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mett
初中
会员 机友
5
文章
470
回复
0
学术分
2020/09/28注册,4 小时前活动
张嘉译在电影里的表现还是有点嫩生的,跟现在不可同日而语

《背靠背脸对脸》可是撑起中国1994这个世界电影神奇年份的扛鼎作之一,用现在的行话就是,神作

1953年斯大林逝世。“解冻文学”在此前后开始萌动,当时苏联文坛开始批判“无冲突论”等错误论调,于是一大批大胆“干预生活”的作品应运而生。《拖拉机站站长和总农艺师》就是那种当时典型的“干预生活”的作品之一。尼古拉耶娃的这部中篇小说的女主人公娜斯嘉为了群众的利益,不畏任何权势,不顾个人安危,敢想敢说,敢作敢为,这种崇高的精神令人深受鼓舞。该作品被迅速地译介到我国,产生了巨大的反响。中国作家协会曾联系...


甚至有的人以最差的民主也比独裁好的逻辑,来反对大家对具体客观事物的评议,这就像觉得面包比米饭好,所以面包里就是有颗老鼠屎,你也得像品尝美味一样把它给吃下去的逻辑一样可笑

如果说,那是先进的,照这说起来最后终要走那条路,因此,任何经验积累,也终有派上用处的时候,如果说,先不先进还没定论,那至少还有“他山之石”的效用,不过,从西风渐入开始,几百年来,出于各种目的拦着大家说别学西方或者完全自我否定撺掇着大家说就得全盘西化,大有人在,自不量力耳

看到最后这个故事,想起小时候在央视看过的一部瑞典侦破片,名字叫《夜访者》Night Visitor, 描述一个罪犯数次从冰天雪地的监狱里越狱出去杀人又不动声色返回,眼看就要逃罪,但最后被一只鸟揭露了。。。

对于最后那段“对于那个来临,我不得不承认,我们的诗无价”我蓦然想到《Arrival》,中国这一方得到信息,就是use weapon

我曾经在论坛某个帖子说过,某些迹象表明,周才是中国最彻底的左派,但他又富含人性人情,这造成了他表现出与众不同的那面,什么“众”?区别于那些极端左派的众生相。有时看那些史料我也会胡思乱想,难不成周才是真正的大boss,当然不是指他故意操控这一切,毛基本是无法操控的,正常情况下几乎没人能对他进行精神催眠,而是指周才是最后平衡一切的那个,毛在文革中对周的态度,只是出于一种精神抵抗,因为他也不能拿周怎么样...

看到这标题我脑子里私下反应是不屑的,但看完的确有点震惊

鲁迅身高记得在某老帖讨论过,因为那张著名的有萧伯纳的合照

华和张也是次顶流,因为他们相当一部分知名度就是靠流量,这未婚生子也是八卦热门,弄不好就会翻车,你就是躲在别的热搜后面混是不是过的了关也难说,这次是天赐良机,话题正好对路,弃养实在太下限了,这不正好找到一个参照物嘛

你说得这个还正正经经拍个什么,现在呢,就上综艺了这钱像流水一样哗哗的来

https://www.gyhj.org/t/309383你这说法好些更切合,他就是当年的顶流

老兄你这妥妥的土味凡尔赛啊

我现在的灶头和燃气热水器都是用的买5号7号镍氢充电电池套装送的转换头,还挺方便的,不过电池本身最好还是用传统碱性电池,比较耐用

金山是到70末80初才因中石化开发而开始发展的,70年代大部分时候,应该是挺荒的,属于地广人稀的所在,如今市区开到金山石化新城仍要二三个小时,很多上海人基本上每年暑假都会到金山海滩玩一天然后晚上吃边上的海鲜街,曾经在金山区内办事,两地要走一段高速,都花了半个多小时

这个功能跟现在手电尾部的橡皮顶一样,如果后盖旋钮拧死是手电长亮,拧到最后一两圈,然后按尾部橡皮顶就是点亮实际上你看很多现在的影视剧里手握手电的方式就是这样了,一般就是整个举着的

流量之所以存在,就因为有大部分人感兴趣的东西在,你不能因为一个小群体是圣人,就放弃了对大部分人的法律约束和道德说教吧

一有界限,二还要考虑倾向,想想另一个极端那挂着的伤天害理的拐卖儿童,你总不至于说,用政策来规范有偿儿童生养买卖“市场”来防止拐卖犯罪吧?中国的正规领养制度一直存在到现在,这跟法律模糊层面乃至涉嫌违法犯罪完全两码事,更何况,郑的大黑点是弃养而不是代孕,说她不道德也是基于这点

《大漠苍狼》我就是在上海故事广播偶然半路开听的,听了才去看书,然后每次重播还都能继续听进去,还为了确认整个故事的结构又读一遍,有点像二刷烧脑电影。这书推荐听音频,就找上海故事广播的版本,我比较了网上多个版本,上海台播音员易峰播讲的最好

这倒是,大数据就是这样,你看了刘德华就会给你推送张学友,你只要再一点开张学友,接下来可能就是华晨宇了,实在搪不牢

泰国就看过前两年那部《天才枪手》,不过仔细想想中外伪泰片看过不少,包括《泰囧》《唐探》《C+侦探》《误杀》还有我喜欢的高司令的差评片《唯神可恕》,泰国在这点上挺国际的

九十年代日剧黄金时代也是看日剧多,2000年左右开始转向英美剧

哦巴哈几麻思密达

不错,我特别喜欢看关于“书”的书,书名已归到购书清单

基本上是这样,可是可能有一个特例,著名的盗墓网文作家,那个口碑也不太好的南派三叔,有一本挺奇特的小说叫《大漠苍狼》,我文字前后看了两遍,听书四遍,前阵关站时在站群里瞎聊,居然跟我同样感觉的有多位,这个故事似乎有种魔力。后来其实我试着读过南三的其他的书,都很难读下去,听了《怒江之战》和《下南洋》,差强人意,盗墓那些就没兴趣碰了

呵呵,《繁花》曾经被我老婆要求每晚睡前用沪语念一段

所以你没意识到这个具体问题的社会影响力,我都说了我根本不知道她有什么具体作品,可与她名字相关的新闻三天两头出现我视线里,这是一种新媒体形式下的流量占用,说实话我感觉,这种流量的占用对受众的配比,比每晚7点的ccav只大不小

这是三观问题,普通人可以这么抱怨,可公众人物不行,有违普世道德观的言论走遍天下都是要被谴责的

伤痕文学反思文学一脉相承,反思由点及面直到思考人类本身,一路引领着二十年中国内地严肃纯文学之路走到2000年后网络文学和消遣商业阅读兴起,突然像消失了一样,也可能是扁平同化了,当然这时港台言情文学已经不是对手了,大陆恢复了中文文学核心的地位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或举报"}}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