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翔先生
学士
会员 机友
99
文章
1737
回复
0
学术分
2018/05/02注册,32 分钟前活动
不知《研究谢富治》一文说的是否是真的。我看过几个人有关谢的回忆说:谢生活朴素,对子女要求及其严格;对别人也很关心。其中蒯大富回忆中写道:当谢富治看到蒯的一个裤脚卷起来时,还弯下腰来,亲自为蒯将裤脚放下。需知蒯当时只是一名大学生,而谢是上将,副总理,公安部长。 这篇文章说谢一贯整人,也不知是否为真?但我觉得不能因为反张国焘就说他人品问题。一则张本身就是错误路线的代表;二则四方面军那个没揭发张国焘?

你是说江老师说许是准将呀?那是他不懂呀!

地地道道的朦胧诗!看不懂呀!


百度里有她说的内容,看了一下,过了。对祖国出现的问题不是不能说,而是要注意以什么样的心情去说,以及场合,态度。她对祖国的培养没有丝毫的感恩。正如有的人所说:杨舒平当年说出“美国空气香甜”那句话时,便已经失去了客观价值,更多的是主观上对于祖国的蔑视。我想在场的中国人听到好的演讲一定会感到心痛。我觉得这不是真话假话问题。

我大学时的班主任老师是江老师,他是最后一批工农兵学员,大学毕业留校的。由于是班主任当然认识的要早些,现在想来应是进校后的第一天晚上。因为有个印象就是当时未挂蚊帐,一只蚊子飞来飞去,正在我捉蚊子时一位身材中等稍高,面色白里透红,两眼炯炯有神,头上梳着一丝不乱二八分头且颇有气质的青年人到我床前,操着海角子口音问我说:还有蚊子呀?他旁边站着的同学告诉大家,这就是我们的班主任江老师。大学的班主任与中小学的...

枸杞树分到各家各户无法管理,才被砍伐掉。——很可惜!

这就是当年那支气壮山河的海河大军的功劳,历史的功劳簿上也会留下吕官屯重重的一笔。是的,历史应该记住他们, 为改造世界奉献了青春的一代人!

战天斗争,改造中国!

这几篇文章加快了80年代之前的农民艰辛的水利工程劳动,今天的年轻一代对此已经生疏了,中年一代也大多记不得了。所以这种回忆很有意义!它不仅是北方农民,也是全国各地农民水利劳动的真实写照。

那艰苦而又难忘的岁月。

      楼主那儿的人抢着上河工。而我们这儿不同,大家不想去,当然轮到了不去也是不行的。因为河工太苦,特别是大河工,也就是像你所说的海河工程。我们这儿从50年代开始,年年有河工,一般30天左右。当然也扒了不少引水入海的大河,改变了长期洪涝的局面。    每次有大河工,乡里都说那儿叫前线。还会派干部带点东西去慰问。很像回事。

字体、行间距不知如何调整。

毛主席发出一定要把淮河治好的号召早,所以我们这儿在50年代就根治了淮河,从此很少有水灾。看来领袖号召作用力还是大的。

唉!人在社会上是不易的,大人物治你,小人物也治你,小人物还治的你更没有办法。

其实我的观点已讲的清楚了。只是最近看了有人关于文天祥、史可法的争论陷入不解。说史可法为了抗清导致扬州被屠城十日,死亡80万,文天祥领兵抗清,也导致不少人牺牲。现在一些人说不值。但他们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一联合国宪章中确有“保证非为公共利益,不得使用武力”,但那是国与国之间,而朝韩不是国与国之间的事,至少说那时不是。二你说的“内战的目的如果是为了推翻反动腐朽旧政权,解放人民,那才有合法性。比如美国内战,那是要解放黑人追求民权”,但反动腐朽由谁定义?可能就50年的状况看,朝鲜比韩国更获得人民的支持。三其实你所说的与我发贴所讲的已经离题了。与我的主题是谈椅子问题。

蔡其矫的一首诗就是讲与日军拼刺刀的。我们的比日军的短,战士挺了一下身子才刺死了敌人,当然我们的战士也牺牲了。只因为勇士的刺刀比日本人的刺刀短几分,才没有叫颤栗的敌人倒下来,我们的勇士没有时间思索,有的是决心,他猛力把胸膛往前一挺,让敌人的刺刀穿过了背梁,勇士的刺刀同时深深地刺入敌人的胸膛,敌人倒下,勇士站立着。山谷顿时寂静!

做人当如此。

面子,即尊严。我认为两个都很重要,要不然人们还追求什么气节?在个人的面子与整个国家国民的生命面前,当然整个国民的生命重要。 但是有时会想,人活着又是干什么的呢?对于西方人来说,可能面子更重要,要不然怎么会有“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诗句?这大概也是霸权主义者老想羞辱别人的原因。

讲的很有道理。

    见了你的回复及发来的书籍截图。想说以下问题。    我并未否认你所说的谈判中的椅子及旗子问题。当然因为查到相关资料,所以也不好承认。    我这篇文章是由你所发的一篇文章而引起的,只是想谈一下自己的一些感想,未发在你的贴下。    说实话,我是不大同意你的观点的:一我认为武契奇接受美国的椅子,完全是被迫的,谈不上伟大,他的解释只是一种对失去尊严的掩饰,想挽回一点面子;二我认为即使在朝鲜谈判...

胡先生好!      因为我与农业技术部门缘,且住在过农科所较长时间,所以对种子命名略知一二。我想你说的大概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些是自己私下命名,未在国家相关机构登记注册;二是可以在文革前,国家对种子命名没有严格的管理措施,只要报上,即可命名。因为在80年代以后,命名相当困难。试验田种植成功还要大田推广后再经相当的手续才行。    

  最近,两张照片很红火。一张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时,特朗普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的高高的椅子上,而武契奇坐在办公桌前的一张矮小的椅子上,像是公司总裁会见下属员工,也像是法官在审讯犯人。另一张是特朗普临时武契奇和霍蒂签署协议的地点从会场改在他的椭圆形办公室,让他所承认的两个国家的总统与总理分坐在自己的两旁,而自己仍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另外两人坐在低矮的位置。每一位正常的人看到这两幅照...

土地深松机也许是久未去农村,也许我们这儿农村没有,所以第一次听说。这倒是个好东西。

那一串串的脚印诠释了一代人的人生,那是被崇高的理想支配着的一代人,她们怀着改天换地的豪情壮志,冲锋陷阵在时代的前列。诗一般的语言,歌颂激情昂扬的人!正是有吃苦受累的一代人,才有今天幸福的一代人。

我们不难想像出当时的人们为此付出了怎样艰苦卓绝的劳动。是的,我们不由对前辈人的艰苦劳动而产生崇敬之情。七十年代开始有了机井,由县机井队巡乡为各村打建。我们这儿的机井也是不六十年代末开始有的,老百姓称作“洋井”,但一般在30—40米深即可大量出水。但我们这儿一般不用电机缺水,通常是用人推的方法将水提上来。大面积灌溉时,用牛蒙上眼推的。

不久便培育出“唐抗一号”黄玉米种和“京白十号”白玉米种。新培育的玉米种不但耐旱耐碱,还适宜密植,平均提高产量达百分之三十以上。在第一次实验成功的鼓励下,他们很快又培育出“大六瓣”、“大白桃”等优秀的棉花品种,既提高了棉花的品质,也提高了棉花的产量。此后又培育出名为“抗四”的杂交高粱新品种,大幅度提高了高粱的产量。其中“唐抗一号”、“京白十号”和“抗四”曾被省内外广泛引种,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抗四...

10月6日,进校的第3天,学校组织了摸底考试,考我们的中学数学。上午8时整,一位身材中等、微胖,上身穿着一件不算新的劳动布工作服中年男子夹着一卷试卷来到教室。仔细看去,这人脸面的肤色红润,两只眼睛透着倔强的目光,上唇的胡须处被剃的铁青,上下嘴唇抿在一起,一脸严肃状态,刚登楼而引起的急促呼吸使他的两孔鼻翼在不停的翕动。他到了讲台边站稳,稍停息了一会,告诉大家考试时间与注意事项,分发试卷后便在讲台边一...

想想那一代人提着碌碌饥肠所付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值得千秋万代的后来人永远铭记。是的!他们永远值得我们铭记!吃尽辛苦又为后人带来幸福的一代人!

改造田地需要科学的方法。前两节写的是在浮夸风时出现,可以说是坑害农民的行为。本节中写的农民虽然也很苦很累,但毕竟是值得的,是为子孙造福的行为。全国各地都差不多。辛苦的前一辈人永远值得我们怀念与敬仰!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