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z5506
学士
会员 机友
42
文章
286
回复
0
学术分
2012/08/07注册,2 天前活动
70年在金山学农,我们晚上出去带着手电报,用手电往天空照射,被公社的民兵给抓了,叫老师带回去,并强调以后不准往天上照,这里是海防前线.这是我自己经历的事.工作以后手电成为必备品,每天上班必须要带手电检查设备.

终于交给公安局了.

现代人能评准现代事?只能是呵呵.


就是为了证明中共的宣传都是假的。

这叉必须坏人被顶到墙根才好用.应该改进一下,叉头做成弯头,要擒拿时两人前后同时出叉锁拿,两叉依靠头部弯钩互相钩住,这样在空地上也可以对付凶人了,而且两个人的力量肯定大于一人,如果坏人挣扎的话,很容易就可以把他放倒.

60年代浦东老家用的煤油灯还是自制的,一个带盖小瓶,盖上装一细管内穿灯捻,点亮时冒黑烟。后来在陕西工作时,宿舍经常停电,用手电费电池,就买了一个马灯,确实很好用,就是不小心那玻璃罩子就会弄碎。

都是被迫远离家乡父母来到这边远地方,比过去充军发配还苦.想回家是最大的愿望,谁不愿回家?我二哥就是经过这次事件后,于79年初回到了故乡,携带妻子和6个月的儿子回家了.

知道门上靠的农具是干吗的吗?扁担不算.从图片看这是江南农村.

应该是曾字.谢谢.

老的使用方便,适合老年人。

准确的时间是在1934年末到1935年初.上海大厦刚建成,中国银行还没有开工.

70年代初工作,特重体力定粮是47斤,其中三分之二是杂粮,但也吃不了,就卖粮票给单位里带家属又没有户口的职工。

是我的偶像

所有车站的广播都是一样的语气和音色。

75年的时候,火车只要到郑局徐段开始,就会误点,而且误到你没有脾气,车站到处是标语,最大一块的写的,万里不倒,火车不跑.那时正是反击右倾翻案风.每次经过那里就是一片混乱.火车只有进入上局蚌段,就会开始抢点了,一般总会追回一点时间.

不让发声的办法简单的很,枪毙罪犯时五花大绑,在脖子上另有一根细绳紧扣住,不让他喊口号。这是当年亲眼所见的。

那叫堂吃西瓜,是为了留下瓜皮,可以自带容器买回家吃,很便宜,一般是下午拿个锅子去买,西瓜瓤可以装满一锅,也就二毛钱左右,里面红的黄的都有,吃起来也方便,回到家大家一起拿勺子吃。

文革中还有大批的不参与各组织的所谓逍遥派,并不是那个年代的人都参加了文革,参加了武斗.大部分人其实就是在看热闹.凡是参加运动不管是造反的还是保皇的,其实都是属于不安分的人,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出来闹事的人,现在社会这种人依然存在.而大部分普通人是不会冲在运动前面的,最多是跟着形势走,自己小心点别踩红线就是了.要早请示晚汇报你就参加,要跳忠字舞就跟着跳.所以我个人见到的文革并不让人害怕.

看你怎么生活?标准是什么?如果自己做的话而且按最低要求的话还用不了的。

一个党的高级干部,管一方平安的领导,通过写经书,并发行经书来保平安,已经失去了党性,免职是对的。如果你是普通人,写这些文字哪怕发表,也不能说违法。

一个专职保一方平安的高级政法部门领导,为了平安,想出了好办法,让大家念经祈祷,而且还专门有开朗诵推广会的.

也不一定,我哥哥在池塘里差点淹死还是我出手救了他。

其实我更喜欢云中岳的小说,他的主人公大部分都是被逼的反击的,一般都是一个高手,受到莫名的欺辱,最好只好出手。

因为比一般人所有的学业都要短,是天才,同时也是短命的,活不长。

布店是这样的,因为布店是开架售货,顾客可以自己在货架上找自己想要的布匹,拿过来到一个大玻璃柜台上,由 营业员来裁剪,收费和布票一起传到帐台,他就同时把裁好的布卷好用一张有布店名号的油皮纸一卷用绳一扎就妥了。

科技发展的速度,使我们享受到了高科技带来的好处.

眼下就有困难了,今年的洪水太大了,可是能参加抗洪的人还有多少?有个地方出了地方法令,规定除了18岁以下,65岁以上和残疾人外,其余的人都必须参加抗洪.和98年比较,差别就出来了.抗洪除了军队,就是百姓们为了自己的家园而不顾安危,根本不用动员只需要组织好.现在只能征用了.

上海人的叫法为生煎馒头

现在说那时候的事最开心,怎么说都没错,因为都只能看一些书上说的,然后自己进行分析,提出自己的看法.最后的感觉就是他们那时不行,真的不行.

好好的三太子被恶搞成不像样.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或举报"}}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