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_f2003
初中
会员 机友
5
文章
1238
回复
0
学术分
2011/09/09注册,5 小时前活动
初三上课听袖珍收音机,晚上睡宿舍翻来复去找那几个混杂着电流声的电台来回听。时间就这样流逝了,,,想想惭愧得很

本帖最后由 hs_f2003 于 2020-8-18 08:44 编辑 艺术美和东方特色美的完美统一。经久耐看!现在的J装不拼西凑,与某大国高度接轨,让人看得莫名其妙、垂头丧气!

帝国主义、法西斯从来就是不讲理


充满阳光向上的艺术精品。感谢!

有一出程派京剧是出自此书么?感谢分享

52、与呈坎相邻的洽舍乡,正面的房子已经年久失修,一位农妇在门前扫地。 53、洽舍乡的丰乐水库岸边,一条长长的石阶梯通往村中。 54、洽舍乡的村落,民宅都是依山而建。 55、与上图同样的位置,也是洽舍乡地区。 56、位于汤口镇的山岔村附近,溪水清澈,粉墙黛瓦的徽派民居背靠青山。 57、皖南的田园风光,此图未注明地点。

46、农人驱使水牛在犁田,原片注明是棠樾,但根据图中的后山梯田来看,可能在呈坎附近。 47、呈坎的宝纶阁,原为“贞静罗东舒先生祠”,明万历年间,其后人罗应鹤身居要职,多得御赏,因而将圣旨与赏赐的宝物放置于此,改建为宝纶阁。 48、呈坎的一处小巷,墙壁上刷有“高速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团结起来,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的内容。 49、呈坎的一处老宅,好像是一对母女靠在门口。 50、呈坎...

41、那时归歙县管辖的唐模村,照片中是“同胞翰林”牌坊,是清康熙年间唐模村的许承宣、许承家两兄弟,于康熙朝同中进士而立。 42、唐模村的沙堤亭,从村中一直以青石铺就,上有云路,取步入青云之意。 43、唐模村内的一处民宅,厅堂当中摆了一只竹凉床,还搭有蚊帐,床上有未打完的毛衣,地上是女式的凉鞋,可见是女主人睡在上面。 44、唐模村的一个老宅天井,阳光从门外和天井中一道投入,通风和采光都极好。...

36、歙县的一处灰砖加工厂。 37、灰砖厂内的师傅,好像在雕刻着灰砖。 38、歙县的一位木匠在凿着木头。 39、歙县城内的大街上,两位老人摆着地摊,一人在卖扫把,另一人好像在卖植物种子。 40、歙县的一个木匠正在加工木条。

31、村外的高处,整齐的稻田,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徽派村落其间,彷佛桃花源中的景致。 原片注明为棠樾,笔者分析可能有误,盼万能的网友指正! 32、棠樾村交粮的场景。 33、棠樾村的一处祠堂内,堆满了稻谷。 34、原片注明是棠樾村所拍,笔者通过云彩判断,感觉是呈坎附近,当然也需要网友指正。 35、歙县城内著名的许国牌坊。明嘉靖年间进士许国是歙县人,历经嘉靖、隆庆、万历三朝恩宠,特别是在万历...

26、上图的方位,从大路上往前拍摄,石牌坊瞬间显得高大巍峨。 27、正面的这座牌坊是鲍文渊妻节孝坊,这些竖起来的牌坊除了表彰那些节女,也桎梏着多少代从这里走过的徽州女人们。 28、棠樾村鲍灿孝行坊旁的敦本堂(又称“男祠”),可惜经过动乱年代,仪门五凤楼被毁,砌成砖墙,作为储粮之用。 29、棠樾村内的一处高梁建筑内的屋顶。 30、棠樾村中得知外国人来到了村里,蜂拥而来的村民跟随而来,大部分...

16、烈日之下的街中,一个中年拉车人,晒的满身古铜色,拉着满满的竹木桌椅家具。 17、屯溪的一处民居门前,一对老夫妻正在烧水。 18、屯溪的一处老街,不知是不是黎阳,一个中年女子走在石板路上。 19、屯溪的一个木器加工作坊,看样子,图中的木工师傅加工的大多是木头栏杆扶手。 20、位于歙县郑村镇棠樾村的孝行坊,明嘉靖年间的兵部左侍郎鲍象贤祖父鲍灿,因其为母吮毒治病之事感动乡里,被朝廷准许建...

前言改革开放前后,美国摄影家比尔·霍克(Bill Hocker)来到中国,游历各地,给我们留下了珍贵的时代记忆,经过他的许可,笔者以非商业性的网文展示方式,重回那个纯真的年代。在此特别感谢比尔·霍克先生的重要贡献,以及他无私的分享!比尔·霍克先生肖像(摄于2011年) 徽州地区57张照片详解比尔霍克先生1981年拍摄时,仍为徽州行署管辖,1988年4月撤销徽州地区改名黄山市至今。 1、站在屯溪镇...

本帖最后由 hs_f2003 于 2020-7-30 09:04 编辑 青山无语花自闲,低头盯牢小荧屏。😁

樟木确实是好东西。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山翠水清,小导游纯朴。😁

感谢分享!。

欢快热烈的劳动画面

经典,历史性史诗作品。

希望再能分享。谢谢!

歌美人美,人民艺术家心里更美。

奇葩的是神州法院受理这样的烂事,还过J苏司法这种事还真不少。

夏日的清凉,

说得俗一些:就是一奇葩吧?

那些仿旧新房子以及公路,败坏一块天然清幽地

碧水幽幽清澈,山奇石峭峥嵘。

毛主席领导人民三年战胜血吸虫病,解放初期的人间奇迹之一!

介是“研究”北京的大、小天然环境😁

毕某某是没有基本道德和良心!什么年代都有,但能在2020年代还活得如此滋润就令人不可理喻也。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