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胡万林
初中
会员 机友
33
文章
563
回复
0
学术分
2020/02/09注册,7 天前活动
“坚持通过革命的手段,通过武装打败他。既然力量这么强大,还谈什么”;“大不了就是核战争,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我怕谁去。”……不管是原话,还是别人转述,B52有说要发起核战争么?没有吧。那么,还是那个问题:“是主动挑起核战争还是面对核战争不让步”?

我都说了,不一定是洗衣粉,只要是白色的粉末就行,石灰、面粉、海洛因啥的都有可能。反正老鲍只拿了一个试管出来,试管什么来历没有任何证明。这种东西,和你编排B52的手法一模一样。

另外,普京吐槽是洗衣粉,或许不是洗衣粉,而是石灰或者海洛因。好吧,普京说了不算,我说的就更不算。川特勒是这么说的:“鲍威尔是一个真正的死硬分子,他应该为我们卷入灾难性的中东战争而负责,今天鲍威尔宣布将投票给另一个顽固、昏昏欲睡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鲍威尔不是说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吗”?他们没有,但是我们还是去打了一仗。”


所以才要你把原话引用出来啊,很难么?连原话都没有就呕吐,可不就是莫须有。

郭沫若的人品比网上血口喷人的水军高尚得多。他一辈子从未整人迫害人,正相反,从反右到蚊格结束,郭沫若尽最大努力帮助人,中科院党组书记、副院长张劲夫蚊格期间被关进牛棚,还是郭沫若捞出来的。

话说,B52原话是怎么说的?是主动挑起核战争还是面对核战争不让步?如果是前者,这当然有问题,如果是后者,有啥可吐的?

话说打核战争,是B52想挑起核战争么?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事?如果是别人要对中国发动核战争而B52不屈服,那就没啥不对了。要知道美国照样有个叫帕克里特·亨利的家伙说:“难道生命就那么可贵,和平就那么甜美,竟值得以戴枷锁和当奴隶作为代价?”

搞资本主义,资本家不领情,工人农民更甭提,搞社会主义,可不只能学老毛子。

首先,鼓吹保家卫国的民族主义=鼓吹侵略别人的军国主义不管是啥样的民族主义,都是“自愿吃着白菜站在肉食者立场上替肉食者操心”。赫赫。

袁督师的儿子不叫袁承志,叫袁佳文弼,投奔了我大清,有个后代叫富明阿,清末镇压长毛有功。有诗赞曰:督师有后富明阿,血战长毛杵成河。从龙英雄原有种,齐唱民族团结歌。

卫生防疫不该跟政治搞一块。新冠病毒可不管你的意识形态。哪怕是日本闹疫情,只要人家愿意,该帮还得帮,不然先晓得啥时候就会传染给中国人。

汗一个,没想到粉日人士的个人信用竟然这么糟糕,几乎每一句话都不可靠。这次是个深刻教训,以后跟他说事,他说的每句话,每件事,我都要亲自搜索核对一遍。

说穿了,卫生防疫,不是意识形态宣传,谁敢在这种事情上玩政客手段,倒霉的,是整个国家。

  舆论啥的,不管受不受权力干扰,其实都无所谓。  这次疫情,我是真没想到,米国的表现会这么糟糕。  新冠是新型的传染病没错,可依旧是传染病。  卫生防疫,对一个有几百年历史的超级大国来说,本该是家常便饭,他们早就应该有一整套完整的规章制度——无论民主自油还是砖制毒财,一个国家,都得有这东西,这是最起码的东西。一旦疫情爆发,国家就能快速动员起来,在医疗机构的指导下,根据不同的疫情照章办事。  而这...

话说,我可从来没说日本是米国的殖民地来着哈,谁这么说,你找谁去。至于东京市长还是移民米国,主要是看有没油水。对那位来说,不要说当个市长,哪怕能当上一个县长,他也就不会移民米国。人望高处爬,别说他,老夫也想当米国人呢。还有,某人移民米国,只能说他运气好,赶上好时候了,如今老夫就算去当美军,为美国而战,人家都不要,赫赫。

嗯,能把洗衣粉说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他们的语言里,地球确实是方的。

另外,到目前为止,所谓的“万人坑”也跟伊拉克的洗衣粉差不多,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所以网络上存在这样一种非常恶劣的风气,把日本鼓吹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和中国反侵略的民族主义混为一谈,对民族主义进行妖魔化。日本那边军国主义怎么兴风作浪,他们轻描淡写地带过,中国的民族主义,却被他们泼了无数脏水,他们安的什么心,也就不问可知。

你弄错一件事:日本所谓的“民族主义”,是打着民族主义旗号的法西斯军国主义,忽悠男人当炮灰,女人卖银赚军费,中学生开自杀飞机的干活,是鞋教的干活。你虾米时候听说过中国的民族主义,忽悠中国人飘洋过海去攻占纽约华盛顿,或者去搞“东京大屠杀”?这就是本质区别。

当时美蒋派遣特务窜犯大陆,到处都是民兵在抓捕他们,把他们追得无立锥之地。美蒋飞贼空袭大陆,时不时被击落,有个叫史密斯的飞行员被俘后求饶,抓捕他的民兵把他的名字听成“死没死”,这事在当时很是轰动。

上世纪宣传施琅,我党被那帮满遗“新儒家”带进了沟里,在宣传上走了一步臭棋,臭得不能再臭。这步臭棋,后遗症实在太大。在当时,我党把自己当成我犬清,台独势力当成台湾郑氏。实际上,我犬清时代,清妖对付台湾郑氏,手段是异常残酷、血腥,典型的为保甲连坐、“迁界禁海”,沿海百姓因此死了大半。而我党从1949年国军转进台湾之后,就没干过类似的缺德事,反倒是锅皿档反洞派,转进时到处抓丁,许多村落男子被抓光,留下无...

学习施琅好榜样,外国进来莫抵抗。苟利统一生死以,汉奸之名岂惮当。满洲皇帝在关东,国泰民安真富强。土匪军阀在中国,中国人民真遭殃。满清皇帝心恻隐,不计牺牲拯百姓。领路赖有洪承畴,开路先锋孔耿尚。无数俊杰纷归顺,不足半载中原荡。江南顽民真愚昧,不明大义来抵抗。史贼可法据扬州,螳臂挡车不自量。扬州杀贼八十万,嘉定三剿威名扬。提高认同不容缓,先进发型来推广。鼠尾金钱好雅致,峨冠博带真浮浪。统一大业如破竹,...

另外,台湾日子也没那么容易混。搜索王凤岗,专门克制我党游击战的专业人士,他发明的“王凤岗工事”在当时和“陈明仁防线”齐名,就这样的一个反共斗士,因为内斗,被抓进大牢再也没出来。

话说,民国时代,帮派、黑道、会道门啥样子不用我多说吧。民国时代,条子跟女贼都擦出火花了,赫赫。新朝一成立,旧的帮派、黑道、会道门被赤党短期内扫荡得损失惨重,黄赌毒销声匿迹,白相人死的死抓的抓逃的逃。赤党政治运动频繁、官府乱作为固然不是什么好事。民国时代的无法无天,官府的不作为,我想同样没几个人愿意再享受一下吧。

朝鲜不好说,日本肯定如此

问你个最简单的问题:你有曾泰的本事么?没这本事,一切都无从说起。

  话说,一个资本家,张罗原料,雇佣工人,设计生产流程,开始生产,产品出来后,销售,赚到钱后,扣除成本、员工薪水,剩下来的钱,据说就是剩余价值。  中学时代的政治课本就是这么说道。原话记不得了,也懒得再去翻课本,反正意思差不多。  学生时代,大家都没什么阅历,课本上怎么说,大家就怎么信。  如今回过头来,不禁要想,那些剩余价值当中,资本家自己的劳动所得,应该占多少比重?  毕竟,人家调查市场、投入...

还有著名的流氓歌曲“原始社会好”

1971年9月13日,赫赫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