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
学士
会员 机友 笔友
264
文章
1755
回复
0
学术分

喜欢历史、军事、自然科学(除地理、医学外)、古玩玉器、棋类方面的聊天

2013/01/26注册,2 分钟前活动
专栏
杨建的主栏
所有的贴子均已收纳入此栏,多多指点
近日去查了下资料,88炮作高射炮用时,是有着初级的自动装弹机的,只有在自动装弹机的配合下,88炮才能达到如此高射速。

这个概念不是我发明出来的,中学物理教科书上有,这个名词虽未被那个委员会认定为标准术语,但教科书是按“标准表述”来表达的。我这里没有当前版的物理教科书网址,朋友不妨自己前去查看。我再次强调下:“严格意义上的水蒸汽就是不含液态水的。含有液态水滴的所谓”湿蒸汽“严格说来不是气体,而是气溶胶”希望您能搞明白它们的区别。原本就是您在我“水蒸汽的温度一定大于100摄氏度吗”这贴子中第16楼提出来要求严格区别的...

朋友指教得对,是我忽略了实际情况不是理想气体了,谢谢指正。。


前日看到一则笑话,很有意思,这便请大伙分享下。笑话说的是:清末洋务运动后,引进西方思维,因而西方一些著名的将领也或多或少地被中国人所知晓,但毕竟当时文化普及不高,除了一些因与洋务运动有关的官员外,大多数士大夫们对西方还是所知甚少。而当时朝廷为了推广西方思想,便在科举考试中引入了西方典故,出了这么道题:“项羽、拿破仑”论,原意是项羽和拿破仑颇有相似之处,两人皆为悲情英雄,可作一比。但当时赴科举考试的...

哈哈,朋友说得是。我原贴本意也是拿些冷门的科普知识,和大家凑个趣。一则复习下以前学过的知识,二则也是空下来与大伙闲聊下,看看真正的科学家钻研的东西,尚有不少往往出乎我们常识之外,有时我自己也觉得这些冷门知识挺有趣的。当时初初一看似乎有些意外,但了解了内情后,心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哈哈,有趣。

现在是春节期间,这个期间,大伙最关心的几件事,除了玩外,恐怕就是吃了,至少对我如此。那么我就来聊下有关吃的一些闲话。中式烹饪,讲究的就是“色香味形”四字,其中的“形”字,基本就可以等同于“刀工”。而刀工这一技术,在现在的厨师考核中是十分重视的一个部分。而我的看法却比较另类。我觉得以我的口味标准来看,那四个字应是“味香色形”才对,而对于形,我基本没什么讲究。菜肴的最终目的是拿来吃的,并不是拿来看的。...

            朋友说的比较泛泛了,而我原贴中是注明的“在自然状态下”即1、一个标准大气压、2、一个标准地面引力,3、外界环境不封闭、4、除水的液体部分外,没有额外能源输入。            只是在同时满足这4个条件下,即自然状态下。水蒸汽的温度才不会超过100度,而且是绝对不可能超过100度的。只要破坏了这一先题,水蒸汽完全可以有其它温度包括大于100度。            “...

是的,不过这倒不是它不遵循热胀冷缩的规律,而是因它分子式的关系,其液态体积在摄氏4度时最小。但不是说它不热胀冷缩。

晕,在下才疏学浅,看不懂了。感觉朋友是不是将“单质”、“化合物”、“混和物”的概念没讲清楚?我在中学学习时,教材中可是讲铁、金等是单质,酒精、乙醚等属于化合物,也是单质。我记得老师还特别对我这样的笨学生强调过:单质的对应物是“混合物”,而不是“化合物”。化合物也可以是单质。在下虽不肖,但对先师的教诲,还是不敢稍忘。应该是我记错了罢😉或者是新教材吸收了新知识后重新定义了🙄谨遵台命,在下这就立刻再...

呵呵,可以直接写篇论文去争取改教科书。

                谢谢先生的详细评价,因我文笔较差,一些地方有些言不达意,容我再作下解释。               先生所言极是,此正是我发此贴前的顾虑所在。故我在贴子开篇就特别注明:            “由于朝鲜战争属于现代史部分,而对于现代史,则有不少是尚未解密的,所以我觉得自己很难以我这样平头百姓用能在公开场合下获得的信息作根据来评说它,因为那些信息很零散,若要用这么零...

楼主,我觉得题目写成“做个调查,谁看新闻联播了”似乎更且实在呢。春晚年轻人虽少有人看,但在我接触的范围内,觉得60以上的老人尚有不少人在看,且似乎女性还多于男性。

这完全是两个概念的事。岂可扯为一谈。汉初谋士陈平贪污之极,几不输于和坤,但他的计谋却给刘邦以巨大帮助,助刘邦开创二百多年西汉王朝。成为刘邦手下仅次于开国三杰的第四号人物。就算鲁迅是个十恶不赦之混蛋。但他文章中那些观点,总是不错的罢?一些人不喜欢他的观点,却又无法辩驳,于是便拿生活上的事情进行攻击,诚小人也!就如黄金荣骂杜月笙是流氓一样,虽然黄金荣自己也是流氓,但他这句话可不错,杜月笙的确就是流氓。...

从大范围上说,动物肌肉组织能不能吃,除了口感上的差别外,基本不会有致命的危险。但这个大范围感觉上只能哺乳类和鸟类基本适用,而对爬行类、鱼类、无脊椎动物恐怕例外就多了。从严格意义上说,纯粹由肌蛋白组成的肌肉组织,应该都是可以食用的。但由于肌肉组织不能单独存在,必然附着血管和肌细胞外的体液组织,那么食用肌肉时,就必须考虑这两项。因为哺乳类和鸟类由于进化比较发达,它们身上的营养及代谢废物(毒素主要来源于...

谢谢指点,我对贴子作了详细更正,新贴“再谈水蒸汽”望多指教,谢谢朋友。

前次有篇贴子“水蒸汽的温度一定大于100摄氏度吗”得到了众多朋友关注,也指出了其中的一些谬误。特别是网友“祖国万岁”还对我作了详细地点评,真的让我十分感激。由于当时写贴粗心大意,有很多地方有错误,更有很多地方表述不清,只好再次写个贴子作下更正,望诸位能一如既往,对我进行指点。1.100度热量这句是我的错,谨致歉意。原文为“由于水分子在水中最多只能得到100度的热量”。我的原意,正确表述应如此“水分...

这个我感觉也未必尽然。就如我主贴中所言,此战是否应打的战争决定权在苏而不在朝,那么苏联刚经历过二战,国内名将谋士如云,要决定如此规模的一场战争。绝不会贸然从事的,肯定经过相当的考虑,至少我不觉得苏联在战争发动前,会不考虑美国的干预这一点的。而事实是美国干预了,很多人以为是出乎苏联意外的,但我觉得这也是苏联意料中的,只不过是”B计划“。”A计划“是朝鲜取胜,”B计划“是朝鲜失败(自然因美干预,否则以...

第1条我恐怕未能表达我完整的意思。我是说自我党建立以来,尤其是红军时期,苏方因意识形态及建党的关系,是绝对支持我们超过蒋的,当然由于孙中山的联俄联共,还有毕竟国民政府当时是公认的正统政府,因此苏方也对国民党进行援助,只是从大概率上讲,因我方是苏联阵营的小弟,国民政府是西方阵营的小弟,苏方肯定是帮助我们大于帮助国府的,这个应无错罢。至于抗战时期,一则我们进行了国共合作,二则因蒋代表了中国正统政府,故...

哈哈,高材!谢谢老朋友新年美言

阿吉复阿吉,年年又阿吉。-------我本阿吉。

很欢迎您的不同意见。但我还是想稍作解释一下。诚如朝鲜主谋,则此战若战胜对苏有何益处?战败对苏有何坏处?显然朝鲜就算主谋,则行事也必先得苏方同意方可执行,即开不开战的决定权在于苏方,而不在朝方,这点我想您和我应有共同认可的罢?那么既然苏方而不是朝方拥有开战的决定权,则苏方决定开战,必要首先考虑、并满足苏方的利益,同时也要考虑开战后对苏方带来的风险。自苏联成立以来,他们可没真正实行过完全无私的“国际共...

谢谢楼主的热情拜年,谨此回拜,祝楼主及诸位朋友新年快乐。。

是的,当年苏联就是以为他不支持,我方就不敢出兵,出兵了也没用。这就是第8、9、10三点的原因。却没想到算计失误,中国军队已不是过去的满清军队了,而且还出了个千载难逢的伟人作统帅,部下如林、粟、刘等诸将更非绵羊,比拿破仑说的更厉害,不是一群由狮子统率的绵羊了,而是一头由巨龙统率的狮子。单凭自方的力量,用如此劣势的武器居然抗住了美军的攻击。苏联不由得感到手足无措。他们发现若再听之任之,我方的力量和国际...

方与几位朋友聊起有关南、北韩之事,但谈这事就绕不开朝鲜战争了。对于朝鲜战争,我有着自己一些不成熟的个人看法。这便顺势说下,望诸君多多指点。由于我下面说话十分罗嗦,恐怕会让诸位失去看贴的兴趣,所以我开篇先讲下我的主要观点结论,若尚有意愿对我贴子进行指点的朋友,不妨再接着看我唠叨。我的观点是:整个朝鲜战争是苏联为抑制我们而发动的,最后的结局也是以满足苏联当时最有利的方式作结束的。但最后影响之大,超出了...

IT就是属于电子行业的一员呀,我在公司打工不是当老板,不是工人难道是总裁吗?至少绝不是校长。

晕,我只是个小小的IT工人,老师二字不敢当,谨奉还。一些浅见,以后还望能多指点。

这个我感觉设计理念上有一定的缺陷,但一则不是大问题,二从目前的情况看,它甚至还是超前的理念,只是限于当时的技术条件德国未能做到尽善尽美而已。德式坦克一直比较庞大,从一号起就比其它国家比如维克斯体积大。它至所以一直采取垂直装甲的原因有二,一是德式坦克使用传动轴传输动力,它整车有一根很长的传动杆贯穿全车,所以整车高度降不下来。二是德国讲究坦克内部的适应性,若是采用苏式倾斜装甲则车内空间会很小,不利于武...

支持,有理有据。

这里我稍稍歪下楼,把楼主说的北、南韩谁优事歪到朝鲜战争上,毕竟北、南韩的分裂是朝鲜战争最终造成的结果----虽然不完全是起因。大家其实一直都心知肚明,而且现在已解密的档案也基本证实了这个心知肚明,朝鲜战争的起因是北韩攻南。那么,就要说下为什么北韩要攻南?没有外部的支持,北韩会攻南吗?对于这点,我想用屁股想都想得出,没有外部的支持,北韩借他一万个豹子胆,都不会去攻南。而且也只要用屁股想,都知道要支持...

楼主如此大度,则我也来说几句,观点不同,对事不对人,得罪勿怪。朝鲜战争这个事,其实很微妙,不能就事论事,得将它放到整个二战后的国际大局中看,这才能相对较为客观、全面地看待。对朝鲜战争,我觉得我方做的一点没错。当然,代价是有的,也必须要有。国际事务上没有不付价得单纯获利之事,但这个代价我们付得起,也必须付。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或举报"}}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