng’。一兴就是一层砖)可就到窗户口了,人家这里要的可是八角窗,你再不动手做就得窝工了。”过去建房安门窗都在砌墙之前,门窗...

传说都有一些水分,但也必定有坚实的基础。

没找到编辑按钮,追贴更正把“吉利”——“家庭”。

因为吉利的日子窘迫,让人失去了尊严。兄弟讲得非常真实,我也曾经见过这样的人。

68 神乎其技  有了任老言的参与,侯慎舆就把宏观布局和泥瓦匠把关的事情都交给了他,自己则聚精会神地专做木工方面的工作了。他首先想到是如何做好元帝的神像,因为元帝是这座庙的主神,一点也含糊不得。最关键的是神像要全身木胎,按小德张的心愿,最好是做个可以全身活动的,方便以后为神像换装。虽说在木匠行内侯慎舆几乎达到了无所不晓的地步,但这样的工艺以前也只是听说,别说没做过,连看也没有看到过。他把自己关在屋...

67 奠基礼  奠基礼原定于农历的8月初8日举行,因为相传那一天是玄武大帝的诞日。但因为崔玉贵的突然到来,小德张决定由他来主持仪式,他不但是自己的师傅,而且此行作为慈禧的钦差又如老佛爷亲躬,由他主持意义非同一般。可他的行程一共只有10天,在吕官屯最多只能住两天,小德张只好将奠基礼提前到8月初3。    那一天,元帝庙旧址前非常热闹,除崔玉贵从宫里带来的人全部参加了奠基外,府衙和县衙也都派了不少官吏...

我这个资料来源小德张侄媳妇的口述,应该比较准确。小德张母亲的唐官屯董氏,可能是把地名误作了姓氏。

66 前期准备      带着闭月设计的图纸和慈禧的匾额,一回到吕官屯,小德张便立即请人操办重修北庙的事情。    首先是勘察地形,原已破败不堪的元帝庙,又经过了十多年的风雨剥蚀,主体建筑已完全坍塌了,元帝神像虽然还在露天地立着,但身上头上的泥皮已大部分脱落,里面的草胎暴露在外面。不论庙宇还是神像已经没有修复的基础了,一切都需要重新修建。既然是新建,就索性将规模再扩大一些,因为老元帝庙占地仅1亩多...

65 准备还愿      小德张心里一直有一个最大的牵挂,他一刻都没敢忘记那一年娘领着他和哥哥在元帝庙许愿的情形,那天娘虔诚地跪在佛像前,大声地许下愿望:一旦儿子有出头之日,定当重修庙宇,再铸金身。他知道娘那是为自己许下的心愿,而还这个愿任务就只能由自己去完成了。    光绪24年,慈禧在前永康胡同赐了小德张一片宅子,从此小德张有了走出紫禁城的自由。走出宫门后,他最常去的地方是门头沟潭柘山下的潭柘...

这是从老人们口里听到的,不过,大庄子清河虽然和吕官屯都属于静海县,但相距8、90里路,没法到那里去验证,所以难判真假,只能人云亦云了。

从全篇来看,这里是略写的部分,可它跟上下部分也没有关联,只好单独发这点了。

您看到的这本,已由天津社科院出版社定稿,正准备付印。

64 给舅舅的报答      还有一个人,是小德张自幼就立志要好好报答的,那便是他的舅舅,唐官屯的乡医董先生。其实他刚刚在宫中有了些地位的时候,就多次托人给舅舅带钱、带东西。    后来他第一次回乡,拜见过母亲后,马上就去了舅舅家。他实实在在地问舅舅想不想让表兄弟们出来混官场,舅舅摇头否定了,他只希望孩子们好好地学门手艺,稳稳当当地过一辈子。小德张无奈,只好给舅舅留下几千两银票,告辞了。    后...

63 砚台换回的不止是一个孙子      石方成找乡亲借了点钱,又串几家要些干粮带上,一步一捱,用了两天一夜的时间走到唐官屯火车站,带孙子乘车来到京城。    听着石方成的叙述,看看在旁边不停地抽泣着小男孩,小德张心中隐隐阵痛。    “大总管,”石方成见小德张陷入了沉思,自己先舒一口气,说道,“看来老天爷不绝我老头子的路啊,在这里让我遇到了贵人。别管怎么说,咱都是静海人,人不亲土还亲,我把这孩子...

62 石方成给孙子安排的后路      别看继祖读起书来聪明灵透,可以放下书本,就想个傻子一样,做什么都做不成。石方成想带他学学经商,他不但对经商毫无兴趣,就连跟父亲说话也说不到一起了,原本和和睦睦的父子关系,竟差点搞到反目的地步。石方成无奈,只好把他托给自己一位经商的朋友,希望他跟着别人学些养家糊口的本领。令石方成追悔莫及的是,他跟人家跑了趟买卖,不但赔了数百两银子,还学会了抽大烟。    人一...

61 石家人的状元梦      小德张往石方成跟前凑凑,问:“你老还记得那孩子长什么样吗?”    “记得,连他的爹娘我都记得。那一家子都是实在人,我还吃过人家一顿饭。”    “你老还记得那孩子跟你老说过什么吗?”    “想起来了,那孩子挺有志气的,当时赔不起我的砚台,他说日后一定会赔给我的。”    “那孩子要是现在来赔你老的砚台,你老会收下吗?”    “小孩子的话,说说也就算了。事情过了...

我这本书的素材都是家乡的老人们提供的,信息基本可信,看完真本书,您可能会对小德张有一个新的认识。

谁长着前后眼啊。

谢谢您的长期支持。总给您添麻烦,不好意思。

一日不见如三秋,终于又和朋友们见面了。我已建了专栏,想看往期文章的朋友,欢迎到我的专栏来转转。

60 旧事重提      刚才在家谱上看到这个名字,小德张已经有些吃惊了,不过那毕竟是一个石家的家谱,上面记着几百个名字,还不知拿来这家谱的是那一个人。可经小刀刘口中说出,便可以确认无疑了。小德张的眼前立刻浮现出运河边上那一幕: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摇摇晃晃地站在自己的小船上,自己跳上船时一只脚落到水里……包袱里的砚台被摔碎了……“难道真的是他?可他怎么会让自己的孙子走上这一步?是不是清河有同名同姓...

59 一份静海人的家谱      慈禧驾崩后,小德张转眼就成了后宫中最有实权的人物,宫中大事,不经他点头,是没有人敢擅自做主的。为了巩固手中的权利,小德张特别注意太监的任用,每一个职务的人选都要他亲自安排,就连新的太监入宫,有人必须经他亲自批准。连京城专门负责太监阉割的“小刀刘”和“毕五”两家,也知道这一规矩,为了经营的顺利,这两家都和小德张有来往。他们时不时要来孝敬小德张,前永康胡同5号便成了他...

58 天降洪福      满月的家在鼓楼前脸烟袋斜街的一个大杂院里,她的两个哥哥已经结婚,搬到别处去住了,这里剩她和父母及一个弟弟、一个妹妹5口人挤着一间半小矮屋,平时她吃住在张府,家里剩4口人住还略显宽绰一些。    受了人家天大的恩惠,满月的父母一直商量着如何报答人家,大的举动一时半会做不来,至少先尽着自己的所能,买些比较稀罕的东西去人家府上道个谢。父亲张大有是个实在人,他想的尽自己所能不单是...

57 满月带的消息      母亲来京后,小德张亲自过目,给老太太雇了4个女仆,其中有个叫满月的女孩,人长得水灵,说话嘴甜,做事贴心,深得老太太喜欢。一日她送茶水过来,老太太见她眼圈发红,像是哭过。再三追问,她才说出缘由:她父亲常年在市场边上卖蝈蝈,昨天他刚挑着担子走进市场,突然又两个追闹的小孩子撞上了他,他跌倒了不要紧,可肩上的扁担倒下来,偏偏就砸在旁边的一个瓷器摊子上,一下打碎了人家好几件瓷器...

这个事情在书中也没有交代,因为他姑姑一家的后人还生活在吕官屯,书中只写了村民们都知道的一点皮毛,写得太深刻容易引起纠纷,不过最后我可以单独开贴,给故园的朋友讲清楚。

56 把发小装在葫芦里      李甫林虽然心里有事,但小德张没说给也没说不给,因此也不能说走就走。好在小德张为他安排得很周到,每天有人陪他逛北京,进公园,看风景,听书看戏,半辈子没享受到的都补上了。白天很多时候都是赶在外面吃饭,最好的馆子进过了,山珍海味吃遍了。回到家里,喝着宫廷里最好的茶和酒,吃着只有御膳房才能见到的菜。小德张还专门有几次回来陪他,哥俩喝酒,叙旧,一往情深。     一晃一个月...

55 李甫林置地      小德张少年时常在运河里弄船,周围村子的孩子们常常到船上和他玩。赵家洼的李甫林比小德张小一岁,只要一有空,就到船上来找他,帮他打渔、渡客,两个人很合得来,最后还拜了把兄弟。     李甫林成亲后,因为家中兄弟较多,一个屋里吃饭不方便,父母就把他两口子分出开单过。李甫林只分得几两银子,没分到地,他就想用这银子来置几亩地。经人中介,他以很便宜的价格,买下了纪庄子常家的5亩地。...

是啊,宫里来的东西,肯定不一般。

对,这样就大众化了。谢谢提醒,已更正。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