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翔先生
学士
会员 机友
105
文章
1793
回复
0
学术分
2018/05/02注册,10 小时前活动
胡兄,一直以为你未曾上线,所以还在《今天真高兴,关闭数月的论坛终于重新开放》帖子中说:“只是未见欧阳先生归位“。但发现除了发这点消息以外,未见大作。很是遗憾。因为你的作品还未发完。我一直在期待。

那里大学生的助学金足够学生生活的。到了90年代以后,主要靠学生自己交费生活。所以困难家庭子女生活的就很不易。

是的,生活困难与快乐并不完全对立。


你好!我是80年,你是81年,同时代人呀!打错了吧!那时好像没有人家送子女上大学的,即使是女同学,也是一个人上学校。

此文应该说是假的。毛主席称毛远新“小毛”,也不符合习惯。

有意思。不过好像以前曾看过关于钱钟书任副院长的一文,说法有所不同。

1980年9月中旬,正在县中复习,接到了录取通知书。由于这个夏天父母工作调动离开原公社,家也随之搬了,所以国庆节前骑车跑了几十里,将团关系、毕业生登记表等一一弄好,国庆节后的第三天,即10月4日乘大客车来到了学校所在地。刚拎着行李走出车站,学校迎新的解放牌货车正好驶来,我将行李提到车上,等到挤满一车人后,货车先是快速的在一段大路上奔驰,接着又小心翼翼的穿过一条仄仄的一边有沟的混凝土小道,不多时便在...

在80年代初期,一个人的生活费每月能达到20元左右就应该是很不错的了。因为那时国有单位(不分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的平均工资不足五六十元。而那时我们的伙食费是每月18元。但是,我们学生的伙食却很不好,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品种单调,很少改善;二是质次价高,缺斤少两;再加上服务不到位,食堂拥挤,购饭像打仗一样,所以学生意见极大。不时发生学生与食堂之间的冲突。那时,正常的早晚主食是稀饭与面卷,稀饭是一...

几天里,欣赏了不少老朋友的大作,心中喜悦仍在。但仍有老友未归队,总还有几分遗憾。

米奇·麦康奈尔回答说“凭良心投票”。我觉得他只是说说而已。美议会投票,那一次不是按党派立场来投的?这次众议院10名共和党议员反水,只是因为特朗普做的过份了,损害了他们的得益,也损害了共和党的得益,甚至损害了美国的得益。我觉得谈不上是因为良心发现。

只是未见欧阳先生归位。

请问一下,2000年版《抗美援朝》何处可以找到?

很高兴又见到许多老朋友。

朋友们都在,最好!

真神医也!几个月前的文章,几个月后读到;去年的文章,今年读到,也还是挺高兴的。向胡老师问好!

故园又开放,终能见到许多朋友。

网上踏雪千徘徊;无奈柴扉久不开,梦中思君难挥手,喜嗅梅花淡香来。

我多少也经历过的岁月。

我们称这样的初中叫帽中。它与小学为一体,老师可能既代初中又代小学。文革期中,全国各地有很多帽中。一直到90年代中后期,帽中才逐渐取消。

当时的村小大多数是安定的。只是政治学习多了一些。

约定来日逐人论。是论还是轮?

在艰苦环境中炼成的。与保尔一样。

长篇小说《艳阳天》是唯一一部文革前出版的,而文革还能看的小说。所谓八亿人民八个戏,八亿人民一部小说,就是指它。如果文革是指十年时间的话,楼主回忆有误。1974年开始,出版了不少小说,如《大刀记》等许多看过但记不住名字的小说。还出版了文革前的如《敌后武工队》等小说。

是的,那一代的人们都是这样 

在大学时,要数数学系的同学最苦,因为课难懂,题难做。玩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年轻人的天性。到了大学,没人管了,自由了,又怎么能不想着去玩呢?我们刚进入大学,《江苏省大学生守则》还规定不准谈恋爱,不久教育部的大学生守则公布,没有这一条了。但一来我们宿舍同学年龄普遍不大,二来我们班全部是男生,或许还有其它原因,总之大一、大二时没有人谈恋爱,至少没有与本校同学谈恋爱的。那么,我们的业余生活是什么呢?首先是看...

是县名先被市占用了,然后又把县撤了。

当年看过电影《侦察兵》同学们有这样的歌谣:王德标,做早操,枪一打,腿一翘(我们这儿此字读第一声)。

高二年级(当时是两年制)连物理老师都没有,谈何走运?

他们在这个环节上是靠手势完成的,而且这手势是任何人看不到的,交易双方的两个人都把手缩在衣袖里,电视中看过这样的讨价还价。

想问一下楼主:蓖麻油人能吃吗?记得小时候听讲这种油人不能吃,吃了肚子会出问题;我小时候国家提倡种蓖麻,说它产出的油能有多种用途,现在不见有蓖麻了。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或举报"}}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