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h1955
硕士
会员 机友
420
文章
3528
回复
0
学术分
2015/01/23注册,2 小时前活动
惭愧,没有回去过。

小时候种过也吃过,确实是霜打过就好吃了。这是多年生草本植物。

这应该是常青指路吧。


当时号称亚洲最大,现在洛阳那个喷泉比这个大,苏州的喷泉建在太湖中,号称亚洲最大。

图书保护的不好,有的书脊都卷边了。看着让人心疼。用胶水粘粘,包个书皮吧。

16年去过,白天也有表演,旅行团带去的,喷泉面积不小,但是灯光不行,色彩单调。

下乡在农村时,有人可以吃一扁担黄瓜,不是顺着摆,是横着摆。

我下乡的地方附近有部队,经常放电影,去看电影不用换新衣裳。后来看了许多老电影。

有一年春节前我二哥家临时停电,点了个蜡烛,过年买的魔术弹,当时就把蜡烛坐在魔术弹上,睡觉时懒得吹灭,蜡烛燃烧尽了,点燃了魔术弹,半夜家里燃放起魔术弹,红的绿的,我二嫂吓得搂着孩子把被往头上一蒙。幸亏我二哥起来把魔术弹扔地上了,好在没有起火。虚惊一场。

上世纪70年代下乡在农村用电的设备真不少,各生产队都有水泵·粉碎机,粉粮·粉饲料都是一个机器(粗细可调)。夏天农忙时,电力不够电压很低,点200瓦灯泡都不是很亮。但很少停电。

深井下面的水很凉,69年夏天在农村,用水泵抽出来的水,出汗后冲洗头发,然后就感冒了。

我们这里好多人家有宝宝之前,都把宠物(猫狗)处理掉,

就是用人体的温度,被窝里的温度。鸟蛋被压碎了,大家就当笑话了。

大连老乡解禁了,不容易。

那些被雇工的人又是怎么说的呢?想起来一句老话,天下乌鸦一般黑。如果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在哪儿打工都一样。

靠天吃饭。 

那时候浴池的毛巾和肥皂都是公用的,池子里的水一整天也不换,但很少有传染皮肤病的。

想起下乡在青年点时,68年的老知青带我去县城浴池洗澡,澡票价钱忘记了。只记得里面有一排大炕,不是通铺,两个人一个位置,不挤,如果愿意,洗完澡可以睡一觉,有的老人成天在里面,睡够了,可以再下池子里泡一会。可以在里面待一天。(那个年代,浴池晚上可以作为旅馆,供客人住宿。)冬天也不冷,屋子里有一个大炉子,炉子上一个大水壶,开水满足供应,可以自带茶叶泡茶。

(转载)你连什么是《计划经济》都没有明白,还乱喷...    蚂蚁、蜜蜂群体都是计划经济,不要说高级计算机,它们连一二三四都不知道,它们是怎么保证所有个体都有房子住,都有东西吃的呢?是怎么保证经济始终健康有序的?因为计划经济十分简单。https://mp.weixin.qq.com/s/D1zePoRXhzwYp3UMbAtJ5Q 何为计划经济?马克思主义是主张公有制计划经济的,但是直到现在,懂计...

现在器是什么意思?

器从是什么意思?

沈阳空军副司令员。下部队检查工作。

此一时彼一时,之前在中学时期,我在部队卫生所扎干针(针灸),从里面走出一位大首长,当时周围其他军人全都起立敬礼。我没动,那首长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似乎有些不爽。我当时想,我是孩子,病号,不是军人,没必要站起来。

小时候家里有一把老菜刀,刀背很厚,太重了,母亲有一次切菜,不小心菜刀掉下来,菜刀把母亲的脚砍了个很深的口子。尽管这样母亲也不舍得扔。老人比较念旧。后来父亲怕再出意外,用锤子把大菜刀砸碎了。母亲多年后还一直念叨,说可惜了。

可以用美图秀秀

1980年左右,参加工作不久,有事要见主任(单位领导),在走廊徘徊,最终也没敢进去。另外,主任的女儿给朱师傅介绍个对象,就是女朋友,约定在主任家里见面。朱师傅说,是人还敢上他家去。最终是在主任家附近的广场见的面,

一页一页退回,是比较麻烦。

    当年在青年点时,有一位男青年突然不起床了。吃饭也要求和他要好的一位男同学给打回来,在被窝里吃饭。我当时问别人,说是没生病。我当时想,不干活躺在床上让别人伺候。那人还心甘情愿。过后才知道。原来,不知道是谁在屋顶掏了一窝还没有孵出小鸟的麻雀蛋,小麻雀还没有孵出来,他要代替老麻雀孵蛋,结果在被窝里搂着麻雀蛋躺了三天三夜,一个不小心,翻身时把麻雀蛋全都压碎了,白忙活了一场。

我把搜狗浏览器上的论坛网址,粘贴到360浏览器上也显示网页走丢了。

小时候种过,不过成熟前是黄色的。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